河南老板向政府企业催款后被判刑 8年后获清白(2)

2010年10月13日07:22      大河网-大河报             _COUNT_人评论

  申诉后改判缓刑,仍被指偷税

  “我们公司只是代玉门公司销售、申报纳税、缴税,我都不是实际纳税人,怎么偷税?”

  “本来是依法讨账,怎么就成了企图通过法院判决达到诈骗巨额货款之目的?如果我要诈骗,哪有通过法院去诈骗的道理?”卢书敏拿着当初的起诉书和判决书说。

  卢书敏说,1996年至1999年,陶瓷厂业务员任某每次拉油赊账打欠条时,落款都是任某的名字。后来因为担心陶瓷厂不认账,卢书敏曾多次向任某要陶瓷厂的委托书。

  2001年3月,卢书敏等人再次找到任某,让任某出具证明,证明以前的交易系两个单位之间的业务往来。任某便找到本厂办公室负责人,为卢书敏提供了一张加盖有陶瓷厂印章的空白稿纸,并让卢书敏自己依情填写。

  但是,这张空白委托书卢书敏一直放着,并未填写。后来,华峰公司向洛阳市中院起诉陶瓷厂,但欠条落款却是任某个人,在立案时,被告知诉讼主体不符,不能立案。

  在此情况下,卢书敏让公司的人填写了那张空白委托书,内容是证明任某是陶瓷厂业务员,代表陶瓷厂办理购销提货手续,凡不能当时付现款的,厂方负责承付,落款时间提前到了1996年9月16日。

  卢书敏说:“这份委托书虽然确实是我让公司的人写的,但内容都是事实,委托书是为了证明任某的身份是陶瓷厂业务员,行为是职务行为,这些都是客观真实的,根本不存在诈骗,没想到,这成了我犯‘诈骗罪’的证据。”

  对于偷税的罪名,卢书敏更觉得蹊跷。卢书敏说,1998年之前,都是玉门中油兰州运销分公司(下称玉门公司)给他们发油,油卖出去之后,他们再付给玉门公司钱。但因为后来陶瓷厂赊账过多,卢书敏经常借钱偿还玉门公司的油钱。

  为了减轻卢书敏的经济压力,1998年,玉门公司主动要求与通用公司改变合作方式:玉门公司将油放到通用公司,利用通用公司的油罐代储、销售。每销售一吨油,玉门公司付给通用公司20元“补贴”,另外30元的库管费不再支付,这笔钱用于通用公司偿还玉门公司的债务,相关会计、出纳都是玉门公司派的人,实际纳税人也是玉门公司。

  卢书敏说:“1998年以后,销售款由玉门公司控制,缴纳税款的多少和时间也由玉门公司控制,我们公司只是代玉门公司销售、申报纳税、缴税,法院却认定我们1999年1月至12月偷税,我都不是实际纳税人,怎么偷税?”卢书敏不服新安县法院判决,决定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案子上诉后,洛阳市中院将案件发回新安县法院重审。2003年5月7日,新安县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卢书敏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但仍犯偷税罪,因此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余元。

  2003年5月8日,卢书敏被取保候审,从2001年12月7日卢书敏被刑事拘留,卢书敏在看守所度过了17个月。

  虽然撤销了诈骗罪,但对偷税的认定,卢书敏依然不服,向洛阳市中院提出上诉,但被驳回。随后,卢书敏的申诉也被洛阳市中院驳回,他决定向省高院申诉。

  主要证据有问题,终被判无罪

  偷税证明竟无国税部门落款和公章,也未开庭质证,省高院撤销原判,宣告其无罪

  2005年2月2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决定,提审此案。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书面意见称,原判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

  经过5年多的调查,2010年6月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于作出判决。

  判决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主要证据存在错误。其一,新安县国税局的《税务稽查报告》和检察机关的《检察技术鉴定书》所抄录的相关数据错误,经与通用公司会计凭证对比,有8个月的相关数字抄录错误,有4个月遗漏了会计凭证。

  其二,原判认定通用公司1999年度偷税额占当年应纳税额64%的证明来源不清,程序违法。该证明系洛阳市中院二审期间由新安县人民检察院提交的证据,依据的是新安县国税局稽查队提供的两份附件,但这两份附件均没有新安县国税局或国税局稽查队的落款和公章,且在新安县国税局稽查队的稽查档案中亦没有查到对应资料。证明所载数据来源不清,且没有开庭质证。综合以上情况,原判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事实不能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卢书敏的律师说:“原判所采信的主要证据是在卢书敏被拘留、逮捕、公安局移送起诉后才做出的,严重违反了税务稽查的法定程序,剥夺了卢书敏申请复议的权利……”对于律师的辩护,省高院的判决书认定:“卢书敏申诉及其辩护人辩称卢书敏不构成偷税罪的理由和意见成立。”

  河南省高院判决撤销原判,宣告卢书敏无罪。

  拿到这份宣判无罪的判决书,卢书敏流下了眼泪,卢书敏说,他一直相信会有这么一天,9年来他从来没有绝望过,因为他相信法律和正义能还他清白。在新安县人民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6年后,他不停申诉,为了打官司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

  欠款企业已破产,该去哪儿讨债?

  卢书敏落难后,公司被拆迁,存货被变卖充当税款,欠款企业也最终“消失”

  此案昭雪,似乎已经有了圆满的句号,然而,还有诸多“副产品”问题没有解决,与9年前相比,卢书敏的生活大不一样了。

  2002年6月,因卢书敏不服税务处罚,华峰公司所有的油品被新安县国税局变卖充当税款,而陶瓷厂欠下的债务也因该厂“破产”而无处讨要。

  在2001年,卢书敏通过法院讨要欠款时,法院曾对陶瓷厂的财产采取查封保全,但在卢被刑拘后,洛阳市中院中止审理此案。此后不到一年,就在卢书敏被关期间,洛阳市新鸿陶瓷有限公司宣告破产,2007年11月,洛阳市卫生陶瓷厂也宣告破产。

  在卢书敏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新安万基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人员,因为招商征地,想征收华峰公司土地,他们曾来到看守所,和卢书敏协商占用华峰公司土地及拆迁补偿办法,由于价格上的争议,双方没有谈妥。2003年6月3日,新安县国土资源局下发处罚决定,认定华峰公司违法超占批准用地8.769亩,处罚没收非法占用土地上的建筑和设施。

  卢书敏申请复议,2003年9月5日,洛阳市国土资源与城市规划局撤销了新安县国土资源局的没收决定。但就在复议期间,迫于各种压力,华峰公司委托其代理人和工业园区管委会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管委会一次性付给华峰公司30万元拆迁费。卢书敏说,等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下达,公司的财产已经被管委会变卖了。

  如今,卢书敏正准备为自己申请国家赔偿,对因蒙冤获罪导致200多万元货款及利息未能讨回,卢书敏也将申请国家赔偿。而关于华峰公司与新安县万基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土地纠纷,河南省高院已指令洛阳市中院立案受理,62岁的卢书敏要面对的还有三场诉讼。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 清白 我来说两句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