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城市还未苏醒,环卫工已开始工作。当城市还未苏醒,环卫工已开始工作。
垃圾处理场内,垃圾堆积如山。垃圾处理场内,垃圾堆积如山。
  

 □记者房琳闾斌文图

    核心提示|对大多数人而言,垃圾被丢弃之后即从视线中消失,可你又是否知道,这些生活垃圾最终去向何方?又是哪些人,在日复一日地与垃圾打交道,让我们的城市干干净净?

    7月10日凌晨,大河报记者跟随这些三门峡的劳动者,记录下垃圾的“出城之旅”。

    1

    凌晨4点,市区永兴街

    环卫工夫妻俩:蹲地用手抓,垃圾装满两辆架子车

    当城市还未苏醒,路灯下扫地的声音却已蔓延开来。

    59岁的李在粮负责市区永兴街(文明路至崤山路)及文明路部分路段,全长近300米。可要赶在早上6点前打扫干净,仍非易事。

    “市场周边的垃圾量很大,加上路边的超市、水果店,每天早上的垃圾就要装满2辆架子车。”李在粮说,除了道路上的垃圾外,路边垃圾桶也要掏干净。

    李在粮岁数大了,垃圾装满车后,拉起来有些吃力,老伴儿卫朋草心疼他,每天早上也会跟着出来。路灯下,李在粮在前面大扫帚比划,卫朋草跟在后头一点点装。四下无人的街,只剩“唰唰”的扫地声。

    当街头刮起微风,让整个城市都凉爽下来,李在粮夫妻俩却有些着急。

    “一刮风,本来扫好的垃圾乱飞,这咋弄嘛。”卫朋草一边小声嘟囔,一边加紧装着。因怕垃圾被风刮跑,来不及用扫帚,夫妻俩慌忙蹲地上开始上手,抓起一把就向垃圾袋里塞。

    终于,一辆架子车装好,夫妻俩拉着车走向不远处的垃圾中转站。和路灯下扫地时的安静不同,此时中转站门口,是另一番车水马龙的热闹,附近运送垃圾的三轮车、架子车汇聚在此,排队等着“卸货”。因大门还未开,趁着难得的空闲,大家聚在一起闲聊。

    空气里满是垃圾的味道,有人远远地蹲在一旁,点上烟,自顾自地吞云吐雾……

    2

    凌晨5点20分,市区文化路垃圾中转站

    运输车队司机:忙得像打仗,全年无休

    40岁的刘长是运输车队的一名司机,每天凌晨5点出车,已成习惯。刘长开的车属新换代的压缩式对接垃圾车,每车装载量为6至7吨,和原来散装不同,如今垃圾中转站内均为压缩处理,刘长只需倒车至指定地点后,打开后门,压缩后的垃圾便被直接塞进车厢,全程不到一分钟。

    装车时,刘长一直没下车,而是忙着发微信。

    “我们有个微信工作群,每天这会儿像打仗一样,得随时注意群里通知才行。”刘长告诉大河报记者,目前市区共有10个垃圾处理站,主要由6台压缩式对接垃圾车全天满负荷运转处理。当运输开始时,哪里的中转站已满,哪里需加派车辆,都会在群里通知。

    除此之外,每天还有3台勾臂式垃圾转运车和1台摆臂式垃圾收集车也全部出动。

    凌晨5点50分,6辆满载垃圾的运输车集合后,统一出发。

    刘长介绍说,之前市区的生活垃圾一直是运往岗上生活垃圾处理场,但因该场库容已满,新的垃圾处理场在规划建设中。自5月份起,他们每次往返近2小时,将垃圾运往25公里外的陕州区生活垃圾处理场。

    车窗外道道山梁闪过,驾驶室内,刘长和记者闲聊。

    工作已7年多,刘长感慨市里的生活垃圾越来越多,而他们每年能闲下来的日子少之又少。

    “春夏的瓜果,秋冬的落叶,以及过年前后,家家户户集中清理垃圾,都是比较繁忙的时候。”刘长笑着说,因工作特殊性,他们没有周末与假期,除了生病有事等请假外,必须在岗。

    3

    6点40分,陕州区生活垃圾处理场

    垃圾处理场负责人:与垃圾打交道超20年,臭味早已习惯

    在进入处理场前,运输车队需在调度员的指挥下,过磅称重,之后进入填埋场卸载区域。排队倒掉垃圾后,旁边的推土机、压实机轮番上场,将一堆堆新倒下来的垃圾推平压实。现场巨大的土坑内,一座座垃圾山耸立着,各色的垃圾混在一起,发酵产生的气味刺激着鼻腔。

    “从没觉得这工作有啥不好的,臭味也习惯了。”与垃圾打交道已超过20年的王旭恒是该处理场的相关负责人。他告诉大河报记者,目前该场负责三门峡市区、产业集聚区及陕州区的生活垃圾处理。整个处理作业流程大致分为:推平—压实—覆土。

    “每倒3米厚的垃圾,就会覆盖一层15厘米的黄土,让垃圾进行充分分解。”王旭恒说,为减少场内臭味及蚊蝇细菌等,他们也会定期做好杀菌消毒及道路冲洗。目前三门峡市区日产生活垃圾约240吨,多为混合收集。为防止资源浪费,如今三门峡市规划建设的处理垃圾项目包括两个,为垃圾分拣厂和垃圾焚烧厂。

    垃圾倾倒完毕,大河报记者也乘车离开。返回市区时,刚过上午8点整。

    此时,路上已是车水马龙,偶尔有上班族急慌慌地跑过。

    刘长也有些着急,他要赶着去吃早饭,因为下一个中转站的垃圾,还等着他去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