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俩看着儿子的遗体捐献申请书夫妇俩看着儿子的遗体捐献申请书

  □记者谷武民赵振恒通讯员施兴峰文图

  阅读提示经历了17年的痛苦折磨之后,赵琦龙走了。但是,他的遗体却继续发挥着余热。自幼脑瘫,他的父母为照顾他付出了太多的心血。离世对于他是一种解脱,但也是一次“重生”。“在世时没有为社会做过贡献,把遗体捐献供医学研究,也算为社会贡献了一份力量”是他最后的心愿。

  A喜获双胞胎,喜悦与悲伤同期而至

  10月15日下午,中原油田采油三厂院内的一栋居民楼里,狭小的屋内干净而整洁。赵杰和王玉环夫妇又在看着儿子遗体捐献的申请书,痛却没有眼泪。

  9月26日凌晨4时许,赵杰含着泪水拨打了濮阳红十字会的电话,他与妻子王玉环悉心照顾了17年的儿子赵琦龙离开了人世。

  2000年8月28日,濮阳市油田总医院内,一对双胞胎男孩的啼哭,让赵杰这个家庭充满了欢乐。但是好景不长,夫妇俩发现,大儿子赵琦龙与二儿子赵琦臻不一样,已经半岁的赵琦龙还抬不起头。经过权威医院的检查发现,赵琦龙属于无法医治的重度脑瘫。一向坚强的赵杰嚎啕大哭,但是王玉环听到消息后只说了一句话:“孩子到了咱家,咱就尽最大努力好好地待他。”

  为给孩子治病,夫妇俩跑遍了各大权威医院,但赵琦龙的病情却没有一点儿好转。

  B痛并快乐着,与命运抗争的一家人

  “这个孩子真是连累他妈妈了,但是我们真想就这么一直累下去。”赵杰说。王玉环告诉记者,赵琦龙一直由她全身心照顾。半夜为他翻身、把尿,每一个夜晚她都保持着似睡非睡的状态,儿子哪怕有一丝轻微的不舒服,她都会立即察觉到。

  四年前,夫妇俩花了3万元学会了电击人体经络疗法,每天坚持一小时,为儿子减轻了不少痛苦。“虽然他不会动,但是智力并不差而且也善良,看电视时遇到好人被陷害,他恨得咬牙切齿。”赵杰介绍。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夫妇俩开始为他灌输器官捐献和人体捐献的知识,2016年8月,夫妇俩代表赵琦龙正式向濮阳市红十字会提出了申请,履行了全部合法手续。

  C生命未终结,为社会贡献最后一份力量

  9月26日下午,河南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与赵杰夫妇做好对接工作后,将赵琦龙的遗体运往郑州大学医学院人体馆。

  “本想过周末再跟哥哥玩,没想到这么快他走了。”急忙从学校赶来的赵琦臻,失去了与他朝夕相伴的哥哥。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早在去年夏天,赵琦龙就多次呼吸困难且食欲下降。王玉环带着他去青岛看海,去东北旅游,一番游玩下来,让赵琦龙重新恢复了良好的状态。

  今年8月,夫妇俩东拼西凑买了一辆车,带着他去了濮阳的各个公园。“幸亏早买了一个月的车,让孩子心里没了遗憾。”赵杰回忆。

  据了解,目前赵琦龙的眼角膜已经被眼库的工作人员取走,遗体已经交付郑州大学医学院人体馆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