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于扬 实习生 李玉坤 文 受访人申军良供图受访人申军良供图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于扬 实习生 李玉坤 文 

  “现在儿子肯定不叫申聪了,不知道他被拐到了哪里,叫什么名字。但是年龄我记得很清楚,今年13岁,应该上初中。”昨日,身在广东省河源市的周口人申军良说。

  2005年,申军良和妻子带着快满1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增城打工。当年1月4日,他独自去工厂上班,有人突然闯入他的出租屋内,对正在厨房忙碌的妻子下药后,抢走了正在熟睡的申聪。此后,申军良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2016年,参与作案的几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其中一名嫌犯供述,当年,申聪在河源市紫金县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内,通过中间人“梅姨”卖给了一对夫妇。然而,目前“梅姨”尚未到案,所以申聪的最终去向依然成谜。

  12年都坚持下来了,申军良不在乎这暂时的困难。在紫金县苦苦找寻几个月后,他向警方提供了23名疑似“申聪”的少年名单,警方对此进行了核查。半个多月前,警方通过采集疑似少年血样进行DNA比对,先期排除掉了9名少年。“范围正在一步步缩小,我一定要把孩子找到。”申军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