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首席记者 刘广超 实习生 康飞 文图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首席记者 刘广超 实习生 康飞 文图

  “感谢志愿者让我找到了走失20年的儿子,还带回了我的儿媳妇和孙子,了却了20年的心病。”11月25日下午,在漯河市源汇区团结路北段,62岁的漯河市民谢绣玲抱着前来认亲的儿子喜极而涕。

现场:

  现场:

  母子抱头痛哭 邻居送上祝福

  11月25日上午,刘群峰带着媳妇和1岁的儿子乘火车来到漯河认亲。“20年前从漯河走失,没想到今天终于找到自己的家了,心情很激动,也很复杂。”刘群峰告诉大河客户端记者,今天终于了却了20年的心病。

  记者看到,在漯河市火车站站台上,漯河星火志愿团和宝贝回家寻子网漯河站的志愿者们早早等待在这里迎接刘群峰全家。出站口外,更是挤满了迎接的志愿者,看到刘群峰走出车站,一名志愿者立即送上了一束鲜花,一句“欢迎回家”,让刘群峰夫妻俩感动得泪流满面。由于刘群峰母亲目前住的地方距离火车站不远,志愿者们就跟刘群峰一家步行前往。

  而此时,在漯河市火车站不远处团结路北段的小巷子里,也早已挤满了刘群峰的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看到了吗?前方几十米处的蓝色房子就是你家了。”记者看到,随着志愿者真真的介绍,刘群峰抬头看到自己的家,眼圈慢慢湿润。快到家时,一名妇女突然窜了出来,嘴里哭喊着“我的儿呀,你可回来了”,一把抱住了刘群峰。邻居告诉记者,这个就是刘群峰的母亲谢绣玲。

走失:

  走失:

  二十年前的一天 儿子“人间蒸发”

  前日和昨日,记者经过深入采访,了解到刘群峰走失的前后经过,以及20年来双方相互寻人的故事。记者了解到刘群峰走失前名叫谢飞,平时左邻右舍都喊他的小名谢狗蛋。家中有一个哥哥叫谢有强,小名谢孬蛋,比弟弟大7岁。由于父亲死得早,母亲谢绣玲为了生计,到郑州打工挣钱,狗蛋和孬蛋就跟着姥姥生活。

  “我们家以前住在漯河郾城区五里庙,现在那个地方拆迁,新住址还没有盖好,我们就暂住在这里。”谢有强告诉记者,狗蛋走失那天他至今记忆犹新。那是1997年6月27日(阴历),当时弟弟与他在家种完玉米后,他就到市里领妈妈寄回来的工资。领完工资回来后,就不见了弟弟。“以前弟弟跑到20公里以外的地方都能自己回来,当时我想着弟弟肯定贪玩,估计玩累就回来了。”谢有强对记者说,谁知弟弟迟迟没有回家,他就开始四处寻找。

  “我走失时有七八岁,对20年前的记忆非常模糊。”谢飞向记者回忆说,当时哥哥和他一起拿了10块钱去漯河火车站,准备坐车去找在郑州打工的妈妈。哥哥自己坐车走后让他自己回家。他当时就坐在一个小超市门口,没多久一个男人走过来问他饿不饿,吃过男子递过来的东西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醒来就在开封尉氏县的养父母家里了。

苦寻:

  苦寻:

  奔走周边地市 受尽冷言冷语

  “弟弟失踪后,我们全家人20年来一刻也没有放弃寻找。”谢有强告诉记者,只要是弟弟以前去过的地方,他都要跑过去看看,同时让邻居帮忙写上寻人启事到处张贴。

  “母亲听说弟弟不见了,整个人都跟疯了一样,郑州的工作也不干了,回来后到处寻找,周边这些地市基本上转了个遍。”谢有强对记者说,平时只要听说谁家认养了儿子,母亲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看看,但是别人一听是母亲跑来抢孩子,都会对母亲冷眼相对,甚至受尽辱骂。20年来,虽然一直寻找,但是始终没有弟弟的任何消息。

  “这么多年来我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寻找家人。”谢飞告诉记者,自己被拐到开封尉氏县的养父母家后,他却一直挂念着自己老家,以前小的时候由于经济和能力有限,他只能偷偷地托人帮助寻找。“记得上初二时,我一个人偷偷来到漯河,但一直不知从何处寻找。”谢飞对记者说,现在养父也支持他寻亲,平时也帮助他留意漯河老家的情况。

  转机:

  两个寻人帖子 目标“同指一人”

  现如今已在郑州工作的谢飞,于2013年认识了河北女孩、也就是现在的妻子吴小明。“刚认识老公那会,有事没事他都会对我念叨自己是被拐卖出来的,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吴小明告诉记者,为了帮丈夫圆梦,她就背着丈夫,今年6月30日在“宝贝回家”寻人网站发了个寻人帖子。

  “宝贝回家”寻人网站漯河市的负责人真真告诉记者,他们的志愿者“小五哥”接到吴小明的帖子后,立即整理发帖。没想到帖子发出仅仅20分钟,志愿者“且听风吟”就对比出一个高度疑似的案例。原来,谢飞的哥哥谢有强在一年前,也在他们网站发帖寻找20年前走失的弟弟谢狗蛋,也就是现在的刘群峰。

  “两位志愿者经过交流和细节对比,经再三确认后认为,虽然寻亲人的描述和哥哥的描述有些出入,但案例高度疑似,便决定DNA确认。”真真对记者说,志愿者取得双方的血样并寄回了网站,今年11月初网站传来消息,经公安部门DNA比对,寻亲人刘群峰就是他们苦苦找了二十年的谢狗蛋(谢飞)。

  相认:

  聚餐祭祖聊天 一家人乐融融

  在谢绣玲临时租住的小家内,一家人围坐在床前共叙家常。“走失时我40多岁,现如今已年过六旬,看到儿子非常健康地出现在眼前,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谢绣玲告诉记者,20年来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更让她惊喜的是儿子还带回了媳妇和孙子。记者看到,谢绣玲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塞到了孙子怀里。

  “哥,你小时候脸上不是有个疤痕,现在看着好了。咋没有哩,只是没有以前明显了;弟,你以前左手食指被砖头砸伤,现在好些了吗?一直没有好,你看现在手指头还无法伸直;……”记者看到,谢有强、谢飞兄弟俩回忆着以前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时而高兴、时而伤心。“这是你姑姑,这是你表姐……,听着母亲介绍自己的亲戚,谢飞早已眼含热泪。

  “俺弟跟以前没啥变化,就连喜欢吃面条的习惯也没有改变,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在外面聚餐,还小喝了两杯呢。”昨日下午,谢有强告诉记者,他今天带着弟弟给爷爷奶奶和父亲上了坟,回到老宅转了转,一家人在一起非常高兴。

  “弟弟的养父母养育弟弟20年非常不容易,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今后我们会对其养父母家如亲戚一般走动。”对于弟弟以后的打算,谢有强告诉记者,他和母亲商量后决定,会充分尊重弟弟的选择,不能给弟弟任何压力,20年后能找到弟弟已经是上天眷顾,他们全家会铭记养父母对弟弟的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