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田育臣 文图

  核心提示|自己名下无故多出两个陌生手机号,巩义市民翟向朝一气之下,将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起诉到了法院。去年12月底,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该公司向翟先生赔偿600元经济损失,向他书面致歉并在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昨日,翟先生致电大河报记者称,目前,该判决已生效1个多月,但该公司只愿出钱,却不愿致歉。但是,翟向朝并不是为钱,只是想让对方公开道歉,认识到工作中的漏洞,以防被不法分子利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蹊跷

  蹊跷

  自己名下无故多出两个陌生手机号

  昨天,翟向朝告诉大河报记者,以前,他曾用自己的身份证给老父亲办了一张联通手机卡。2016年12月底,父亲去世,他到联通公司营业厅办理销号手续。然而,他从工作人员处得知,除了他已有的手机号,名下又无故多出了两个陌生的联通手机号,并且已经欠费停机。翟向朝十分诧异:是谁拿他的身份证办了两张联通手机卡呢?

  经过一番查询得知,2016年12月4日,他经一家中介公司的介绍,到郑州一家银行办理信用卡。“当时,中介要了我的身份证,为了帮我办理信用卡,说要填写一个手机号,最好填写他(中介公司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翟向朝说,而他申请信用卡时填写的手机号,便是他名下多出的那两个手机号中的一个。而另一个号码开卡时间为2016年12月16日,开卡地在郑州西站路,手机号的套餐是每月9元,该号仅接收过短信,开卡后并未打一个电话。“2016年12月16号,我一直在巩义,身份证一直在我身上,谁能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办卡呢?”翟向朝说。

  之后,他多次向中国联通郑州分公司反映,但工作人员一直声称,是翟向朝亲自办理的开号手续。但他到该公司调取了当时的办理手续发现,需提交联通公司的开户单据客户签字、代理人签字、担保人签字均为空白。而翟向朝向该公司索要自己开这两个手机号时的照片或视频资料,但对方一直未能提供。

  胜诉

  法院判赔偿600元并在官网上公开致歉

  “我非常生气,客户不在场,联通公司咋能就给开卡呢?”他认为,联通公司一定要给自己一个说法,于是便把该公司起诉到了法院。

  翟向朝说:“目前,该起民事诉讼已有了结果。去年8月,郑州二七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我胜诉后,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又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仍是我胜诉。”昨天,翟向朝也向记者提供了两个法院文书号分别为“(2017)豫0103民初4412号”与“(2017)豫01民终14991号”的民事判决书。

  其中,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中称:一审法院认定联通郑州分公司侵犯了翟向朝姓名权,判决联通郑州分公司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并无不当。判决书还提到,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翟向朝书面道歉并在其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00元。若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该判决书落款时间为2017年12月28日。

  “这个判决今年1月初已生效了,但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就是不执行。这让人十分生气!”他表示,该判决生效后,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让工作人员给他联系说,公司可以赔偿600元,但书面致歉以及在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不太可能。因此,他拒绝了该公司的600元赔偿。

  回应

  公开致歉是公司领导的事,工作人员无法决定

  “我就是想让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认识到工作中的漏洞和失误!600块钱不算多,我不是为了要钱!”翟向朝说,目前,社会上不少违法分子利用这种“黑卡”诈骗犯罪,他也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同时也想提醒广大市民留意名下的“黑卡”,以防被不法分子利用手机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昨天,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渠道部一名工作人员称,该事发生后,公司让她与翟向朝取得联系,负责向他支付600元赔偿,“但他(翟向朝)不愿来领钱”。而对该说法,翟向朝表示,当时,该工作人员只说给600元钱,但不愿书面道歉并在其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因此,他才拒绝了。

  为何不书面道歉并刊登道歉内容?对此,上述工作人员说,这是公司领导的事,她只负责与翟向朝联系支

  付600元赔偿款,是否书面道歉、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她无法决定。

  昨天,大河报记者又联系到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负责宣传的负责人,该负责人向记者索要了翟向朝信息以及该公司渠道部负责人联系方式,她说了解完情况,会第一时间给记者回复。但截稿时,记者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对此,翟向朝表示,若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仍不愿书面道歉并在其官方网站刊登道歉内容,他将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