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某校外培训机构的名校签约班牌子还没去掉郑州某校外培训机构的名校签约班牌子还没去掉

  □记者谭萍樊雪婧文许俊文摄影

  核心提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严查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近日,教育部等部门对校外“占坑班”和培训机构组织的杯赛下了封杀令。距离2018年小升初还有几个月,往年此时,家长已被各类联考短信“轮番轰炸”,今年一切显得静悄悄。对此,大河报记者进行了走访。

  严查

  坚决查处培训机构挂钩中小学招生

  根据近日下发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教育部等4部门要求:

  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

  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并依法追究有关学校、培训机构和相关人员责任。

  2月23日,在《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中,“十项严禁”纪律中也明确:

  严禁自行组织或与社会培训机构联合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考试,或采用社会培训机构自行组织的各类考试结果;

  严禁提前组织招生,变相“掐尖”选生源;

  严禁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混合招生、混合编班;

  严禁以高额物质奖励、虚假宣传等不正当手段招揽生源;

  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

  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设立任何名义的重点班、快慢班;

  严禁初高中学校对学生进行中高考成绩排名、宣传中高考状元和升学率,教育行政部门也不得对学校中高考情况进行排名,以及向学校提供非本校的中高考成绩数据等。

  走访

  “占坑班”、各类杯赛紧急叫停

  “华杯赛暂停了!”严查令一出,家长群中就开始流传出这样的信息。

  华杯赛是为纪念我国杰出数学家华罗庚教授,于1986年始创的全国性大型少年数学竞赛活动,堪称国内小学阶段规模最大、最正式也是难度最大的比赛。

  大河报记者采访中得知,2月28日,全国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组织委员会办公室发文称,原定于3月10日举行的“华杯赛”决赛活动暂缓举行。按照华杯赛全国组委会的说法,2月22日教育部办公厅公布了《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他们是为了落实公告中的有关规定和要求,才决定暂停华杯赛决赛的。

  除了华杯赛,其他杯赛情况如何?郑州一家校外培训机构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告诉大河报记者:“郑州所有杯赛都停了。”

  “占坑班”市场上还有吗?近日,大河报记者以家长身份走访郑州市内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得到的回答均为:“现在查得太严了,我们早就没有开‘占坑班’了。”

  和今年杯赛、联考目前“按兵不动”不同的是,往年三四月份,家有小升初孩子的家长们已经被各种短信和考试信息“轮番轰炸”了。

  家长冯女士的孩子去年小升初,“去年这个时候我家孩子已经参加了培训机构组织的好几次考试了”。冯女士说,培训机构说孩子成绩考得好的话能给推荐学校。那时候手机上天天接到培训机构的短信。

  家长吴女士的儿子2016年参加小升初,“我感觉那时候一过完年我就带着孩子四处考试,什么三科联考、九校联考、迎春杯、华杯赛、希望杯等,到6月份的时候,我们光各种杯赛、联考的证件都攒了二三十个”。吴女士直言,她陪着孩子考试心里也是备受煎熬。

  反响

  杯赛突遭暂停,部分家长仍不敢放松

  杯赛暂停,家长张女士心里舒了口气。“我本来就不赞同给孩子这么大压力,看孩子天天为了杯赛学到大半夜,我真是很担心。停了就停了吧,各类培训机构组织的考试无形中给家长们也带来了很大压力,甚至让我们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正常的升学而已,怎么就被白热化到了这一步呢?”张女士说。

  不过,家长陈先生表示,如果按照就近分配,家附近的公办初中不太好,家长们肯定会让孩子选报好一些的民办初中,成绩不好的话肯定会被“刷掉”。“可小学里现在不让排名,连班级里考试都不排,孩子的成绩到底在年级是个什么程度,在全市小学毕业生里又能排多少位次,我们做家长的心里也没个底。”陈先生说,通过杯赛或者联赛,他能大概了解孩子的学习程度如何,有个参考和依据,“可现在停了,就又盲目了”。

  还有家长认为,即使杯赛停了,孩子们的学习也不能放松。“不管考不考、比不比,多学一点总是没错的,竞争无处不在,谁也不想让自家孩子落下风。”家长乔女士说。

  探因

  谁助长了“占坑班”、杯赛的热度

  一位在教育机构从业十余年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之前,郑州市场上确实存在“占坑班”和各类杯赛,政策发布后,各类杯赛已经紧急叫停,但“占坑班”可能还会存在。

  “占坑班”、杯赛为何高烧不退?该业内人士表示,培训机构看中的正是家长的盲目心态,家长诉求很简单,只要能送进好学校,花多少钱都值得。有需求就有供应,也有不少社团公司组织“占坑班”和杯赛,报名没有成绩门槛,只要缴纳报名费就行。

  此外,他还表示,郑州市面上的“占坑班”假的偏多,多数都是打着“占坑”的幌子。“越好的学校越会谨慎,很难有‘占坑班’真的能帮孩子。比如,一家大中型培训机构的小学六年级学生最大规模在两三千人,而郑州全市有5万名小学毕业生,所以单家培训机构的排名并没有多大意义,好学校也很难会采信。”他坦言,市面上确实有二三流学校的“占坑班”,为了抢占好生源,提前利用“占坑班”圈人。

  而对于各类杯赛,该业内人士表示,杯赛的作用并不是与学校挂钩,而是给孩子报志愿提供参考标准,这也是家长捧它的原因。“小升初不像高考,小学既没有排名也没有质量检测,而且小升初先填志愿后评价,那么,在没有排名参考的情况下,家长很难准确地填报志愿。”

  专家

  社会应转变“唯分数论”的人才观

  对此,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学教授王金山表示,不管是“占坑班”还是各类杯赛,都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单靠“严查令”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想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政府政策引导、社会观念转变和法律层面规范的共同努力。

  政策引导方面,国家应从体制设置方面,把综合素质作为人才考量的标准,而非分数;学校教育层面,也要从应试教育转变为综合素质教育。“大家都说提升中小学教学质量,这一质量的初衷并不是分数,而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综合素养。”

  社会观念方面,应试教育造成的唯分数论这一错误的人才观要改变,人才的定义应该是全面发展的综合型人才,而非高分低能的学习机器。

  此外,王金山还建议,小学教育的补习班、“占坑班”和杯赛都属于社会教育范畴,这一领域在某种意义上缺失法律规范,发展良莠不齐。所以,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上对于这类培训进行规范,从而将其纳入一种健康、有序的发展之中。

  “占坑班”指的是,部分培训机构声称与学校合办的培训班,从中选拔优秀小学生升入该校初中,谓之“占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