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培红在办公室改作业,丈夫在一旁看书。温培红在办公室改作业,丈夫在一旁看书。

  □记者房琳闾斌任欢通讯员张玉文图

  核心提示|和煦的春风配着午后的阳光,暖意融融。

  4月2日,三门峡市第四小学的操场上,52岁的温培红正牵着丈夫的手,慢慢散步,宁静美好。

  这样的场景已持续了两年,是这个学校最独特,也最温情的一幕。

  温培红是三门峡市第四小学的一名优秀教师。3年前,丈夫突遭横祸,她守候昏迷的丈夫55天,讲述之前的点点滴滴,终于唤醒了自己的爱人。丈夫开口第一句话就叫出了她的名字,这让温培红哭了。

  回家后,丈夫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她既放心不下丈夫,又放心不下学生,在丈夫出车祸一年后,担任起班主任的她决定带着丈夫去上班……

  飞来横祸,她用亲情唤醒昏迷55天的丈夫

  “你好,你好。”4月2日,在三门峡市第四小学,温培红老师的丈夫查永革看见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后,像个孩子似的不住地挥手打招呼,身旁站着的温老师也满是笑意。

  “恢复到现在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温培红说。

  2015年4月5日,温培红的丈夫查永革和单位同事骑车去平陆郊游,返程中查永革被车撞倒,造成脑干、肋骨、膝盖等多处挫伤,受伤严重。赶到医院的温培红听此情况,差点晕过去。

  丈夫在ICU住了24天,温培红每天只能隔着玻璃往里看。每天医生反馈的情况多是六个字“很严重,没变化”,有时会再加上一句“继续努力”。

  温培红有些无奈,大哭一场后,她意识到丈夫从昏迷的状态中醒过来的希望渺茫,身边也有人劝她放弃。

  一次探访中,温培红看到丈夫查永革张了张口,眼睛似乎也在努力睁。她便下定决心不放弃,“我相信他能醒过来”。

  考虑到丈夫病情逐渐稳定,而且在重症室治疗既昂贵也没有什么好转,再加上在重症室家人不便照料探望,温培红把丈夫转入普通病房。翻身拍背、端屎倒尿,柔弱的她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护理工作。闲暇时间,她就拉着丈夫的手,温柔地回忆着上世纪90年代他俩的爱情,讲述他们女儿的成长趣事……

  “我也不知道老查能不能听得见,可我想试试,想给他说说。”温培红说。

  最终奇迹发生了!在医院躺了55天的查永革醒了,第一句话就叫出了温培红的名字,这让温培红喜极而泣。

  住院76天后,查永革回家,但他的智力仅相当于六七岁的孩子,不能行走,又患上了尿失禁,温培红叫来了自己70多岁的老母亲帮忙。喂饭、洗漱、按摩、锻炼……在温培红和母亲的精心照顾下,查永革学会了自己吃饭,学会了挪步。

  温情相伴,她决定带着丈夫到学校

  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再加上牵挂自己的学生,2015年9月,丈夫出事5个月后,也正值暑假结束,之前一直请假的温培红再次回到学校。

  好在,家离学校很近。

  上完课,温培红一路小跑赶回家里,领着丈夫上完厕所,再一路小跑赶回学校,批改作业完成备课。有时忙不过来,温培红干脆就把作业带回家里。

  慢慢地,丈夫能扶着东西自己走路了,也学会了与人交流。但往往一句话说不完整,会颠来倒去说上三四遍,温培红却也觉得“有趣”。“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有时能把你逗得哭笑不得。”温培红说。

  丈夫说话不利索,但有时冒出的几句,却也让温培红感动。

  “你是好人,等我好了我一定给你做饭……”温培红向记者回忆丈夫之前说过的“好话”,只说了这一句,便没了下文,但记者能看到她眼角带笑。

  2016年3月,又一个新学期开始,温培红做了班主任。为了不影响教学,在学校领导和同事的支持下,温培红做出了一个决定:带着丈夫去上班。

  每天早上5点半,温培红起床做饭。7点前,她已经扶着丈夫出现在学校的跑道上锻炼。7点半前,把丈夫送到办公室看书练字后,自己又精神饱满地准时出现在讲台。

  课间时扶着丈夫去厕所,放学时扶着回家,平常没课会扶着在操场上锻炼。温培红搀扶丈夫的场景,是校园里最独特,也最温情的一幕。

  “因为怕影响妈妈工作,我开始不太同意她带着爸爸上班,现在看爸爸恢复得这么好,觉得妈妈的决定也没错。”温培红的女儿查怡涵通过电话告诉记者,母亲以前在家是个“小女人”,这三年变了很多,变得有主见,也变得坚强了,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很怀念以前一家三口外出旅游或回老家的场景,希望爸爸病情赶紧好起来,再一起出去。”查怡涵说。

  敬佩支持,全校师生都在为夫妻俩加油鼓劲

  温培红所在的语文组教研室共六个人,六张椅子,丈夫来后占了温培红的座位,她便拿一个木板凳用,和丈夫挤在一个办公桌上。

  当天,大河报记者在办公室内看到,成摞的作业占了桌子大半边,丈夫在一旁看书,温培红就在旁边批改作业,互不打扰。

  “温老师带着老查上下班,就像随身带着一个‘小秘书’,而这个‘小秘书’还要人照顾着,大家看了都很心酸。”办公室同事洪聪慧告诉记者,这样的日子已有两年多,大家也习惯办公室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成员。看着夫妻俩牵手散步,一起锻炼,办公室老师也在一旁为他们加油鼓劲。

  温培红带着丈夫在学校,学生们也没有过多在意。见了面,喊一声“老师好”后,会再跟一句“伯伯好!”每当此时,查永革便高兴起来。

  “她没有影响到教学,也照顾到了家里,我们既支持也敬佩!”三门峡市第四小学校长王锋让说。

  如今,每天出现在操场上两个牵手相伴的身影,已成为校园里的一道风景。温培红说这样的日子她已习惯,不会怨天尤人,也不会空想祈求。有时间了,会带着丈夫看盛开的郁金香,会去市中心看穿梭的人流,她还准备这个暑假带丈夫回一趟重庆老家。

  “日子这样过也挺好!当时在医院病重时没想着放弃,现在更不会了。生活会越来越好,我坚信!”温培红说。

  对话

  记者:这几年的生活,有没有感到累过?

  温培红:(丈夫)没出事前,每年我都要回老家两三次,出了事这三年,我一次也没回去过。也没觉得累,习惯了,习惯了……

  记者:那有觉得快乐的时候吗?温培红:(想了半天)他现在就像小孩一样,记忆也多停留在30岁以前,有时候说的话,会惹得你哭笑不得。就像刚才问他中午吃了啥?他就一本正经给你胡乱说……(笑)

  记者:现在还有什么心愿吗?

  温培红:想让他赶紧好起来。另外,这个暑假想带他回趟老家,看看双方亲友,也免得大家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