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猛犸新闻

  原标题:《不同寻常价值重大!2019年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梁新慧/文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图

(航拍灵宝城烟遗址)(航拍灵宝城烟遗址)

  4月25日,“2019年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在郑州揭晓,灵宝城烟遗址、淮阳平粮台城址、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济源柴庄遗址、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等五个考古发掘项目榜上有名。据悉,此次评选活动由河南省文物局指导,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华夏考古》编辑部主办。

  [消息]

  五个考古发掘项目入选

  2019年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

  25日,“2019河南考古新发现论坛”在郑州市通过远程视频会议形式举行。

  经过各项目负责人汇报,由专家无记名投票,在10个汇报项目中,最终推选“灵宝城烟遗址”“ 淮阳平粮台城址”“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济源柴庄遗址”“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 五个考古发掘项目,作为“2019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

(灵宝城烟遗址发现的仰韶早期多人二次合葬墓)(灵宝城烟遗址发现的仰韶早期多人二次合葬墓)

  参评的10个项目,从地域上基本涵盖了河南全域。从参评项目文化内涵来看,涉及黄河文化、早期文明、南北方文化交流与融合、夏文化(夏代)研究、都城与城市考古等多个领域。

  据悉,河南是中国文物大省,也是近代中国考古事业成长的主阵地。从2008年开始,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华夏考古》编辑部联合主办一年一度的“五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历年评出的“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中,多个考古发掘项目入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灵宝城烟遗址]

  近年来仰韶早期遗址一次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

  为配合国家重点项目蒙华铁路建设,2019年4月至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灵宝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发掘了灵宝城烟遗址,发掘面积4600余平方米。

  发掘表明,仰韶早期遗存是城烟遗址的主体遗存,仰韶早期聚落整体保存较好,还发现少量仰韶中晚期、庙底沟二期文化及比较丰富的二里头文化遗存,其中以仰韶早期文化遗存最为丰富,在文化面貌上,这批遗存应属于仰韶文化早期东庄类型。

  城烟遗址的发掘,是近年来仰韶早期遗址一次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为研究豫晋陕交界地区仰韶早期东庄类型的文化内涵,提供了丰富的新资料。

  [淮阳平粮台城址]

  城址方正规整、中轴对称,无疑是中国古代城市规划思想的源头

(平粮台城址布局图)(平粮台城址布局图)

  平粮台城址位于周口市淮阳区大连乡大朱庄村西南,1980年由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发现并发掘,是中国最早确认的新石器时代城址之一。2014至2019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对城址进行了系统勘探、调查与发掘,取得了重大收获。

  平粮台城址方正规整、中轴对称,这个特点无疑是中国古代城市规划思想的源头,在城市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突出价值。而发现的年代最早、最为完备的陶水管排水系统,也为研究早期城市的水资源管理提供了绝佳材料。

(平粮台城址南城门附近排水设施)(平粮台城址南城门附近排水设施)

  平粮台城址出土的各类遗存,展现了中原龙山文化兼容并蓄的特质,是新石器时代末期各区域文明间交汇融合的集中体现。

  [济源柴庄遗址]

  豫西北首次发现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于一体的大型聚落遗址

(柴庄遗址西周早期房址分布图)(柴庄遗址西周早期房址分布图)

  柴庄遗址位于河南省济源市柴庄村。遗址位于台地之上,处于蟒河和济水西源相邻地带。遗址面积近30万平方米,2019年3月至11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济源市文物工作队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6000平方米。

  发掘表明,柴庄遗址是豫西北区域首次发现集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文化遗存于一体的大型聚落遗址,是商周变革的具体体现。

(柴庄遗址出土的卜骨)(柴庄遗址出土的卜骨)

  遗址所在地扼守轵关陉东端,北部为太行山,南隔黄河与洛阳相望,西为轵关陉通道,东为太行山山前平原,处在商王朝经略晋南的军事要地和周伐商的必经之路上,也是商代晚期重要的铜矿运输线路。

  [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

  “居、葬、生产合一”的超大型青铜铸造基地和大型聚落

(安阳辛店遗址B区工棚式熔铸坊)(安阳辛店遗址B区工棚式熔铸坊)

  辛店遗址位于安阳市北部柏庄镇辛店集南部带,位于殷墟遗址东北部,距离殷墟遗址的直线距离约10千米,北距漳河8.2千米,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自2016年至2019年,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进行了两次发掘,总发掘面积约5000平方米。

  通过发掘,可以明确,该遗址具有多个独立、完整的铸铜作坊区,每个作坊区,可分为工作区、生活区,祭祀区和墓葬区相距较近甚至相互叠压。

  辛店遗址范围广大,遗迹分布密集,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时代跨度长,出土文物种类多,价值高。该遗址是一处殷墟时期以“戈”为主体的“居、葬、生产合一”的超大型青铜铸造基地和大型聚落,是殷墟文化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址的发现展示了真实意义上的“大邑商”的范畴,见证了中国早期都城低密度城市化发展的进程,对于研究殷墟时期都城的布局、范围等都是一次突破性的发现。

(辛店商代铸铜遗址B区工棚式铸铜作坊出土的铸铜工具及铜块)(辛店商代铸铜遗址B区工棚式铸铜作坊出土的铸铜工具及铜块)

  [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

  出土升仙药”矾石水”,这在全国还是首次

  2018年5月至2019年12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洛阳市西工区纱厂西路保利大都会工地,发现了两座西汉时期大型墓葬。通过考古发掘和初步研究证明,这两座墓是耿姓家庭夫妻异穴合葬墓。时代应在西汉中期偏晚。推测墓主人的身份可能是当时比较著名的炼丹方士。

(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出土的“玉温明”)(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出土的“玉温明”)

  这两座墓葬规模之大,形制独特,等级之高,且出土文物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实为少见。大雁铜灯、“玉温明”、银扣金箔漆奁等一批珍贵文物的发现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尤其是升仙药”矾石水”,在全国范围内属首次考古发现,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为研究汉代人们的升仙思想,升仙方法,为研究道教文化发展过程,也为研究中华文明历史进程提供了十分可贵的材料。 

(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出土的大雁铜灯)(洛阳纱厂西路西汉墓出土的大雁铜灯)

  这两座西汉墓葬的发现,为研究西汉中晚期高级贵族的生活习惯、埋葬习俗等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实物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