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儿童乐园倒闭卡内余额咋办? 老板:找我买水果可抵扣30%》

  此前在儿童乐园充值的会员向记者展示其办理的会员卡

  近日,东方今报·猛犸新闻热线(0371-65830000)接到郑州一市民反映,称自己年前在郑州市新象城二楼儿童乐园充值了1000元会员卡,疫情刚缓和就发现店没了,向老板提出退费申请却遭遇了捆绑消费,需要花钱买水果才能抵扣卡内部分余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退费为何还需要额外消费?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刘继忠 ■见习记者 张莉/文图

  会员遭遇:儿童乐园突然倒闭,老板改行卖水果

  今年1月,郑州市民刘女士(化名)在郑州新象城儿童乐园为孩子办理了一张年卡,共花费一千多元,后来因为疫情一直没去消费。“三四月份疫情缓和的时候,我带着孩子来店里问情况,老板说儿童乐园肯定继续办下去,我们的年卡时间能往后延。”刘女士说,没过多久这家店就倒闭了,老板改行卖起了水果。

  在此之后,刘女士发现很多人和她有相同遭遇,由会员自行组建的维权退费群每天都有会员加入其中,目前已有几百人,充值金额百元至千元不等。家住附近的杨女士称,她在去年6月花440元为孙子办了会员,迄今为止一次都没去消费,就得知了儿童乐园倒闭的消息。

  有会员告诉记者,儿童乐园老板目前可以联系上,也曾和他商量退费事宜,其表示因商场在疫情期间未免除店铺房租,自身处于亏损状态,无法再继续经营儿童乐园。此外,该老板提出了解决办法,会员从他那里购买水果蔬菜,可以抵扣一部分卡内余额。

  解决方案:买水果可抵扣部分余额

  “这个抵扣也很奇葩,在他那买水果要按30%比例扣除会员卡的钱,而且水果一点都不便宜。”刘女士向记者讲解了抵扣规则,假设购买了100元的水果,只能扣除卡内余额的30元,剩下70元需要自掏腰包。

  记者粗略计算,刘女士的一千多元卡内余额,需额外消费两千多元才能全部抵扣。“这一共就损失了三千元。”刘女士告诉记者,这个解决办法并不合理,因为该老板售卖的产品偏贵。

  曾在儿童乐园老板那里买过水果的一位女士称,该老板在微信群里兜售的水果蔬菜并不便宜,自己花32元买了一盒土鸡蛋,实际称量后折合13元/斤,“鸡蛋个头太小了,比鹌鹑蛋大不了多少,还有那个哈密瓜的口感不太好。”该女士向记者吐槽。

  商场回应:该商户已拖欠几十万房租

  8月13日,记者前往位于郑州市二七区大学中路的新象城,对会员所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走访。记者在现场看到,偌大的儿童乐园场地已经不见踪影,场地分割为两块,一块用作儿童轮滑训练场地,另一块则被分割成不少房间,用于建设少儿培训机构,不少工人正在忙碌装修。

  据周边商户介绍,儿童乐园老板原本是该商城二楼的承租人,俗称“二房东”,由他租下大面积再分租给其他商户,但疫情初缓后,儿童乐园却在五月份关闭了。有商户对此表示同情,称该老板遭遇了经济危机,选择关店实属无奈。随后,记者来到了新象城的管理办公室,财务人员回应疫情期间商场曾提出为其减免一个月房租,该老板目前已拖欠房租几十万元。

  老板回应:无奈闭店,将用卖水果的盈利补偿会员

  8月17日晚,记者辗转联系上儿童乐园经营者霍老板,询问会员们所反映的一系列问题。对方在言语中尽显无奈,他解释称,自己在疫情期间经济损失惨重,新象城商场方只愿意为其减免一个月房租,这与停业时间相比远远不够,之后商场便将原场地租给了一个教育机构,他无奈之下便撤场闭店,从批发水果蔬菜起步,将用生意盈利来补偿会员。

  关于会员反映的30%余额抵扣规则,霍老板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他称后续将开发会员商城提供更多解决办法:“我现在也是用几千块钱重新起步,所有水果都是低于市场价售给会员,我也理解他们的想法。”霍老板还保证自己售卖的水果、农产品为优质品,称那位女士反映购买的小型鸡蛋为黑凤鸡蛋,体型原本就偏小,但口感品质较高。

  对于霍老板的解释,有些会员并不理解,认为老板提出的方案是在捆绑销售水果。刘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着手开始走法律程序,以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律师说法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相关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或虚构事实,故意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涉嫌诈骗罪。但对于本案纠纷来说,如果老板确因经营困难关门停业,消费者可以与其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成,有权直接到法院起诉维权。至于老板要求消费者用会员卡一定比例抵扣购买水果,这只是双方协商的一种方式,消费者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消费者可直接起诉或者向当地消协投诉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