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51岁母亲割肝救女:“能给你第一次生命,就能给你第二次”》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王静/文图视频 见习记者 崔瑞渊/剪辑

  “救!无论如何也要救!哪怕把俺的命拿去都中……”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内,51岁的张粉玲紧紧抓着女儿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表达着自己的决心。看着病床上女儿痛苦的样子,张粉玲的泪水不禁落下。作为一个母亲,最痛苦的莫过于看着孩子受苦,自己却没办法替她承受!

  图为割肝手术前,张粉玲在女儿病床前

  张粉玲,是安阳滑县枣村乡任屯村的一名普通农家妇女,1992年,她与爱人刘志刚喜结连理。婚后二人相濡以沫,和谐恩爱。骨子里有着农村人的敦厚和淳朴,夫妻俩每天起早贪黑,勤勤恳恳,日子过得不是很富足却也很幸福。婚后的第三年,夫妻二人迎来了他们生命中的第一个小天使“刘丛”。

  图为刚刚手术之后的刘丛在观察室

  看着怀里的女儿一天天长大,张粉玲感觉无比的幸福和满足。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从1995年开始,这个家庭的噩耗就接连不断。先是公公因贲门癌去世,而后婆婆也被确诊为食管癌,最终也离开了人世。这期间,为了给两位老人治病,张粉玲与爱人砸锅卖铁,还是欠下了10多万的外债。

  紧接着,二女儿一出生就被诊断为先天性双耳全聋,为了能让二女儿开口说话,张粉玲数年如一日,全程陪二女儿读书。由于二女儿先天性残疾,再加上她不会用言语表达自己的诉求,多数时候女儿的情绪发泄方式也异于常人,常常对人是拳脚相加……张粉玲的脸上、身上时常有被她抓破、捶打的淤青和黑痂。为了尽快还清之前欠下的债务,夫妻俩一边照顾两个女儿一边省吃俭用,终于在2018年还完了所有欠款。

  图为张粉玲患有先天性残疾的二女儿的残疾证

  本以为一切苦难终于过去时,意外却再次来临!今年8月份,在外打工的大女儿刘丛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没有精神且全身乏力。本以为是经常加班熬夜劳累所致,刘丛决定通过休息一段时间进行调整。然而,女儿却日渐消瘦且身体更是每况愈下。随即,张粉玲带女儿到滑县人民医院接受检查,然而医生给的回答却是血液存在异常,建议立即赶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检查。经过三天的检查和化验,刘丛也从普通病房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 

  图为肝脏移植手术之后的刘丛在病房

  “不会的!不会的!俺妮身体好好的,咋会突然病得这么严重呢!”当拿到检查结果的一刹那,张粉玲彻底傻眼了……诊断证明上“肝硬化失代偿期”几个大字,彻底将一家人推入了无尽深渊。就在一家人陷入绝望时,医生告诉张粉玲“肝硬化失代偿期”也叫肝衰竭,只有通过肝移植才能挽救女儿的生命。但是临床上用于移植的肝脏主要来自于公民逝世后捐献,在全国范围内都非常紧张。而做肝移植的费用则高达60万元左右,且手术风险很高。

  图为刘丛的诊断证明书

  “救!无论如何都要救!俺大妮是俺们一家人的希望呀!”在医生的建议下,也为了减少医疗费用,张粉玲决定切下自己一半的肝脏移植给女儿,这样一方面解决了肝源问题,另一方面也大大降低了移植费用。幸运的是经过医院检查,张粉玲和女儿的肝脏配型吻合,张粉玲达到做肝移植供者的要求。

  图为张粉玲的诊断证明书,作为供者为女儿捐肝

  为了让女儿尽快进行手术,张粉玲将家中能卖的都卖了,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一遍后,11月23日早上8点,母女二人被推入了手术室。历经几个小时,手术顺利结束。医生告知,后续母女二人还要经历排异期、感染期。口服药物也不能停,而这些费用大概需要40万元左右。

  图为肝脏移植手术之后,母女俩在同一间病房内

  “积蓄都已经花光了,俺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向亲戚借钱,可借来的钱还不够俺妮一天的治疗费!”从9月初到现在刘丛的医药费已经花去近27万元,张粉玲和女儿的配型检查也花费了8万多元,这些钱是张粉玲家所有的积蓄以及向亲戚朋友借来的钱。爱人刘志刚在医院24小时照顾母女二人的同时也在四处筹借术后排异的医疗费用。担心妻子和女儿营养跟不上,刘志刚每每都将饭菜给妻子、女儿放在床头,而自己则躲在楼梯口啃馒头和辣酱。

  图为医院里刘丛的父亲,通常馒头辣酱就是一顿饭

  医院的医生在知道刘丛家情况后,主动给母女二人减免了一部分医疗费,当地政府也在帮一家人办理低保。期间,有公益机构得知刘丛家情况后为其拨付善款25万元用于母女二人治疗。目前,张粉玲和女儿还处于术后的抗排异、抗感染期,每日需要静脉注射以及口服药物治疗。眼前,医院成为他们的第二个家,由于小女儿还在读书,多数时候也只能寄宿在街坊四邻家,由他们暂时照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