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记者跑腿|29岁妈妈入住月子中心3天后跳楼 家属:房间窗户无任何防护措施》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刘继忠 ■见习记者 刘小玉/文 受访者供图

  12月27日,猛犸新闻·东方今报热线接到信阳市光山县谢先生的求助电话,称其妻子杨甜甜于2020年12月21日住进光山县东方爱堡国际母婴会所坐月子,3天后,妻子感觉胸部涨奶太严重,称月子中心的护理没什么效果,提出回家休养,但月子中心一位李姓工作人员一直在阻挠、恐吓,致使其爱人心理负担较重,且爱人所住房间窗户无任何防护措施,最终导致其爱人于2020年12月24日跳楼身亡。针对此事,记者展开了走访调查。

  29岁新手妈妈因为奶水不通 住到月子中心以求解决

  12月27日,记者见到了求助者谢先生,谢先生告诉记者,妻子甜甜今年29岁,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12月10日,甜甜在医院顺产一名女婴,3天后,甜甜顺利出院回到家休养,但是却面临一个问题,小孩吃奶吸不出来奶水,作为新手妈妈的她心里非常着急。家里为她请了两个催乳师,但没有什么效果。提到母乳喂养,谢先生懊恼万分。“我现在都后悔死了,干嘛要母乳喂养啊,孩子吃奶粉也可以啊!”谢先生痛苦到捶打自己的脑袋,“当时我爸看她喂奶太辛苦太受罪,就提议让孩子吃奶粉。当时媳妇我们俩想着母乳喂养对孩子好,就商量着想办法母乳喂养,于是想到了月子中心。”俩人想着月子中心条件好,营养科学,有专门的月嫂照料,有专业的催乳师,还有相关的产后修复,便决定去月子中心咨询具体情况。

  12月21日,谢先生和母亲一起来到了光山县滨河北路东方爱堡国际母婴会所咨询,简单跟李姓医生沟通后,他们便提出要去家里接孕妇,并保证在月子中心没有任何问题。谢先生讲述把妻子甜甜接到月子中心后,催乳师为妻子按摩了一个小时。之后,他便向月子中心交了包含2000元押金在内的共17600元费用,属于一对一的照料服务,妻子当天就入住了月子中心。但是,当时月子中心只是给了一张没有加盖公章的收据,并未给相关发票。

  “在月子中心住了2天后,依然没有什么效果,还是没有奶水,甜甜比较着急,提出想回家,但又怕回家之后回奶胸部出问题,考虑到她的心情,然后我说不行我们就回完奶再回家。”谢先生说。谢先生认为在此过程中月子中心工作人员李医生对其爱人甜甜有恐吓行为,“她对我老婆说你就是去医院也看不好,只能在我这里才能好,让甜甜住够10天再回家。甜甜特别单纯,很容易相信别人,她就特别害怕,思想上很有压力。”

  年轻妈妈住进月子中心3天后 跳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2月24日凌晨一点零六分,甜甜给老公发送微信,“东东,我觉得我得去医院检查一下,这边人感觉越来越敷衍。”凌晨两点零四分,再次发送微信“原来涨奶真不容易,这一关我得自己咬牙过,她们只能安慰安慰我,我没发烧就没事,别担心,你好好上班哈,再坚持几天难熬的日子就过去了。”谢先生告诉记者,原计划也是准备带甜甜去医院检查,结果还没去医院意外就发生了。

  出事的当天上午谢先生和奶奶一起来到月子中心,期间他和奶奶还给孩子洗了澡。“当天我跟我奶奶是10点40分离开的,回去之前,我和奶奶一起带孩子洗澡,孩子抱回来之后她对孩子有说有笑的,小孩洗澡的过程我还回来陪她说说话,当时还亲了她两口。”谢先生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分别竟是永别了。

  11点49分左右,谢先生收到妻子甜甜支付宝、微信的转账,他感觉不对劲立即给甜甜打电话,此时接电话的却是月嫂,月嫂说甜甜不在,可能出去了。随后谢先生看到了甜甜发来的最后一条语音“东东,我要离开了。”慌张的谢先生赶快和家人赶往月子中心。

  到达月子中心时,甜甜已经被拉上了120救护车,但是还没走到医院就已经过世了。随后警方通过调查排除他杀,认定甜甜的死亡系自杀。

  “月子中心窗户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一个大活人说走就走了。甜甜出事之后,他们的窗户才做了防护措施。”谢先生称月子中心始终不正面回应问题,“他们说甜甜是自杀,跟他们没关系。孩子还在月子中心,他们的电梯得有钥匙才能上去,外人根本没法进去,我们现在连孩子也见不了。”

  双方父母要为死者讨一个说法 月子中心否认了家属质疑

  12月27日,记者来到了光山县东方爱堡国际母婴会所,电梯口只剩下一位前台人员,她告诉记者,目前无法联系到相关负责人。记者在月子中心也见到了甜甜的母亲,甜甜的母亲悲痛欲绝,和甜甜的婆婆相互搀扶着要为女儿讨一个说法。

  记者尝试联系了谢先生口中的李姓工作人员了解相关情况,李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是谢先生母亲的朋友,是其他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当时是在月子中心做身体调理,出于熟悉的关系才帮忙让她们住进月子中心。对于家属的指控,她予以了否认,称自己从没有说过“你就是去医院也看不好,只能在我这里才能好。”之类的言论,她是受甜甜婆婆的委托帮其开导甜甜,不存在有恐吓的言论。对于记者提出其是否为该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时,这位李女士并未正面回答。

  记者也联系到了当时照顾甜甜的月嫂卢姐,卢姐称出事当天甜甜并无明显异常,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中午还吃干净了一碗米饭。就在卢姐转身送餐盘的2~3分钟时间里,甜甜不见了,之后就听到她出事的消息。

  记者在企查查了解到,该月子中心隶属于信阳市久爱家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于是记者电话联系到了该公司的李姓法人。对于家属提出月子中心的窗户无任何防护措施,该法人回应:“我们的窗户是打不开的,作为一个成年人,就是全部封死了,她用石头也是可以砸开的。”并表示,如果记者想进一步了解详细情况,可询问当地公安机关。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到了河南阳夏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峰,刘建峰律师表示,首先,对一位年轻生命对离开表示惋惜,生命只有一次,希望每个人都能珍惜。其次,产妇本身情绪就不稳定,作为专门从事产妇产后护理的机构应当注意到自己的义务。月子中心在此事件中有部分责任,未尽到应尽责任,也未尽到安全防护义务。同时,刘建峰律师也提醒广大市民在身体出现问题时要积极寻求专业医院治疗,不要盲目的相信所谓的广告和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