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居民称,男孩是在这打捞起来的当地居民称,男孩是在这打捞起来的

  7月21日中午1点多,泰兴市分界镇7岁男孩炜炜(化名)在一家“补习班”上课时不见了。昨天下午,炜炜在“补习班”门前的河里被找到,不幸的是已经死亡。经尸检,警方已排除他杀。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炜炜所在的“补习班”既没名字也没资质。

  泰州教育部门和当地镇政府表示“补习班不归自己管”。

  男孩从“补习班”失踪,找到时已溺亡

  7月21日上午7点20分,韩红燕看着7岁儿子炜炜进了镇上一家补习班,6个多小时后,她接到邻居电话说,儿子不见了。

  韩红燕有三个孩子,炜炜是最小的一个。平常,韩红燕的丈夫在苏州打工,她在家附近的工厂上班,并照料孩子。过了这个暑假,儿子炜炜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7月21日,韩红燕把孩子送到了分界小学附近的一家补习班。每天上午7点20分送过去,下午5点去接,中午孩子在补习班吃饭。

  炜炜失踪后,孩子父母组织人对补习班附近永丰河进行打捞,直到昨天下午,孩子在永丰河里被打捞上来,已经没了呼吸。

  据了解,永丰河长300多米,宽10多米,是条死水河,炜炜所在的“补习班”距河仅5米。

  “补习班”没有名字没有资质

  据附近居民介绍,平常补习班有10多个小学生,学习吃饭都在这里。这里带孩子的是一位姓刘的老师。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刘女士的丈夫汪先生,他在分界小学担任副校长。

  汪先生介绍,妻子刘女士办的不能说是补习班,因为十多个孩子都是亲戚和邻居的,也就是帮着带带小孩,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

  汪先生一直强调,妻子只是帮亲戚邻居带带孩子,炜炜在这待着,也没收一分钱。

  相关部门:补习班不归我们管

  镇上出现这种没有有资质的“补习班”,分界镇相关部门是否知情呢?分界镇党委书记管玲表示,“这个主管部门是教育局,派出所也在过问这件事,不是我们管。”

  记者随后联系上泰兴市教育局副局长夏立新,对方表示,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他同时强调,“社会办的培训机构不要以为是教育部门的事情,这个确实是法律的真空。”

  夏副局长解释,工商部门也可以审批,人社部门也可以审批,包括文化、体育都可以审批的,“社会培训机构,社会都认为培训都规教育部门管,这里面有个误区。”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把符合条件的,经过我们审批的管好。”夏立新说,教育部门是对符合举办条件的给予监督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