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3094余万家产明细表曝光 夫妻共16套房产(3)

2010年02月05日09:15      北方网             _COUNT_人评论

  文家“开销”多大

  17年花掉了两百多万

  根据检察机关的盘算,1992年至2009年8月文强案发前,17年来,文强一家的家庭支出是217万余元。

  这笔支出包括日常消费支出33万余元,公诉方解释,因为无从统计文强一家三口在这期间的消费支出,因此按照相关规定,依据重庆市市民的平均每人每年消费性支出来核算。三口人,一共33万。

  文强儿子出国留学支出。2001年,文强的儿子文伽昊赴加拿大留学,按照文强妻子周晓亚的供述,一共花了8万元。

  3套房子装修支出。依照周晓亚等人的供述,1998年,文强一家装修了一套房子,包括置办家具、家电等,一共花掉了36万左右;2005年,又花掉了7000元,简单装修另外一套房子;其后,当拿到另外一套房子后,除了豪装之外,加上买家具、家电,周晓亚大方投入了100万。

  购买轿车支出。2001年时,周晓亚买了一辆别克轿车,花了24万,这辆车主要给其弟弟开,用来送她上下班;2006年,周晓亚又花10万元,买了一辆雪铁龙。

  “嫖娼”支出12万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公诉人出具了一份文强的庭前供述显示,在盘算家中的支出时,文强嫖娼竟然支出了12万。公诉人话音刚落,旁听席上一片唏嘘之声。

  被告席上,文强随即举手示意,表示有话要说。“不能说是嫖娼,”文强表示,他不否认这是他曾经对侦查机关说的,但解释道,这是涉及还没开庭的他涉嫌强奸罪的部分,不能定义为“嫖娼”。此前,公诉机关起诉2007年,文强曾在酒后强行与一名女大学生发生性关系。这笔钱是给了这名女大学生了,却被侦办人员定性为“嫖娼支出”。

  但在前日文强的庭审中,检方出具了相关文强常去娱乐场所老总的供述,文强在这些场所消费基本上都是随行人员买单或者干脆免单。白宫夜总会的老总岳宁便供称,给文强免单过10多次,每次消费都是四五千元左右。联系到此前公诉方出示的相关证据:有多位小姐称:和文强发生不正当关系之后,文强每次出手都很大方。有媒体同行据此开玩笑表示:“小费都给了12万,收起钱来不眨眼的文强还真大方。”

  老婆偷偷转移家财

  检方昨日出示的相关证据显示,文强这对夫妻在多年前便已貌合神离。文强的妻子周晓亚更是在6年前便开始转移家财,以防哪天和文强离婚后人财两空。

  2006年,周晓亚拿40万元给弟弟周泽新,让其代为保管;2007年11月,周晓亚又拿出50万元,让弟弟拿去放点高利贷;2009年,她再次拿出50万给弟弟,以其名义购买信托投资。

  周晓亚的供述解释了她的动机。据周在专案组的交代,早在多年前,她就知道文强在外面有了女人,因此夫妇俩感情名存实亡。她知道文强有大量的钱财并未交给她,担心哪天和文强离婚后分不到多少,人财两空。从2004年起她就陆续将大量人民币、美元、港币、欧元、澳元等资产分批交给弟弟保管。

  除了现金之外,周晓亚还背着文强花12万余元以表弟的名义买了一套房。对此,文强均不知情。

  文强回应

  突然想起张君案的高额奖金

  在对文强合法收入进行举证时,公诉机关称,文强1992年从巴南调到重庆市仅身揣35万现金,这笔现金他的妻子周晓亚并不知道,是文强的“私房钱”。而且,文强把这些钱都“藏”在了办公室里。然而,当时周晓亚称,她来重庆的时候存款只有2万元。

  检方指,从1992年至2009年间,文家总收入折合人民币175万余元,即使加上银行存款利息、股票收入和放贷利息、家中其他来源的贵重物品、房产以及周晓亚经营公司所得等折算价值,文家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也不过折合人民币406万余元,这和3000余万元的家底实在差额巨大。

  由于这些数字关系到不明财产来源罪的认定,一直称自己记性不好的文强此时可谓锱铢必较,他不断辩解自己的工资卡除了交通银行卡之外还有光大银行卡,并把进账算到了极致——在庭上他突然提出自己在破获张君案时领到了一笔奖金,“我今天中午才想到,类似的大案破获后我都能领到一些奖金,这是我的失误。”甚至,他还突然想起了自己发表论文的稿费。

  将列清单说明贵重物品来源

  对于公诉方计算出来的雄厚家产,文强不怎么认账。他当庭表示,检方对在他家扣押的贵重物品估价过高。其辩护律师向法官提出要求,鉴于文强记忆模糊,应让其仔细回忆并列出这些贵重物品的来源,以期将其计算在“合法家产”之内。审判长当庭允许。

  和此前一样,文强对那幅估价达364万的青绿山水画相当不满,认为检方的估价过高。检方回应到,在文强家中查获了3件唐卡,本来鉴定机构鉴定价值为31万元,但文强自称每件仅花费一两千元,考虑到有可能是低价购得的高价格物品,也可能是购买后实现升值,因而按购买时候的价值计算。

  文强还辩称,自己有收藏名酒的习惯,到重庆市公安局工作之前,就搜集了几百瓶酒。他记得有相当一部分五粮液上世纪80年代他就有了,但这些五粮液、茅台和洋酒却都是按现在的价格来计算的。10年前茅台才几十上百块钱,现在都1000多块了,这样计算对他不公平。他认为,鉴定价值应该以他人送出或自己购买的时候为基准时间。

  文强辩称,别人送给他酒时,都是一箱一箱送的,但专案组拿照片让他辨认是谁送的时,拿来的却是一瓶一瓶酒的照片。相同品牌的酒当然都是相同的,这让他如何辨认得出是谁送的?

  对于16处房产,文强则矢口否认拥有其中的大部分,“我只知道公安局的福利分房,其他的房子我都不知道在哪儿。”文强在法庭上辩称,当初是警方拿到房子的照片让他辨认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很多地方有房产。

    澄清误传

  案发时文强儿子不在国外

  过去媒体盛传,文强被双规后气焰嚣张,拒不交待,后来得知其在国外留学的儿子回国了,态度才发生180度大转变。昨天检方提供的文强儿子文伽昊(原名文国周)出入境资料表明,文伽昊是于2001年2月12日从首都机场到加拿大留学的,但因在国外不习惯,在加拿大“留学”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回来了,留学期间花了8万元。后来文伽昊还在重庆开网吧,但没赚到钱。这表明,文强被双规时,文强的儿子并不在国外。

  蓄水池里找到的赃款没有2000万

  过去媒体盛传,文强的老婆曾带领专案组人员到一处赃款窝藏点——位于机场高速公路边的一个深水鱼塘,在鱼塘的淤泥里花了两天工夫捞起一大捆用油纸层层包好的钱。当时消息称,挖出来的赃款近2000万。

  昨天检方出示的证据表明,被转移的钱款藏在周晓亚弟弟的远房亲戚曾家英家4楼楼顶蓄水池的一个背包中,钱款共计人民币115万元、港币57万元、欧元1万多元和澳元0.58万元,远没有2000万那么多。

  仙女山别墅不值3000万

  过去媒体盛传,文强在武隆仙女山上的“双子别墅”,占地近20亩。环境优美、装修奢华,甚至有刘备永安宫的石碑“镇宅”,估计不低于3000万元。昨日的庭审,根据检方提供的证据,仙女山“双子别墅”并非文强一个人的,而是文强的老婆周晓亚和她的好友周红梅各自出资兴建,每人一套,占地为14亩,买地花了50万元,建房花费为153.896万元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