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团郑州站

进行中纽头粉面单人餐

纽头粉面单人餐

仅需1元,(到店另付12元)可尊享原价17元纽头粉面单人餐,麻辣牛肉面(粉)香辣牛肉...[详细]

马上购买

男子赡养同村孤寡姐妹 三十年不外宿(图)

2012年05月20日08:24      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转发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刘黑陪刘妮在散步张攀摄刘黑陪刘妮在散步张攀摄
刘黑在给刘妮洗脚张攀摄刘黑在给刘妮洗脚张攀摄

  中新网驻马店5月19日电(汤荔 汪雪)在河南驻马店上蔡县,人们经常会看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骑着三轮车带着自己九十多岁的“母亲”行走在县城的道路上,老人不时停下来,指着路旁的建筑给“母亲”讲解着。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母亲”叫刘妮,老人叫刘黑,这对“母子”其实并无血缘关系,刘妮只是刘黑同村的一位孤寡老人。

  今年92岁的刘妮是驻马店上蔡县齐海乡班庄村人,此前还有一个姐姐叫刘灿。两人都无儿女,丈夫去世后,两姐妹就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30年前,刘黑从驻马店电业局调到上蔡变电站任站长。到变电站没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刘黑回到家乡班庄村,见到了刘灿、刘妮两姐妹。

  “当时,70多岁的姐姐瘫痪在床上,妹妹也已经60岁了,每天还要挑水、洗衣做饭,照顾病人,家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有经济来源,几乎都没法生活了”。看见老姐妹两个人的情况,刘黑决定将姐姐刘灿接到自己家里照顾。

  当时刘黑家里除了妻子、4个孩子以外,还有自己的父母和岳父岳母4位老人。电业局为了方便职工生活,在紧邻着变电站工作区域的地方给职工建了生活区,刘黑一家就住在三间30多平米的瓦房里。刘灿到来后,刘黑带着妻子孩子六人挤进了一间房里,把其他房间让给了五位老人住。后来,刘黑的母亲去世后,刘黑又把刘灿的妹妹刘妮也接到了家里。1988年,刘黑的弟弟因为一次事故下肢瘫痪,也被刘黑接了过来,照顾两年直到去世。

  刘黑的二儿媳冯会霞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到男朋友家里看见的情景。三间瓦房,家具简陋陈旧。一间厨房摆了一张床,一间带套间的大房间摆了4张床,还有一间摆了3张床。大房间里,有4位老人正围坐在一起看电视,还有两个人躺在床上挂着吊针。

  “刚开始很吃惊,还以为他们家是开敬老院的。”冯会霞说。后来,刘黑的二儿子刘全民告诉冯会霞,正在输液的大大奶和二叔,看电视的是二大奶、爷爷、姥姥、姥爷。并且向冯会霞解释了大大奶刘灿、二大奶刘妮和自己家的关系,冯会霞很感动,很快就答应了刘全民的求婚。

  家里一下子有这么多人,让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显得很是拮据,刘黑让没有工作的妻子回老家种地,自己一个人边工作边照顾老人和孩子。为了几位老人,他学会了打针、缝衣服、做饭。每天坚持给瘫痪在床的刘灿翻身,擦洗,为她端屎端尿,背她出去晒太阳。卧床8年,刘灿没有生过一次褥疮。院里的两根绳子上挂满了老人换洗的衣服、被子、和大大小小的尿布。

  “家有老人不远行。”刘黑为了照顾老人,30年来,刘黑从没有一晚在外留宿,几乎没有参加过同事和朋友的聚会。 1996年至2008年间,刘黑的父母和岳父母先后去世,平均年龄85岁。刘灿也在刘黑的悉心照料下,安然地度过晚年,终年84岁。

  “照顾老人很累,但是那时候就是觉得很充实,现在老人一个个都走了,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如今,63岁的刘黑和刘妮生活在一起,妻子在北京大儿子处照顾孙子。为了照顾刘妮,刘黑和妻子已经分居18年。

  “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二大奶是我们站长的亲妈。”变电站的职工李光伟回忆说。

  为方便老人生活,刘黑把卫生间的蹲便改为坐便,把老人家泡脚的搪瓷盆换为木盆,每天晚上为老人家洗脚、按摩。刘黑还经常给老人梳头、剪指甲、捶背,陪老人聊天。2004年11月,刘黑还特意带着刘妮来到她向往已久的北京城。

  现在,92岁高龄的刘妮身子骨十分硬朗,眼不花,耳不聋。还常到刘黑种的二亩蔬菜大棚里拔草。她常对人说:“要是没有黑子,俺早就烂在泥里了。”刘黑却总是憨憨一笑:“我们上蔡是重阳之乡,孝敬老人是应该的。”(完)

分享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