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正文

郑州外来妹同时交往五个男人 诈骗百万获刑20年

来源:河南法制报 2012年9月21日 07:46【评论0条】字号:T|T

  她不妖艳夺目但落落大方,她气场强大却温柔似水。

  提审她的女检察官觉得若不了解案情,她会相信她诚恳表情下的每句话。

  法官觉得她思维清晰缜密,在庭审中懂得主动控制话语,绕开主要矛盾淡化罪责。

  和她同时交往的5个男人,从理发师到政法干警,都愿意为她奉献工资、存折、汽车、公司,甚或婚姻做期许。直到职务侵占案发,依然有人对其念念不忘。

  这个自称“80后”,来自黑龙江一个偏远县城农场的“75”年女子,16岁开始混迹郑州,从服务员到自诩“杭州某建工集团老总妹妹”并与高官交往甚密,游刃于各种复杂关系。

  这个谜一样的女人,2010年因职务侵占获刑12年——这并不是她的最后结局。

  近日,在狱中期待减刑的她因为涉嫌诈骗再次获刑,法院合并判决其有期徒刑20年。

  诈骗准亲家百万

  2007年7月,通过儿子李华(化名)的女朋友王馨(化名),李军(化名)认识了王馨的妈妈谢红(化名,后来得知是王馨的养母),几个月后,李华告诉父亲说谢红能办土地证。当时,李军正有一块地需要办土地证,就在给儿子说亲的时候提起此事,谢红说王馨的父亲是郑州市一个区地税局副所长,还说她在航海东路东开发区买了一套房可以让李华与王馨结婚用。同时她还说,等两个孩子毕业后可以到她房地产公司干。

  在随后谈到的办理土地证问题上,谢红说她先要与北京的老大联系一下问问办土地号的事好办不好办,具体拿多少钱要等她与老大联系好后再说。至于老大叫什么名字,谢红称保密。

  一个月后,谢红说已经与北京的老大说好了,让李军把土地租赁协议、规划图给她,同时让他准备100万元用于到北京批地号给别人送礼。由于资金紧张,李军只能拿出60万元,谢红讲她的公司可以帮他先垫付40万元,等事情办成了再由李军连本带息还给她。

  2008年1月29日,谢红给李军打电话说她从北京回来了,并说地号已经批好,到5月份市土地局就可以将土地证办好。

  然而到了5月份,谢红又说省土地局换领导了,需要用10万元去省土地局送礼才能接受北京的土地号。2008年5月15日,李军给了谢红10万元现金。

  一个月后,谢红再次要求李军拿12万元作为办建筑资质证和设计图纸的费用,李军将手头的10万元交给了谢红。过了没多久,谢红又让李军拿出30万元办资金证明。随后,她又以办文物钻探证、地质钻探证和安保证,给土地局、规划局、市委和房管局送好处费等为由拿走李军几十万元。

  之后,谢红的“好消息”不断传来,直到她杳无音信。最后,李军看到了司法部门对谢红的逮捕通知书。

  此后,李军还聘请律师到看守所,试图询问土地证的问题,谢红仍然坚称此事能办,并要求李军继续将剩余的20万元给办事人,称11月底土地证的事就能办成,结果到时间仍然没有任何信息。

  2012年,谢红因职务侵占获刑12年,李军这才意识到自己确系被骗,随后报警。此时,李军已经被骗137.49万元。

  李军说,他之所以那么相信谢红,是因为他一开始知道谢红的丈夫是国家干部,她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和自己的儿子谈朋友,这样的一个家庭应该很可靠。并且她还说有几套房子是她的,她还有公司,想着即使办不成了也有东西可以补偿。

  “玩转”男友公司

  李军的意外与江华(化名)的痛楚有几分相似,江华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公司,被谢红侵占了50多万元,80多万元资金不知去向,公司最后破产。

  2005年7月,经郑州市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经理王东(化名)介绍,江华和谢红认识了。谢红面容清秀,身材娇小玲珑,说话柔声细语,江华对她顿生好感。

  得知江华正经营一家做配电工程的公司,谢红告诉他,自己的哥哥是杭州某建工集团老总,可以帮助江华的公司联系一些配电工程。江华一听,向谢红要了手机号码。

  一天,谢红准备去看牙。她在路上行走时,被开车路过的江华看见了。他招呼谢红上车,然后带她去看牙。此后数天,江华每天都给她发短信,询问牙疼之事。二人关系很快升温,随即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5年11月,江华任命谢红为公司总经理,负责财务和日常工作。自此,甚至包括江华在内公司人员的开销费用,都必须由她签字后才能报销。

  一个月后,谢红带了一个中年男人来到公司。她向江华介绍,这个男人叫王伟(化名),是她“小哥”,想借公司的伊兰特轿车开几天,江华同意了。几天后,江华告诉谢红借去的车该办理年审了,谢红答应说让王伟去办。江华没多想,就让谢红带着公司的印章去了。过了几天,江华找谢红要车,她说等王伟买了车再还回来。一连几次,谢红都找不同的借口不还车。直到2006年6月,谢红离开了公司,这辆车仍然没有归还。

  谢红同时开走的还有江华公司一辆价值26万余元的北京现代途胜越野车。这辆车是江华公司于2006年4月购买的,付完车款后,谢红说需要公司印章去办理入户手续,江华就把印章交给了她。车牌上好后,谢红就很少来公司上班了,但车一直由她开着,公司印章也在她手里。很长一段时间,江华都联系不上她。

  2006年5月,江华无意中发现了这辆越野车赶紧将其拦下,发现后座坐着谢红和王伟。一气之下,江华将车钥匙拔下。谢红报了警。民警来后,发现行车证上车主的名字赫然写着“谢红”。

  随后,江华发现公司一些资金不知去向,要求和谢红对账,但谢红拒绝了。江华要求她还车,发现人已经不知去向,江华遂到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区分局报案。

  但此时谢红已从人间“蒸发”了。警方遂对其进行网上追逃。

  职务侵占给“准丈夫”买名表

  2008年9月,谢红在连云港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登记入住时,被发现是郑州警方网上通缉的逃犯,被抓获押回郑州。

  待警方找到江华后,江华才知道,自己的两辆车早就易主了——谢红将伊兰特轿车过户到王伟名下后,以6万元价格卖给别人;现代途胜也以18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随后,谢红花了12万元给王伟买了一辆长安铃木天语。

  更让江华难以接受的是,王伟根本不是谢红的“小哥”,而是她的前夫,而此前,谢红一直称自己未婚。

  到案后,谢红辩称,2005年,她借给江华6万元,江华打了借条,注明30日内归还,如不能按时归还,就将车抵偿给她。到了归还日期时,江华没钱还债,就将伊兰特轿车抵偿了。至于那辆越野车,谢红解释说,江华向她借了20多万元,2006年4月,她想买辆车,要他还钱。江华答应还钱,但说新成立的一家公司申请办理电力安装资质需要一些购置资产发票,告诉她买车后将发票开成公司名字。她同意了,江华直接转账22万元到车行,给她购买了这辆车,算是还给她钱。

  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实际情况是,按照财务制度,江华从公司支取钱款需要写借款条,而谢红在公司主管财务,借条上必须有她的签字才能生效。谢红所谓的借条就是这么来的。

  按照谢红的解释,她“借”给江华的钱是1992年以来自己打工挣的。她还向警方提供了两张信用卡,说江华需要钱时,就用这卡刷。

  但警方调查后发现,进入江华公司前,谢红名下的这两张卡里根本没什么钱,进入公司后卡内才不断有大额资金进账,并且这些资金进账时间与其从公司取现时间基本吻合。其中一张建行卡显示了几笔数额较大的交易:2006年4月19日,该卡存入20万元,5月11日消费了10万元,5月24日消费了6.85万元。警方调查后发现,当时江华公司与另一家公司签订了承建供配电工程的合同。时任公司总经理的谢红谎称已与郑州市电业局达成协议,由其来承建工程可以省钱,但公司需先交20万元材料款。最后,江华公司将钱打入谢红账户。

  让江华没有想到的是,谢红竟用这笔钱中的10万元预订了一辆宝马739。之后,她并未购买此车,于次年将订金取走。

  而消费的6.85万元,谢红竟用于购买一块劳力士手表送给王伟作为结婚礼物,结婚不久二人又离婚了。

  2008年12月11日,案件移送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建议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调查谢红在所有银行的账户。调查结果显示,进入江华公司前,谢红在这些银行没有开户,或是开户但几乎没有存款。她账上有大额资金进账,是在她进入江华公司后。她借钱给江华的谎言自然被戳穿了。

  在男人之间“长袖善舞”

  让检察官连呼意外的是,谢红除了浮出水面的两任丈夫和一个男友外,她的背后还站着两个“80后”男人。

  侦查中警察发现,谢红手里有一张银行卡户主是“邓江(化名)”。经查,邓江是郑州市公安局某派出所一个“80后”民警,2007年8月,他在一次出警时认识了谢红,两人交往了一年多。

  相处中,邓江在谢红家里见到一个一岁小男孩,见邓江一脸疑惑,谢红说是她收养的小孩。后来,邓江见过几次谢红的前夫王伟,谢红介绍王伟是她“哥哥”,那个小男孩是他儿子。

  虽然她言语颇多矛盾之处,但被爱情冲昏了头的邓江并没有细究。一天,谢红提出要用他的身份证办张建行卡,邓江答应了。过几天后,谢红带他去车行买了辆皇冠轿车。刷完30多万元后,她让邓江签字。

  直到谢红被立案侦查后,警方找到他调查时,邓江才知道,谢红一直在骗他。然而,让人费解的是,谢红被羁押后,这个警察还给她送衣被,两人还情意绵绵,书信往来。谢红给邓江的信中,一口一个亲热的“江”。

  更令人无法猜想的是,谢红此前和一个叫范文(化名)的“80后”理发师关系暧昧。谢红拿走了范文的工资卡,里面有5万多元钱。一年后,卡还到范文手上时,只剩下2000元了。不久,范文想单独开理发店,向她提出借2万元。2006年4月15日,谢红把他带到江华公司,拿出一张空白借据,让他填上,然后自己在主管人员一栏写上“同意借款”。

  外来妹的“情感之路”

  在提审中,谢红称自己出生在黑龙江甘南县的一个农场,出生时母亲大出血去世了,她从小到大没见过父亲,后来她跟着三姨过,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可以说受尽屈辱。

  她说自己16岁时一个人从黑龙江到郑州,一开始在火车站附近的饭店做服务员,因为很能喝酒,老板就让她到前台当经理。她16岁时同她的第一任丈夫相遇并交往,虽然一个是打工妹一个是领导子弟,但两人最终结合了。而谢红称因为老公和另一个女人好上了最终选择离婚。

  谢红哭着说她对江华是真心的,江华对她也很好,后来他和公司的一个女人好上了。她曾要求和他结婚,但他不同意,而且“每次找我时脾气都不好”。

  谢红和江华谈着恋爱,却最终和王东结婚,“因为他对我很好,帮了我儿子很大忙,我很感激他”。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