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正文

洛阳顶级儿科专家坚持开低价药 所开药全国最低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2012年11月20日 07:30【评论0条】字号:T|T

毋剑梅在给患者看病毋剑梅在给患者看病

  河南商报记者 王向前 文/图

  不知道她是不是唯一的,但她肯定是稀缺的。

  作为洛阳市儿科医疗领域的顶级专家,她开的处方却是洛阳市,或者说在目前全国医疗行业里,最低的。她即是洛阳市妇女儿童保健中心(以下简称洛阳市妇儿中心)儿科专家毋剑梅。

  她的行为,是否为同行所容?是否被医院接纳?她又是如何与自我利益作斗争的?

  “偶像”毋剑梅

  15日上午,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亮相。中午12点半,毋剑梅对这一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大事,还知之甚少,没有空闲去关注这方面的动态。

  她甚至连下班的时间都延迟了半个小时。她很忙。从上午上班到中午吃饭这段时间,她的诊室外面候着一个又一个病人。

  他们都在等她。

  “我们只想让她看病。”家住洛阳市安乐镇的孙阳听说记者打听毋剑梅的情况,很是热情。他说,他家距离医院有四五公里,家附近也有医院诊所,但这几年孩子头疼发烧,他都来找毋剑梅。

  “她给孩子看病,态度好,药费也低得不得了。”刚拿着处方从诊室出来的傅会利更是毋剑梅的“超级粉丝”,两个双胞胎儿子,毋剑梅分得清清楚楚。

  她生病的儿子傅方强坐定,毋剑梅诊断间隙,不经意问,孩子额头怎么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傅会利说,在学校调皮碰伤留下的疤。

  “我孩子病了,也都是找毋大夫。有时候来找她看病打车的费用,都远远多过医药费。”傅会利说。

  感冒发烧,药费2.03元

  毋剑梅的事迹,以“小处方”闻名。真耶?秀耶?

  11月15日上午,洛阳市妇儿中心人头攒动。记者跟随患者家属孙阳进入毋剑梅的专家门诊。

  挂她的号,费用5.5元,5元钱诊断费,0.5元挂号费。

  孙阳的小女儿发烧,毋剑梅一番诊断,说孩子没大问题,不用担心。开处方前,毋剑梅问,家里有什么药?孙阳说,护彤(一种治感冒药)。

  处方出来了:次苍片、潘生丁、复合维生素B片、多酶片。

  毋剑梅叮嘱,配合家中的护彤服用,并且要注意孩子的护理,对孩子的护理有时比药还管用。孙阳不放心,问用不用输液,发烧好几天了,几个月前孩子还得过肺炎。

  毋剑梅看了看他,说,输液有什么好的,该输液时我自然让你输了,花那冤枉钱干吗,再说输液也是输一些激素,对孩子不好。她让孙阳先喂孩子吃这些药,吃完后病情不好再来找她。

  拿处方到交费处。“共2.03元。”收费人员说。傅会利的药费也只比孙阳的贵了0.63元。经诊断,傅方强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给出处方:潘生丁10片,复合维生素B片30片,头孢氨苄胶囊2板。

  傅会利对这个处方有信心,说,别看药便宜,可都很管用,她是医院的专家,孩子吃她的药,每次都治好了病。

  医院缺钱,却允许她存在

  记者说明来意后,毋剑梅不好意思:“采访我有什么用呀!医疗体制大环境下,一个人两个人这么做,没什么用的,改变不了什么。”

  直到中午一起吃饭,她还坚持这个观点——她的行为别人是不会学习的。

  现行医疗体制下的医院,也不会鼓励所有大夫像她那样去开处方。照她的话说,“如果都开小处方,医院早关大门了。”

  具有公共服务属性的医院,中国在改革开放后让其在市场化道路上“脱缰”,使得看病贵、看病难、以药养医等现象日益严重。

  北京大学医改专家刘国恩教授说,医院利润通常约40%来自卖药,还有40%至50%来自诊断和治疗,不到10%来自政府。

  这在洛阳市妇儿中心同样存在。

  该中心成立于1953年,是河南省市级医疗机构中唯一集妇女儿童系统保健、疾病防治、教学科研为一体的三级妇幼专科医院。

  妇儿中心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郭俊惠介绍,即使如此一所医院,现在洛阳每年给医院的财政补助才80万元,对医院发展来说杯水车薪,且这个补助标准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水平上。

  但医院的原则是:该挣的钱可以去挣,不能挣的钱,坚决不能拿。去年,医药收入占医院总收入36%左右,低于规定值4个百分点。

  因此,30多年来,他们一直支持毋剑梅的行为。

  郭俊惠说,不久前,在对门诊医生处方的统计中,毋剑梅的单张处方均额只有16元,总是全院处方金额最低的医师。

  洛阳市妇儿中心主任王茅帅说,虽然单张处方平均费用低,次均住院费用低,但是患者口口相传,良好口碑给医院带来了持久效益。

  工资不多,却不追逐利益

  小处方的毋剑梅,成了医院的金字招牌。但医院一工作人员说,这样的人,只能是例外,每个大夫都如此,医院不会同意,大夫个人也要蒙受重大经济损失。

  学者汪丁丁曾说,与创造的价值相比,中国医师的合法收入很大程度上偏低,这催生大量灰色交易,导致医师通过手中处方权获得补偿。

  据调查,一位内科医师从处方药中获取的各种回扣大约占其总收入的80%。这也是看病贵居高不下的根源。

  可毋剑梅拒绝了这80%的丰厚收入。她说,到现在,她没有拿过一分钱药品回扣,也没有违背良心开过一种不该开的药。

  “药品利润都在新特药上,”她称,“我开的药都是极普通的药,便宜,疗效又好,实在必须用,才开新药。”

  其实,这些药都在国家的基本药物目录中,各医院都有,但同类药性的药品种多,一些大夫并不愿用这些便宜的药。

  作为洛阳市顶级的主任医师、儿科专家,不拿药品回扣的毋剑梅能领多少工资?毋剑梅说,扣除杂七杂八费用,拿到手的有4000多元。

  她说,爱人也在洛阳一家军队医院,两人工资加起来,一个月一万多元,足够花了。曾有药商找到她,给她塞红包,点明回扣的事儿。出于礼貌,她应付道,药品介绍放这里,需要的话,自然会用。

  可实际上,毋剑梅从来不用,用的还是那些基本药物。“能一块钱治好的,为啥要让患者花十块?”

  她的原则是,用药必须根据诊断。一毛钱能治好不要用一块钱,一毛钱治不好,也可以用一块钱。

  曾有药商塞给她500元钱,她死活退不掉,最后交给了科室。慢慢地,她的“绝情”在药商中流传,没人再去她那里碰钉子。

  药剂科科长程宇说,毋大夫开的一些基本药物,很难采购的,都是到全国各地去买,药厂其实也不愿生产这些药,利润太低,药厂热衷新特药。

  “错不在医生

  而在现行制度”

  就在洛阳争相传诵毋剑梅事迹的时候,11月17日,2012医院院长高峰论坛在武汉举行。中华医学会党委书记饶克勤认为,医患冲突根源在于公立医院“灵魂”公益性的缺失。

  数据显示,2008年~2011年,医生遭遇暴力袭击从3.7%升到4.5%,语言侮辱从22.1%升到27.3%,其中一些恶性案件更是举国震惊。而公立医院“灵魂”公益性缺失的表现之一,即医生、医院从药品中获得的层层收入。

  毋剑梅说,我理解他们的行为,不是每个人都看淡金钱的,“我的病人,有些人让他住院治疗根本不多余,但我没让住,只开了几天药。”

  “错不在医生,而在现行制度。”在她看来,与国外相比,中国医师的合法收入太低,医院的财政补助太少。

  体制改革前

  她只能是个“传说”

  “一个病人,我200元钱治好病,其他人5000元钱治好,你说谁的技术好,谁对社会的贡献大?”毋剑梅反问,“对医院来说,你说它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另外一个大夫?”

  洛阳市妇儿中心信息宣传部主任李万江说,医院如果没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毋剑梅这样的大夫是没法生存的。

  医院展开了向毋剑梅学习的活动。

  然而,大多数的医生,还是要受体制束缚,还是要面对生活压力。

  一位大夫说:“很多医生要顾及科室效益,要顾及家庭生活,不可能像她那样超脱。”

  基于这些认识和现实,毋剑梅说,宣扬她的做法于事无补,根本做法还是彻底进行医疗体制改革,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实行管办分离、支付方式改革和医药分开,建立有序医疗体系。

  这一天会远吗?

  在这一天没到来前,毋剑梅只能是中国市场化医疗市场的一个传说。

  “过几年,她退休了,像她这种做法的人,洛阳不但没有了,整个中国,估计你也很难再找到第二个。”毋剑梅的一位同事评价说。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