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浮生记>正文

洗脚妹月薪八千难招最怕被乱摸 多来自河南等地

A-A+2012年12月24日07:53舜网-济南时报评论

最怕被乱碰乱摸最怕被乱碰乱摸

  我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夜晚,白天是段难捱的时光。

  我为这个城市付出很多,换来的尊重相对较少。

  我青春靓丽,收入很高,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也很好,不过,我仍然只是个过客。

  我是灯红酒绿下的洗脚妹。

  尊重我,别骚扰我。

  ……

  调查

  “足疗4个,泰式一个。”开工前,洗脚妹王春艳拿出本子,在上面记下前一天工作情况。在翻开的一页上,记者看到她统计的工资“9月份5339元,10月份3862元,11月份4830元”。

  相对于7年前,济南洗脚妹的收入涨了四五倍。另一个摆在足疗店面前的普遍难题是:月薪8000元却招不到工。

  这只是一个缩影。在当前国内一些地方的就业市场上,一方面大量缺乏技术工人;另一方面,城市中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人不愿意学习技术,更不愿意从事“蓝领”工作,以至于产生“博士硕士满街跑,技工技师无处找”的现象。

  洗脚妹收入噌噌往上涨

  王春艳是富侨休闲保健会所历山路店的足疗技师,就是大家常说的“洗脚妹”。9到11月挣了14000多元,王春艳对自己的收入还算满意。她说:“现在新店刚开业,客源在逐渐增加,收入还会增加。”

  罗晓莹是富侨休闲保健会所历山路店经理,她和自己的技师团队2006年从四川来到济南,之前在这个行业里已摸爬滚打多年。说起几年来的变化,罗晓莹很感慨:“现在技师收入比2006年翻了好几番,平均一个月四五千元。2006年刚来时,技师的保底工资是1200元。当时有个技师一月拿到2000多元,高兴得不得了,接着就给家里打电话报喜。”

  “这几年我是眼看着工资噌噌往上涨,现在保底都四五千了,干得好每月都过万。”为此罗晓莹还经常拿公务员老公开玩笑,“你还上什么班啊,直接来我店里给人洗脚吧。”

  富侨足道解放路店店主李荣介绍,店里技师的平均收入在5000元左右,多的能拿到八九千元,少的也得3000多元。“这几年工资涨得太快了,从2006年刚来济南的1000多元一直涨到现在。这一点从技师的提成就能看出来,从每次8元到12元再到17元、18元,现在是30元。”

  “因为是包吃包住,所以除了给员工租房子,还要请专门的厨师。”一足疗店店主王光友算了笔账,他给员工租的房子是每月1300元,住4个人,再加上吃饭及厨师费用,光吃住每个技师每月至少需要1000元,“工资四五千,加上吃住实际上就是五六千。”

  记者混入足疗交流QQ群

  扮店主两天多没人搭理装技师一分钟10条私信

  12月初,记者先后以店主和技师的身份进入两个专业足疗交流QQ群中。两天半时间,先以店主身份打了十几条广告,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后以技师身份打广告,不到一分钟就收到十几条私信。“北京急聘足疗技师,SPA芳疗师,单飞、团队均可,高提成,高待遇!”“武汉高薪招聘足疗技师,月薪4000-6000元,补贴2000元。”“重庆富侨沐足旗舰店招收足疗女技师月薪3500-6000元。”“山东菏泽招聘女足疗技师每月3800元,可接送报销路费。”一进QQ群,各种招聘技师的广告扑面而来。除了偶尔有人转发一些荤段子外,其余的信息几乎都涉及招聘。

  12月10日至13日,记者以济南足疗店主的身份发布招聘信息,提供的待遇比群里其他招聘高一些,但没有收到一条回复。

  12月10日晚9点左右,记者用另一个QQ号加入这两个群,以女技师的名义发布求职信息。刚发布,“消息提示”就不断闪烁,在不到一分钟,记者收到10条私信。有些信息里提出的条件相当优厚,北京一家休闲中心的信息中,提出保底每月8000元、补助2000元的条件。

  月薪8000元招不到好技师

  夕阳透过窗户洒在桌上,茶杯上的热气正逐渐散去,桌边是一张焦虑的脸庞。张荻秋是济南一家足疗店的老板。她喝了一口茶,“月薪5000到8000元,还是招不到技师。”该店的技师有20人的缺口。

  目前,“技师荒”成为济南足疗店普遍的问题。

  招聘是足疗店“永远的痛”

  今年6月,张荻秋投资几百万开了一家足疗休闲中心。开店前,她做了几次摸底,“当时的调查显示,济南有很大的客户群体,一般好些的足疗店每天都排队”。她憧憬着新店开业后会顺利带来收益。

  然而,残酷的现实给了张荻秋当头一棒,没技师,让她的店始终难以满负荷运转。“我的店有20多个房间,需要30多个技师,但现在店里只有十来个。”从开业至今张荻秋在多个媒体上打了数次广告,始终招不到人。“月薪5000到8000元,包吃包住。但到目前只有两三个人联系过我,最终还都没能过来。”

  遭遇“技师荒”的不只是新店,一些老店也如此。2006年李荣从老家成都带着一个完整的团队来济南。无论是规模还是效益,这家店在足疗圈子里都算得上大店。“我们随时都在招聘,招聘是这个行业永恒的主题。”李荣说目前他的技师稳定在70人左右,最多时曾达150人。“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技师流动性特别大,因为是老店,技师大部分是从老家带过来的,所以相对稳定。即便是这样,70多人的技师团队,仍有20多人不断流动。”李荣说,在济南有不少足疗店因为技师跟不上,开了没多久就关门了。

  济南洗脚妹多来自四川云南河南

  多位足疗店老板告诉记者,济南的洗脚妹,南方人较多,不少来自四川、云南相对贫穷的地区,除此之外,主要来自河南和济南周边。

  李荣的店现在有专职足疗技师50多名,来自四川的有30多名,另外20人,河南的有十几人,济南周边的七八人。与李荣的店一样,张荻秋的十几名技师也有不少来自四川。“不只是我们两家店,济南绝大部分正规足疗店的技师都是这个结构。”李荣说,现在“80后”尤其是“90后”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即使没有好工作,父母、爷爷、奶奶也能供养,足疗这个行业在很多人看来是“低贱”职业,很多人不愿意干,“但在四川、云南一些地区,生活条件相对差一些,每家几个孩子,很早就出来打工,选择这一行的相对多一些”。

  技师招聘背后有神秘人“操盘”

  罗晓莹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在她看来,出现“技师荒”并不偶然。

  “最大的原因还是在思想上,给别人洗脚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低等职业,谁愿意给别人洗脚或是让自己孩子给别人洗?”罗晓莹说。张荻秋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南方和北方不一样,南方相对开放一些,北方就保守。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在‘蜜罐’里长大的,能吃苦的不多,找工作也都挑挑拣拣”。

  “做我们这行的一般都不在家门口,怕名声不好。虽然我们也是光明正大地工作,但很多人在思想上还是有偏见。”王春艳说。

  “像娱乐圈一样,技师也是有圈子的。很多技师是被控制的,不是想招就能招得到。”张荻秋认为,有一群神秘的人操纵着很大一部分技师,这也是技师难招的原因之一。

  追踪

  绯闻、炒作、潜规则,一提起这些字眼,人们就会联想到娱乐圈。或许你想不到,在足疗行业里也有一个拥有特定标识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店主、技师、“技师贩子”,为各自利益明争暗斗。

  放下手中的电话,王光友喝了口水,之后是不断的叹息声,电话那头是专门介绍技师的“贩子”。王光友是济南一家足疗店的店主。说起技师,有说不完的委屈和无奈。曾经,一个15人的技师团队在一夜间神秘失踪,他连夜驱车几百里从河北“偷”来5个技师。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特殊圈子、一群神秘的人,圈子就是专吃保底工资的技师圈,神秘人就是“技师贩子”。

  一夜间15个技师神秘失踪

  今年3月,王光友正筹备开自己的足疗店。因为之前曾对这个行业有些了解,他需要找一些懂行的管理人员和技师。经人介绍,一个15人的技师团队跟他达成意向,一起筹备足疗店。

  “当时知道技师比较难招,下决心要留住这批技师,达成的意向是保底工资每人每月5000元,新店开业前3个月保底。”王光友说,因为店还没开业,这些技师都不用干活,但他还是每月给他们发一半薪水,“‘养’了这些技师3个月,直到6月份新店开业。”

  “新店开业的前几个月,是拉客源的时候,技师们比较清闲,但约定的薪水还是足额发放。”经过前期充分的准备,新店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客源也一天比一天稳定,正当王光友憧憬着很快就能收回成本,突如其来的一件事狠狠地闪了他一下子。

  “9月21日,新店开业3个月,与技师们达成的保底协议就在这一天结束,而之前一天刚刚给他们结清了薪水。”王光友说,就在这一天,15人技师团队一夜间神秘失踪,“之前一天他们还高高兴兴拿钱,认认真真工作,一点预兆都没有。”

  后来有朋友透露,这个技师团队在圈子里很有“名气”,他们就是专门吃保底薪水的,提前找好下家,保底期限一到立即走人,并不愿意出力工作。

  从消防通道“偷”来技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光友慌了神,赶紧补充新技师是首要解决的问题。一名技师告诉王光友,她认识5个技师在河北上班,只要能接出来,随时可以来上班。“我们开车跑了几百里,赶到河北。”王光友说,接这5个技师颇费周折,“人家店里也怕技师跑了,管理挺严,这几个人是顺着消防通道偷偷跑出来的。”

  折腾了一夜,王光友终于将5个技师“偷”回济南。让他想不到的是,刚到济南,技师就开始提要求,“她们要求前3个月工资保底,每月4000元,还要求每人3000元补助分3个月付清,介绍人要收每人500元的介绍费。王光友被迫答应。“后来这些技师连同介绍人,在吃完保底工资后也都走了”。

  开业5个月走了50个技师

  王光友的新店开业5个月,先后有50多个技师吃完保底工资后就离开。他简单算了笔账,在第一批技师身上总共花费36万元,在后来的5个技师身上花费7.75万元。

  “仅这两批人就从我账面上划走了40万多,其他走的技师情况也差不多,这50多个人就从我账面上划走近百万。”王光友说,因为新店刚开业,客源很有限,技师为店里带来的收益是有限的,“在技师身上,这几个月我赔了几十万”。

  风波渐渐平息后,王光友开始考虑以公司的模式管理技师,与技师们签订劳动合同。“签了劳动合同,按规定给技师交保险,对她们来说也是个保障。但是,技师都拒绝。”王光友说。

  记者问过十多名技师“愿不愿意签合同”,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愿意。来自四川的技师胡春芳说:“干多少活儿,拿多少钱,不想干了我就走,签合同太麻烦。”

  专吃保底工资的技师

  半年换3个城市4家店

  12月9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张玉新(化名)正对着窗口发呆。经过3次邀约,她终于敞开心扉。23岁的张玉新来自河南驻马店,她曾是一名专门吃保底工资的技师,今年2月到8月她曾随一个技师团队转战3个城市,先后在4家足疗店工作。

  张玉新说,今年年初她和家乡的几个朋友跟着一位亲戚来济南打工,之后便做起了足疗技师。“4月份,发工资前几天,领头的亲戚让我们提前收拾收拾,拿了钱就走。”张玉新说,凌晨2点多,两辆面包车停在了她们宿舍楼下,10多个人上了车,天蒙蒙亮时,她们来到了聊城,当天下午就在一家新的足疗店里上了班。保底工资结束的6月份,她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到了东营一家足疗店。

  “到东营后,在一家店里刚干了三四天,因为店里没有兑现领头人的人头费,接着他就带我们到了东营的另一家足疗店。”张玉新说,在东营呆了两个月,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去了烟台一家足疗店。

  记者了解到,如果客人点名要一名技师服务的话,这名技师可以从客人的消费中多提10元钱。如果在一个地方有了稳定的客源,收入和生活都会比较稳定,不用承受奔波之苦。记者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技师愿意跟着“领头的”到处跑吃保底工资。

  张玉新给的答案是:“其实就是因为吃保底工资工作轻松,不用下大力。有了保底工资,就不用太认真工作,不想干的时候就使点‘招儿’,比如故意惹客人生气,一般都会要求换人做。”

  操纵技师的神秘人

  介绍费、补助、薪水一点不能少

  这群活跃在足疗圈里的“技师贩子”到底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有着怎样的心态?连日来,记者几经周转联系到了两位专业的“技师贩子”。电话里这位“技师贩子”告诉记者,想要技师、团队都可以找,一个星期内即可到位,但是介绍费、补助、保底薪水一点都不能少。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数码|同城|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