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正文

商丘47岁农民脱衣当裸模 只为挣钱给儿子治病

A-A+2013年4月17日07:32大河网-大河报评论

第一次做裸模挣了100元,这位父亲扇了自己仨耳光。第一次做裸模挣了100元,这位父亲扇了自己仨耳光。

  记者 李岚 文 许俊文 图   

  核心提示

  家住商丘永城市双桥乡桑楼村的赵鹏,自患上血液病后,家里倾其所有为其治疗。昨天,其父赵长勇为了筹措医药费,到石佛艺术公社应聘裸体模特。此举打动了一名画家,当即表示聘用,为其画了一幅素描,并支付了100元的劳务费。

  赵父坦言,第一次做裸模后,嫌丢人的他扇了自己三个耳光,此举是为了吸引媒体关注才这样做的,实属无奈。

  经历

  儿子患上血液病 殷实之家一贫如洗

  今年19岁的赵鹏,早在8岁时,就患上了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

  “儿子得病前,我在村里开了一家采沙厂,每年能净赚5万元左右。”46岁的赵长勇说,家里还有十几亩地,每年种的粮食还能卖一笔钱,家里还算殷实。

  “儿子得病后,每天只顾忙着给他看病,采沙厂也干不成了,地里的庄稼也顾不上管理,只能望天收。”据赵长勇介绍,11年来,他和妻子带着儿子频繁出入医院,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家里的积蓄花光了,值钱的东西卖光了,亲戚好友借遍了。

  “以前儿子年龄小,医生建议进行保守治疗,所以一直靠透析、化疗和药物控制病情。”赵长勇说,随着儿子年龄长大,病情越来越严重。去年12月25日孩子住进省肿瘤医院,直到现在病情还不稳定。医生告诉他,孩子的病是良性的,如果进行骨髓移植,治愈率在85%以上。

  赵长勇说,在医院照顾儿子的同时,他为挣钱打了几份工。白天做保洁员,夜里给其他患者当护工,一个月下来,能挣2000元左右,勉强维持他和儿子的生活开销。

  “这3天因医药费无法及时支付,儿子的药都停了。愁得我吃不下睡不着,天天琢磨如何挣钱给儿子治病。”赵长勇说,在与病区的一名患者家属聊天时,对方告诉他,做裸体模特能挣钱,这令他怦然心动。

  举动

  第一次做裸模后 他扇自己仨耳光

  昨天上午10时30分,赵长勇手举一张写着“应聘裸模”的纸牌,在路人的指指点点下,红着脸来到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石佛艺术公社。

  由于不知道哪家工作室需要祼模,老赵一家一家进去打听。上午11时20分,老赵走进了画家王向荣的工作室。得知老赵的来意,王向荣放下画笔,与其聊了起来。旁边一名叫李火的画家,也帮忙“审核”老赵是否符合裸模的标准。

  “既然想做裸模,请把衣服脱下来吧!”老赵虽面露难色,但并没有迟疑,随即把衣服全部脱掉(如图)。

  王向荣和李火看了老赵的身体后,同意老赵做他们的模特。王向荣说,目前许多高校开办有绘画基础课,他除了聘用老赵外,将会尽力推荐给其他画家和高校,从经济上帮老赵一把。

  “做模特很辛苦,今天你先试试,看自己行不行。”王向荣让老赵自己随便做一个动作,然后保持不动。老赵做了一个叉腰的动作。站了十几分钟,他的额头开始冒汗。老赵说,为了儿子,再累也能忍受。

  40分钟后,王向荣为老赵画了一张素描。看着自己的裸体画,老赵有些羞愧,接过王向荣支付的100元劳务费后,他先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反手“叭叭叭”给了自己三个耳光。

  老赵叹着气说,作为一个农民,以前把脸面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可这次为了挣钱给儿子治病,只能豁出去了,“反正脸面也换不来钱,丢就丢吧!”他心存侥幸地说当初为给儿子看病,把电视机卖了,家里也没订报纸,所以老伴和85岁的老父,在家中是不会知道他做这种“丢人”事的。

  声音

  老赵:想通过裸模吸引媒体关注

  昨天下午4时,记者来到省肿瘤医院血液科病房时,老赵正拿着一沓催费单在发愁。此时,儿子独自在楼下散步。

  “我不想让他知道(做裸模)这件事!”老赵不愿记者与其儿子照面。他说,从本意来讲,他并不想当裸模,上午举着牌子去应聘,是想引起社会的关注,让媒体关注,从而获得社会的救助。他希望媒体也能关注到他们父子,让儿子顺利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医生:他是一位坚强、令人佩服的父亲

  昨晚10时许,记者联系上赵鹏的主治医生,省肿瘤医院血液科副主任房佰俊。房佰俊说,赵鹏是医院的老病号,单去年就住了四次院。每次都是钱花完了赵父带着孩子离开,等打工攒了点钱又住进来。这次孩子住院时病情相当严重,而且因患病时间长,已到了不做骨髓移植手术不行的时候,做这种手术大概需要30万元。虽然孩子有新农合,但对他的病来说是杯水车薪。他们科室的医护人员对父子俩充满同情,平时在生活上常接济。他们也很佩服赵父,认为这是一位非常坚强的父亲,对孩子不抛弃、不放弃,到处打工想办法挣钱救孩子,因此不管赵父做什么事,他们都可以理解并支持。

  市民:大多理解老赵的做法

  对于老赵的做法,虽有人表示反感,但大多市民认为值得同情。

  “作为一名父亲,想尽办法给儿子治疗,这没有错!”市民王先生认为,看到老赵脱下衣服做裸模时的那种无奈,他掉泪了。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一个思想极度保守的农民,是不可能当众脱下自己衣服的。

  “一位农民,能想到用这种方式自救,引起媒体关注,很可能是受人指点,但无论怎样,都值得大家同情。”画家王向荣说,他将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帮助这位父亲。

  延展

  国内频现“策划式”求助

  针对老赵做裸模的做法,一些市民认为他在作秀,是在上演苦肉计,说这是策划式求助,其目的是博取社会的同情心和关注度。

  记者上网查询后发现,类似的策划式求助方式,在国内许多地方频频出现。据《羊城晚报》报道,去年11月9日,一名赵姓女子带着身患晚期肿瘤、肚胀如孕妇的女儿,手持一块“我们不是骗子,她真的不想死,我该怎么办”的纸牌,在深圳的华强北商业区求助。此事经过媒体报道后,不到半月获得捐款11万元。事后,媒体披露这一次的“街头求助”是策划人所为,遂引起强烈争议。

  马上评论

  他首先是一个父亲

  □评论员 赵志疆

  46岁的赵长勇第一次做裸体模特后,反手给了自己三个耳光。他叹着气说,以前把脸面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可这次为了挣钱给儿子治病,只能豁出去了。其实,裸模也是一种正当职业,赵长勇本不必如此自责。不过,裸模作为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显然不是农民赵长勇所能接受的,他用自己的言行明白无误地传递出这样的态度——自己不是为了艺术而献身,只不过是为了挽救儿子“博出位”。    

  保守的农民与前卫的裸模,集两种反差巨大的身份于一身,使赵长勇格外引人关注,而这种关注正是他所需要,甚至是“谋划”的。尽管如此,我们仍不忍心将赵长勇的行为归为“作秀”。比起社会上扭捏作态的作秀之举,赵长勇的所谓“作秀”使人唏嘘不已,如果还有其他的方法,赵长勇何至于要将自己的伤疤揭开了给人看?    

  毋庸讳言,像赵长勇这样通过公众注意力来寻求援助的事例屡见不鲜,在面对无力迈出的窘境时,他们近乎本能地想起制造“眼球效应”。既然是为了吸引公众注意力,自然就会力图通过反差以制造视觉冲击力,在这种“策划式”求助中,观念保守的赵长勇选择了自己难以接受的裸模为表现形式。赵长勇在穷尽一切办法筹措医疗费用时,手忙脚乱地利用一切道具,全然无暇顾及会给裸模这个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在他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家当之后,他最终想到了“变卖”自己的身体。    

  面对沉重的医疗费用,以及由此带来的巨大生活压力,苦苦支撑十几年的赵长勇没有退缩和逃避。透过赵长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慈祥坚强的父亲、一个孤立无援的弱势群体,而这样的场景正是不少人日常生活中的真实写照。

  越来越离奇的求助故事无一不在透露着弱者的生存智慧,由此也让那些旁观者体味到了辛酸和无奈。社会救济作为最基础、最低层次的社会保障,如果不能及时给人以关怀,在突如其来的困难面前,几乎所有弱势群体都难以逃脱“策划式”求助,这正是此次事件发人深省之处。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数码|同城|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