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正文

安徽少女离家出走遭多人性侵 被朋友卖人当老婆

A-A+2014年3月28日08:50东北新闻网评论

 

犯罪嫌疑人张林指认案发现场犯罪嫌疑人张林指认案发现场

  柳菲(化名)1998年出生在安徽省太和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农民,没什么文化,以务农为生。由于父母忙于生计,平日里对柳菲的生活和学习关心得少些,导致柳菲在初中二年级就无心上学了。平日里的她不甘于宁静的校园生活,课堂上听到老师抑扬顿挫的讲课声和同学的朗朗读书声她就烦得慌,因而经常逃学出去上网聊天。

  天真的她总感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总想到外面找个地方去工作,到外边去闯一闯。2013年农历正月十六是寒假结束学校开学的日子,然而柳菲没有去上学,而是偷偷跑出去玩了。事后害怕回家后父母责骂的她竟然离家出走,带着父母给她的下学期学费独自踏上北上的列车,来到河北省邢台市一家超市打工。工作一段时间后,她觉得不顺心就又回到了太和县,没敢回家而是来到了女同学王慧(化名)家里居住,在同学家里没什么事干就经常上网聊天。2013年6月的一天,柳菲通过手机QQ与在天津打工的高她一年级、已经辍学的同学张林聊了起来,她的命运随着这次聊天发生了转变。

  柳菲向张林表达了不想上学,想出来打工的想法。张林便向她吹嘘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自己在天津工作是如何潇洒,并谎称可以带她一起来天津打工,帮她联系工作。在张林的花言巧语下,柳菲决定随同张林外出打工。

  张林见柳菲已经上钩,便邀请了在天津一起打工的陈建援(在逃),当晚二人就坐火车离开天津到太和县去接柳菲,在安徽太和县汽车站接上柳菲后,三人一同来到安徽阜阳,下车后张林就马上到火车站买好了第二天去天津的火车票。

  当天晚上三人在阜阳市找了个旅馆住下,三个人只开了一个房间。一进房间柳菲发现她的手机没电了,就问张林有没有充电器,张林说没有,并把柳菲的手机卡拿下来安装在自己的手机里,称如果有人联系会转达给柳菲的。陈建援见此状况,更是干脆以充电为名将柳菲的手机拿走,以防柳菲反悔不去天津。过了一会儿,陈建援从旅馆出去到外边买吃的,张林在房间里玩电脑。

  张林见陈建援出去了,房间里只有他和柳菲两个人,此时柳菲刚洗完澡正在床上睡觉,张林起了色心,停下手中的电脑,把房间的门插住,钻到了柳菲的被窝里想与柳菲发生性关系,但被柳菲制止。张林见柳菲不愿意便躺在床边,开始花言巧语哄骗柳菲,声称自己一见面就喜欢上了柳菲,以后会怎样对她好、怎样对她负责,到了天津后怎样给她找工作、怎样照顾她,柳菲禁不住他软磨硬泡便也没再反抗。就这样三人在阜阳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便坐上了开往天津的火车。

  找工作接连碰壁

  到了天津后,三人兜里已经都没有钱了。张林便给自己在天津打工的同学陶雨霜(化名,未成年人)打电话,让陶雨霜过来接他们。见到陶雨霜后,四人简单吃了些饭。由于来时匆忙,陶雨霜身上也没带什么钱,便又返回打工的地方拿了些钱。他们四人对天津的用工情况都不太了解,且没有学历和一技之长,找工作的事也一时没有着落。

  四人商量着再去塘沽看一看,随即坐地铁去了塘沽。到了塘沽后还是没找到打工的地方,便在塘沽找了个旅馆暂时住下。第二天,陶雨霜身上的钱也花光了,陈建援就提出去河北沧州找自己的朋友杨鹏。由于当时四人身上都没钱了,柳菲觉得在这也找不着工作,回家还没有路费,无奈之下同意了陈建援的提议。陈建援给在沧州的朋友杨鹏打电话,说是去沧州找他,并让杨鹏给打点路费,杨鹏把路费打过来后,四人一起坐上了开往沧州的公共汽车。

  他们四人来到沧州后,陈建援的朋友杨鹏把他们安顿下来,然后他们四处查问,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转眼间五六天又过去了,杨鹏身上的钱也花光了。无奈之下,陈建援提议去他所居住的河北省大名县,因为没钱花了,大伙都表示同意。

  杨鹏联系了一辆面包车,他们五人一起来到杨鹏的老家大名县。来到大名后,为了节省开支,他们暂时在杨鹏家里住了五六天。在这期间,杨鹏的家里人、特别是他的妻子对这些不速之客很不满意,经常爱答不理的,并给他们脸色看。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也让他们颜面扫地。

  在这期间杨鹏又给大家介绍了一位大名当地人许建辉(在逃)。他们几人领略了杨鹏家里人的不热情,再加上时间长了也确实不是办法,就请许建辉帮忙,许建辉便带着大家到大名县城的一家宾馆开了两间房暂时住了下来。

  住宾馆的钱是由许建辉支付的,住了一段时间后,许建辉说自己也没钱了,这好几个人吃喝自己也顶不住,就在旅馆提议把柳菲卖掉,在大名县给她找个婆家,说能卖15万元,咱们每人能分不少。大家听后开始还有些顾虑,但是考虑到现在的困境也就没再说什么。

  在宾馆居住期间,张林、陶雨霜、陈建援轮流看护柳菲,到哪去都有个人跟着,防止她偷偷跑掉。一天,张林、许建辉、陶雨霜等人离开旅馆出去吃饭,旅馆里只剩下陈建援和柳菲,陈建援见柳菲虽然只有15岁,但也基本发育成熟,特别是看到柳菲穿的白色连衣裙,更是春心荡漾,强行和柳菲发生了性关系,完事后还威胁柳菲不准和其他人说,否则就让她“吃点苦头”—卖到很远的山沟里让她再也回不了家。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数码|同城|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