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承德市平泉县,潘小梅父母的家,潘小梅父亲靠在墙上,身后挂着数年前他和潘小梅在北京的合影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潘小梅父亲靠在墙上,身后挂着数年前他和潘小梅在北京的合影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推荐:90后北漂进京3个月回老家:北京太冷了我指人

        女子上地铁时被车门夹伤尿血 索赔3千元被拒

        北漂晒租房被骗遭遇:黑中介让警方束手无策

  潘小梅的最后一班地铁

  在地铁五号线被卡在列车门与屏蔽门之间后身亡;单身母亲攒钱给父母盖房,下班后摆地摊

  站在惠新西街南口换乘站楼梯的最高点,很快能察觉,车站是个“十字形”结构,乘客们在十字中央上下楼梯,步履匆匆,穿梭于地铁5号线和10号线之间。

  930.47万,北京地铁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布了11月6日这天14条线路的客运总量。这个数字突破了近期纪录,比前一天多出了37万。

  11月6日19时许,33岁的潘小梅,在归家途中挤入惠新西街南口的5号线地铁,被卡在列车门与屏蔽门之间。列车开动,她被挤压掉落轨道内身亡。

  这是一条普通的回家路。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潘小梅会回到天通苑家中,出门摆地摊。也许过不了多久,她会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带着北京的记忆,回到河北老家,抚养儿子长大。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实习生 王蕴懿 李想 河北承德、北京报道

  公主坟的手机销售员

  11月6日,对潘小梅来说,原本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这一天,她卖出了6部手机。一部能提成50元。

  潘小梅工整地把6部手机的序列号写在一个黑色本子里,这是她的习惯。对比前几天4台的销售量,还算不错。

  下班前一刻,潘小梅通常会站在柜台前,举起手机自拍一下,将自己的工作场景发给老板,证明她没有早退。

  隔壁柜台的同事林风(化名)开玩笑:“你这样有啥意思,还不如不干了,老板都不相信你。”潘小梅笑笑,不说话。

  辞工并不容易。她跟父亲说过,这份工作来之不易。

  半年前,她进入这家手机卖场工作,每月底薪3000元+提成,最高能到7000元。

  她小学5年级就辍学了,1997年跟着父亲离开河北平泉老家,辗转天津、北京,种过菜、干过服务员。因为开朗伶俐、口才也不错,最终做起了手机销售员。

  前后算起来,这行她干了至少10年,公主坟的这家已经是她第三个东家了。比起此前在中央电视塔、五棵松的工作,这家店老板对她印象不错,“老板说我人缘儿好,业绩也相当不错。”她把这评价告诉了父亲潘国清。

  6日晚上6点左右,天色渐暗,潘小梅脱下背后印有“中国移动4GLTE”的白色带帽套头卫衣,朝不远处的公主坟地铁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