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通讯员 余法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昨天余杭这个案子开庭前,大家都在猜,待会儿走上被告席的会是个怎样的老人。

  起诉书上说,被告人姚某,男,1954年5月3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中专,系某机关单位事业编制退休员工。

  检察机关指控,2012年3月,被告人姚某以帮被害人孙某之子王某安排工作为由,两年多的时间里,孙某共往姚某账户里打了206万余元。

  “骗”了200多万,这该是怎样有“能耐”的老人啊。

  就为了给儿子

  弄一个事业编制

  老姚原本是余杭某局下属事业单位的一个普通职业,并非身居要职,现已退休。

  昨天他一被带上庭,“啊”,旁听席上发出低低的声音,眼前的被告,貌不惊人,小个子,白头发,事后庭审中也发现他没有中气十足,没有精明的表情。今年60周岁的他,看上去有个70岁的样子。

  那他是怎么骗的,别人又怎么信的。

  话说,受害人孙阿姨,其实和老姚原先是同事,所以孙阿姨会跟老姚念叨起,自己儿子2011年大专毕业,找不到好工作。

  找不到好工作,跟孙阿姨的儿子自己也有关系,小伙子估计是成绩不大好,毕业证一直没能拿到。注意,这也是后来双方来往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

  小伙子的第一个工作倒真是老姚给介绍的,某物业公司。正因如此,孙阿姨对老姚也多了一份信任。

  后来,孙阿姨又找到老姚,物业公司吧,工作不大好,薪水也低,能不能找个事业单位弄个事业编制,就安耽了。

  老姚同意了,因为他跟孙阿姨是一个单位的呀,所以他说,自己会在杭州市区给小伙子找个事业编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