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在讲座。他研究性科学超过20年,曾受到过多次非议、质疑。近日,在广州性文化节的演讲台上遭一女子袭击。图/CFP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他研究性科学超过20年,曾受到过多次非议、质疑。

  人物简介

  彭晓辉 57岁,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性学家。

    推荐:性学教授演讲遭大妈当头浇粪 涉事女子被拘(图)

           性学教授演讲遭泼粪:我花了4天才走出心理阴影

  对话动机

  11月7日,第十二届广州市性文化节,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在做性科学的演讲时,被一名女子掌掴、“泼污物”。女子虽然事后被警方拘留,但有关“性”的话题却在网上持续发酵。

  “性”到底能不能摆在公开场合讨论?社会应该如何看待性文化的传播?16日,彭晓辉接受采访时说,拂去尘埃见本心,对于性,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性的外延很广,但太多人把它理解得太狭隘。

  “泼粪”事件

  我将保留起诉的权利

  新京报:“泼粪”事件已经过去快一周了,这一周你是怎么过的?

  彭晓辉:状态逐渐在调整,现在好些了,刚开始那几天饭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相对于生理,心理上受到的伤害还是有持续性的。

  新京报: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性文化节?

  彭晓辉:这是第十二届广州市性文化节,主办单位是广州性用品批发市场。是政府部门批准的合法商业活动。进活动现场需要买票,还请嘉宾开展普及教育活动,未成年人是禁止入场的。

  新京报:当时现场是什么情况?

  彭晓辉:那场论坛是在7日下午,我第一个发言,台下的人都很专注。

  刚讲了1分多钟,有名女子就从右后方冲上来打我,我一扭头她又打到我脸上,骂的什么我没听清,然后把塑料袋抠破,往我身上撒污物,不是粪便,但气味很难闻。她追着我打,我一直躲,最后从舞台正面跳下去,保安这时也把她制服了。

  新京报:以前参加这样的活动有没有类似的遭遇?

  彭晓辉:我参加太多这样的活动和讲座了,还是第一次被攻击。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外界质疑自己的声音?

  彭晓辉:最早发出现场图片的是中国反色情网,把我被攻击当成他们的一种“战果”,我和他们以前一起录制节目,现场就骂我“流氓”,我想说反色情没有错,但应该分清楚什么是色情什么不是。

  也有人攻击我,还是一个大学老师,我看了特别生气,你可以反对性学,也可以公开发表言论,但不能剥夺我传播性学的权利,我们可以交流,也可以辩论,但你不能这样谩骂和侮辱。

  新京报:身边的人都是什么反应?

  彭晓辉:我女儿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安慰我,我的学生和朋友也在网上关心我。13日是我这学期最后一天课,从早到晚一共三堂,每堂课都有学生给我献花,学生们用卡片写他们想说的话,“彭老师我们挺你”、“性学不等于色情”,然后拍照支持我,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新京报:经过这件事,你是什么感受?

  彭晓辉:最开始那两天,网上骂声一片,当时觉得特别孤独。我同情这名女子的无知,前两天听说她已经放出来了,但反对性学的人叫好,还让我小心,下次就是硫酸,我现在保留起诉这名女子的权利,因为我觉得这股反对性学的力量不仅仅是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