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每天晚上都开着宝马车在校园内卖消夜。阿明每天晚上都开着宝马车在校园内卖消夜。

  在国外,不少孩子十来岁就被父母强行推向社会,体验赚钱的艰辛。他们要么在家门口摆摊卖二手杂物、柠檬水,要么骑着单车穿街过巷派报纸、送牛奶。但是在中国,因为某些原因,父母们总是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不愿意他们过早地与社会接触,导致有些大学生不会自己做饭、洗衣服,没钱了也只会摊手向父母要。

  现在,在珠三角,有这样一群大学生,他们无论是生活优渥还是家境贫寒,都从就业门槛最低的送外卖开始进入社会,学习自力更生。虽然,他们“上班”时有的开着宝马叹着空调,有的只是骑着单车忍受着风吹日晒,但是,在接受采访时,他们都表示,自食其力的感觉真好。

  富裕学生 开豪车卖消夜卖剩10份就亏本

  开着宝马车在校园内卖消夜,每份仅赚1元钱,土豪学生的世界你能理解吗?昨日,记者接到报料称,佛山某高校南海校区内,一辆宝马车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校园内,打开汽车的车尾厢就变成了早餐档和消夜摊,而宝马车的“土豪”车主正是该校在读的学生。据车主阿明(化名)坦言,开宝马卖消夜,赚的就是零花钱,虽然辛苦,但也挺享受这种感觉。

  记者在晚上来到该高校,几经找寻,终于在篮球场门口找到了学生们口中所说的宝马车。“手抓饼、粥、肠粉,同学,消夜要不要?”在一辆粤B车牌看上去崭新的宝马车旁边,打扮潮流时尚、身着格子衬衣搭上一双白色边框眼镜的该校大三学生阿明,正不时向路过的同学们推销夜宵。

  “粥5元/份,肠粉也是,这些夜宵都是街坊价。”阿明告诉记者,自己这些消夜是从附近的食肆进的货,然后每份只加价1元卖出去。“如果生意好,一晚上可以卖出将近50份消夜,但如果天气不好,剩下的消夜超过十份,我就会亏本。”阿明说。

  “宝马车是家里人买给我的。”面对记者的询问,阿明一开始并不愿意回应,后来才承认,宝马车确实为其所有,不过将宝马车用来卖消夜,自己家里人并不知情,至于家里的情况其也表示不愿意多谈。“不是什么事情都想让家长知道的。”阿明说。

  不过从言谈间,记者了解到卖消夜的阿明和另外一名同学阿峰均家境殷实,并不缺钱。“我之前读的高中,一年的学费够我在这里读四年。”阿峰透露说。

  初衷:从同学一句戏言发现商机

  为何会萌发开宝马车卖消夜的想法?阿明坦言,这一想法其实源于同学之间的玩笑。“一开始我和同学经常在附近吃喝,所以知道哪家档口的消夜好吃。”阿明称,由于该学校的校区比较偏僻,交通不算便利,因此平时学生吃夜宵的选择也并不多。

  “我刚好有车,同学就开玩笑说,不如我们自己去外面买些消夜回来学校卖,肯定生意不错。”阿明说,当时他说自己愿意当司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第一天生意异常红火。“我们将宝马车停放在学校小卖部隔壁,同学们都来帮衬我们。”

  阿明称,那一天他同学卖出去100多份早餐,赚了100多元,不过同学不想继续做了,他反而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和“市场需求”,于是拉上大二的师弟阿峰一起,开起了“宝马”流动快餐档口。

  “如果不做这个兼职,我们平时的时间就花在上网和玩手机上,但做了这个反而觉得充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