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王芷晴在医院 女大学生王芷晴在医院

  只能眨眼、吞咽,至今医疗费已花40万元;父亲想带她回家乡,因为熟悉环境的磁场或许更容易让其康复

  羊城晚报讯 记者张闻摄影报道:一次平常的游泳,却让妙龄女大学生溺水成了植物人。对于女大学生王芷晴的家人来说,这样的结果至今难以接受。

  近日,王芷晴的父亲王维坤找到本报,恳求社会关注。

  高考超一本45分

  王芷晴是湖南衡山县人,19岁的她,2013年以超出湖南省一本线45分的成绩,考上了长沙理工学院土木工程(道路工程)专业,更是那一年村里唯一一个上了“一本”的孩子,是家里的骄傲。

  今年暑假,王芷晴来到父母打工的佛山,为了减轻父母的生活负担,芷晴来到父亲好友位于南海区万科金色家园小区的家里,为父亲好友的孩子补习。

  据王维坤表示,8月7日晚,芷晴陪着补习的孩子来到小区的游泳池。泳池附近的监控显示,大约晚7点54分48秒,王芷晴和孩子来到泳池,随后孩子去上厕所,将芷晴留在泳池内,“后来我问救生员,救生员称当时看到她坐在水边,一边热身一边往身上泼水,随后救生员就将视线移到其他地方了。”然而,随后不久,泳客易先生忽然发现王芷晴侧身漂浮在水面上,急忙大声呼救,救生员立刻与易先生一起将王芷晴捞起,救生员立刻施救,一直到救护车赶到现场。

  “我始终都想不通,我女儿1.65米,浅水区的水才1.2米,女儿也始终没有去过深水区,怎么可能会溺水?”王维坤说。

  然而,根据医院报告显示,王芷晴溺水意识丧失、呼吸微弱、神志不清,咳出大量粉红色样泡沫痰。随后,她被送往南海中医院手术。但手术后,王芷晴仍呈植物人状态,呼之不应。

  物业称泳池承包商有资质

  记者了解到,王芷晴溺水的泳池由深圳市安顺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承包,王伟坤表示,至今,他与该公司、小区的数次谈判均无结果,“我联系不到公司,每次都是物管帮助联系的。”11月3日,记者联系万科金色家园物业管理处一位苏姓负责人,他告诉记者,深圳安顺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从2013年开始承包该小区泳池,每年的5~10月开放,“承包商具有相关资质,救生员配置也符合国家标准。”他表示,由于王芷晴溺水属于人身意外事故,“已经不能私下解决了,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三次转院花40万难承受

  医院病历显示,9月15日,王芷晴被转入广州珠江医院;10月3日,她再被转入广东三九脑科医院。三家医院的诊断大同小异:缺血缺氧性脑病、继发性癫病、颅脑缺氧性损害较重,患者目前呈植物人状态,生命体征平稳但只能眨眼、吞咽。“苏醒希望比较渺茫,最好结果也就是转为微弱意识状态”,广东三九医院脑科医生告诉记者。

  此外,一再告急的医药费用也让45岁的王维坤焦头烂额。王维坤告诉记者,目前,女儿的病情已花费了40万元,除了自己倾尽家财,女儿做家教的业主主动拿出10万,亲友捐、借了9万元,自己的同事也捐了5.8万元,王芷晴的同学募捐了6万元。但依然难以支持王芷晴就医的庞大花销,无奈下,王维坤只好向泳池管理方借款5万元。

  事发后,王维坤曾跑去多个政府部门求助,但各部门均以王芷晴非本市户籍,难以救助回应。10月23日,王维坤想再向泳池管理方借款,“但我还没开口,他们就说‘因为你已经向政府部门上诉(原话如此),公司领导已经否决与你个人进行交谈,你去找个律师吧。’”

  王维坤表示,此外,在交涉时间上,对方也称要11月20日以后才有时间。

  “我现在就想再次协商,拿到一些赔偿金,然后就带女儿回县城的医院,再看看能否得到社会的救助”,王维坤表示,有专家曾告诉自己,如果让女儿回到熟悉的环境,家乡的磁场、环境等更容易让女儿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