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今报记者 成安林

  “工业路上有个老人挨家挨户乞讨,不给他钱或者物品的话,他一直鞠躬。”11月14日,焦作市工业路一家商户李女士向东方今报报料称。在城区的主要街道,一些商户经常性遇到一些乞讨者乞讨,虽然要的钱不多,但是很闹心。他们有的衣衫褴褛、有的看上去疾病缠身,让人看了心生怜意。不过,这些人当中究竟有多少真的面临生活困境,却让很多市民难以捉摸。

  【现场】职业乞丐挨家挨户乞讨

  11月14日上午10时许,东方今报记者在焦作市焦东路与工业路交叉口附近,见到了这位身着陈旧衣服、头戴白色遮阳帽、肩挎蓝色手提袋的年过六旬的老人,看上去身体比较健硕。记者观察发现,这位老人每走进一家商铺,便会直接推门而进、鞠躬哈腰,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些话语,直到商铺老板给他钱才肯离开。

  老人走到一家修理电动车的商铺前,一鞠躬,老板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给了他。老人笑着离去。商铺老板对记者说:“经常会有一些这样的职业乞讨者来商铺乞讨。大早上的就来,真晦气。给他一块钱,赶紧打发走。”记者继续跟随这位职业乞讨老人发现,他不管是酒店、网吧、理发店、小餐馆等都会挨家挨户乞讨,大多数商户都会拿点零钱让其走人。当这位职业乞讨老人走进一些装修相对较好的商铺时,他都会一瘸一拐的慢走,希望获取对方的同情心。而当乞讨到钱,离开商铺后,他又恢复正常走路。从焦东路与工业路交叉口到山阳路与工业路交叉口,这位老人用两个多小时,“拜访”了所有营业的店面,而后沿着山阳路向南继续乞讨。

  【探因】每天至少有50元进账

  12时30分许,记者追上乞讨老人,主动与其搭讪:“老大爷,您吃饭了没有?我看您挨家挨户乞讨,我要不请您吃顿饭吧?”乞讨老人礼貌地说:“吃过了。趁中午,我得赶紧‘挣钱’。”记者从聊天中得知,这位职业乞讨老人,姓薛,今年62岁,河北人,从去年秋季来到焦作,开始乞讨。“刚到焦作的时候,我做过清洁工,但那工作都太累,且工资不高。那点工资连吃饭都不够。”薛姓老人说,“现在我当乞丐,收入高多了,每天至少有50元的进账,多的时候能够达到100元,而且又不累。我平常就是沿着街道挨家挨户乞讨,日子过得很滋润。”

  当记者问他是否知道收容救助站这个机构时,他笑着说:“知道。”记者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去救助站呢?”他回答:“救助站只管吃饭,又不给我钱。饭到哪里都有吃的,我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钱。” 15日和16日,东方今报记者走访了焦作市区一些人流密集场所,“职业乞丐”几乎无孔不入,只要有路有行人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不少市民都表示,有的乞讨者尽管外表看起来脏兮兮的也无精打采,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身体缺陷,会担心是否他们真的需要帮助。

  【支招】帮他去救助站可辨真假

  据了解,目前,新的《救助管理办法》明确救助对象必须同时具备四个条件:一是自身无力解决食宿;二是无亲友投靠;三是不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农村五保供养;四是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焦作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表示,是否愿意去救助站其实就是一个简单辨别乞讨者真假的方法。由于救助站可以提供免费的回家车票,还有暂时可以居住的地方,对于真正有困难的人员来说,他们大都愿意接受救助站的救助。而那些不愿意去救助站的,往往都是以乞讨为职业的流浪人员,他们当中有的甚至还有不菲的收入。

  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文学院副教授闪明琴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那些自身无力解决食宿,无亲友投靠,又不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农村五保供养,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原生乞丐”越来越少。乞讨已经不再是一种求生手段,而是蜕变成一种“致富”手段。对于拒绝政府救助的职业乞丐,管理中缺乏执法依据和执法手段,“职业乞丐”已成为一个新的管理盲区。治理“职业乞丐”应该标本兼治,国家应该尽快出台相关配套法规,使相关职能部门在管理时有法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