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1岁多小女孩的亲生父亲,是小女孩母亲王佳(化名)名义上的“丈夫”。与此同时,他还曾有另外一个官方身份——太原市尖草坪区地税局汇丰税务所所长。他叫张晋阳。

  按照王佳对媒体记者的亲口讲述,张晋阳先是借着和她吃饭的机会灌醉她、发生性关系,使她意外怀孕,后口头答应结婚并购买婚戒,直到女儿出生;然而,自女儿出生后,“他一直不给我们母女俩一个应有的名分,到后来发展到完全不管不顾我们母女俩的生活”。

  后经协商,王佳与张晋阳签订了一份书面协议,张晋阳以45万元作为筹码,试图一次性了结这段过往。

  不过,协议签订不久,王佳后悔,为争取更多“权益”,她在向当地各级纪委举报“丈夫”斑斑劣迹的同时也将相关举报内容发布于网络。

  酒后第二天醒来,她全身赤裸躺在床上

  2009年,王佳来到张晋阳的管辖片区经营起一家女装店。王佳称,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经常能看到张晋阳的身影在自家店铺附近出现。

  事实上,对于张晋阳的身份,王佳之前就从隔壁商户那里有些了解,“大家都说他是地税局的一个所长。”

  在王佳记忆中,自己开店后不久,张晋阳就开始找着各种借口进店与她搭讪、聊天。俩人就此相识、熟识,直到2012年的一天。所有的故事即由此正式开始。

  11月2日,王佳接到张晋阳打来约吃饭的电话,她答应并赴约。那次饭局上,王佳说在张晋阳的极力劝说下,“我喝了一点点的白酒”。至于后来发生过什么,王佳说她至今毫无记忆。

  次日一早,当王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自家床上,“我一个人,当时是光着身子,在床上。”发现异常后,王佳致电张晋阳询问,“他说他也喝多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事实上于王佳而言,她心里清楚俩人之间“肯定是发生关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基于双方都曾饮酒的关系,王佳没有想着报警。

  11月16日,王佳去医院检查,发现怀孕。王佳说,她平时的例假时间是在每月14日,“发现例假没来的时候,我就想着可能不妙了。”

  既然认定彼此发生过关系,那当初为什么没有采取事后避孕的措施?王佳给出的答案是:她没有想到会这样,毕竟就那么一次,谁能想到事情就会这么凑巧呢。

  “认可我怀了他的孩子,并答应结婚”

  用王佳的话说,发现怀孕的当天,她一拿到检查结果第一时间就给张晋阳拨打电话,告知对方自己怀孕的消息。在王佳看来,自己肚里的孩子必定是张晋阳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此事在最初却遭到了对方的坚决否认。

  在此之前,王佳知道张晋阳本身已有一个女儿,“但听他说是抱养的,他们单位的人也都知道抱养这事,听他的意思我觉得他可能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不然又怎会选择抱养孩子。”

  “他一开始叫我不要胡说八道,我就说我现在又没有男朋友,就那天晚上跟你发生过关系,那这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我还说他要是不相信,那可以等孩子几个月大后去做亲子鉴定。”王佳说,在她的追问下,短短几天后,张晋阳便选择接受了事实,“他就说让我别闹了,他相信孩子是他的,他会和我结婚。”

  王佳说,此后,俩人像恋人一样正式相处并时常同居。怀孕的前几个月里,在王佳记忆中,张晋阳对他很好,嘘寒问暖,体贴入微,还曾拿出过一本“离婚证”以证明自己单身,甚至在口头答应和王佳结婚后不久就给王佳购买了一枚订婚戒指;期间,在王佳筹备新店重新装修的时候,张晋阳更是出资数万并全权交由王佳打理,“他还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