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被内江市经开区壕子口派出所民警抓获那一刻,“潜伏”在内江某寺庙内的陈某某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们找我什么事,没想到藏在这里都让你们找到了。”2012年,原是雅安市某银行部门主任的他,参与了一起合同诈骗案,后开始潜逃,于2013年初进入内江某寺庙长住。在11月11日被抓获前,他已在内江寺庙藏身近两年。

  目前,他已被内江警方移交雅安警方处理。

  A、寺中疑影

  寺庙“一标三实”复核“引路的居士,你到底是谁?”

  2012年,壕子口派出所民警曾和社区网格员一起,对陈某某藏身的寺庙进行过“一标三实”采集。为了确认相关信息,11月11日,壕子口派出所教导员左国飞和社区网格员周杰、曾亚静一起,再次来到该寺庙,开展“一标三实”复核工作。

  事实上,当天上午的复核工作,一直由陈某某陪同民警和网格员进行。在复核了几个人的信息后,周杰突然发现,引路的这个“师傅”的信息,好像还未采集。“我们都是先登记,回来再输入电脑,在我印象中,好像没见过这个人,所以我们就和左教导员一起,请他拿身份证出来登记一下。”

  左国飞回忆,当陈某某被要求拿身份证后,第一反应便是回避,且神色开始有些不自然。“他反复告诉我们说登记过了,但是我们为了保险,还是坚持让他出示身份证。最后,他还是把身份证给我们登记了。”

  录入系统“现形”“我藏在这里,都被你找到”

  当天下午,在结束对该寺庙的复核后,左国飞一行人回到壕子口派出所录入相关信息。在把陈某某的个人身份信息录入系统后,周杰发现,此人竟是网上追逃的一起合同诈骗案涉案人员。“我马上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左教导员,他马上找了两个民警来,部署安排工作。”

  按照网上追逃相关规定,一旦发现,当地民警可直接抓捕,特殊情况需向上级请示。考虑到陈某某藏身处为寺庙,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左国飞一边安排民警在外围布控,防止陈某某逃脱,一边向上级请示如何实施抓捕。“在得到上级指示后,我们决定让民警着便服去传唤他。”

  肖淋圆和刘胜良,便是负责当天行动的民警。据肖淋圆回忆,当他和同事身着便服赶到寺庙时,陈某某显得很平静,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们找我什么事,没想到藏在这里都让你们找到了。”据了解,一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巧合是,原本当天陪同民警采集信息的是另一个“师傅”,只是那个“师傅”临时有事,才换成陈某某陪同。

  根据网上的追逃信息,壕子口派出所副所长林荟龙第一时间联系了发出追逃信息的雅安警方。11月12日,雅安警方已将陈某某带回雅安调查。

  林荟龙说,据雅安前来的两位办案民警介绍,陈某某过去的身份是雅安某银行的部门主任,因参与一起合同诈骗案被网上追逃。“据说整个涉案金额有200万左右,不知道跟他有关的有多少。”

  据林荟龙介绍,将陈某某带回后,壕子口派出所对其进行了审讯。“他今年49岁,雅安名山县人,是2013年初来到内江这个寺庙躲藏的。在他的理解里,躲在寺庙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B、寺中岁月

  印象/为人外向热情

  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在去往该寺庙的路上,碰到了该寺庙的僧人宗厘。宗厘告诉记者,陈某某已经离开寺庙了,但具体去了哪里,他也不清楚。“你找他干什么?东西都收拾完了,什么都没了。”

  宗厘说,平时他跟陈某某接触不算多,只知道他住在玉佛殿,负责处理客堂的相关事务。“他算是外向的人,感觉寺里大小活动他都在参与,很多地方都能见到他。”

  住所/房间陈设简单

  顺着宗厘的指引,记者找到了他曾经居住的玉佛殿厢房。厢房共有两个房间,外面一间放着木制的茶几和沙发,像普通人家的客厅。里面一间是卧室,除了床、桌椅、衣帽架,并没有更多的摆设。床上除了一床叠好的红色被子,便是没有床单的棉絮。靠床的一张椅子上,则是一个没有枕套的枕头和一床棉絮。

  工作/为客堂知事助手

  据一位长期在该寺庙活动的知情人介绍,陈某某是客堂知事宗琪的助手,做的是类似寺庙“文秘”的工作。“有人来参观,或者庙里有活动,他要负责组织和接待。客堂事务牵涉到很多需要写字的地方,他来了以后,基本都是他负责写。”

  该知情人说,在平时的交流中,陈某某从未说起过他的过去,只是在被他听出雅安口音后,说了自己是雅安名山县人。“我们平时也经常聊天,感觉他谈吐还是不错,是个有文化的人。平时无论是跟我们相处,还是跟庙里的人相处,都很和善。对待工作也很负责,把客堂的事务处理得很好。”

  生活/很少外出不提过去

  该知情人说,除了不提过去,陈某某也很少到寺庙以外的地方活动。“他来了快两年了嘛,我只在河边见到过他一次。多数时候,他都是待在庙里。他有手机,但是没有当着我们给亲人之类的通过话。”

  关于陈某某为何到该寺庙,这位知情人说他也听人说过一个版本,但不知真假。“说他以前当过兵,后来退伍回了老家雅安那边,在某个单位当部门负责人,说是因为赌博输了钱,才到内江来的。这些都是听说的,他自己没说过,我们也不好问。”

  雷小平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