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该片时,导演万方采访谭敏权老人。资料图拍摄该片时,导演万方采访谭敏权老人。资料图
看着纪录片《麦秸坪》中的画面,几位老人开心地笑了。看着纪录片《麦秸坪》中的画面,几位老人开心地笑了。

  □记者 化雅楠 实习生 宋欣 文 记者 李斐斐 摄影    

  核心提示|麦秸坪,位于偃师市府店镇海拔800多米高的山顶上,是偃师市海拔最高的村庄,因为交通不便,人口外迁,全村只剩4位老人。以该村为题材拍摄的纪录片《麦秸坪》,今年4月25日,在十一届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节上,获得2014年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节提名奖,并在安徽大学等多个高校展播。

  昨日,记者来到麦秸坪村,将获奖消息带给村民,并辗转联系该片导演万方与张婷婷,为您讲述这个正在消失的村庄。

  昔日120多位老邻居,眼下只剩4个老人

  昨日,记者从府店镇东南端的九龙角水库,沿着弯曲盘旋的山路,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山顶,59岁的村民乔进朝,连忙迎了过来。“你们来了。”

  在他的带领下,记者穿过村子里东倒西歪的瓦房,荒草丛生的院子,断落坍塌的土坯墙,四处散落的瓦片,处处都是荒废迹象。记者在一个装有青石栏杆的水池前驻足,水池很大,长宽至少有20米,水池底部是浅浅的清水,下面是厚厚的淤泥。“这个水池建成40年了,村民用这水洗衣服、饮牲口、浇地,刚建成那几年村里人多,最多的时候有120多口,快30户呢。”乔进朝说,大家嫌弃地势太高,交通非常不方便,能搬走的都搬走了,现在只有他和老伴谭敏权,61岁的裴花玉和63岁的乔套老两口,2户4口人长期居住在村里,59岁的乔虎和51岁的李素开,只在春耕秋收时节,搬回来住。

  村子东头,一位老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就是乔套,患有帕金森综合征,去年还能勉强自己走动,今年无法单独活动,全靠老伴搀扶。“他不得劲,我很少下山,磨面、磨玉米糁,都是让他帮我们捎去,他家有拖拉机。”他指着老邻居乔进朝说。

  4位老人,4条狗,4头牛,十几只鸡,构成了麦秸坪的生态文明。乔虎说:“人一没有,这个村庄就结束了,就完了……”

  山下有人来游玩,老人感觉生活挺有意思

  昨日,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先后有两拨人来到麦秸坪,他们有来自偃师市翟镇的村民,有前来欣赏红叶的外地游客,裴花玉总是笑脸相迎:“渴不渴,我给你们烧茶喝。”然后,抓起院子里晾晒的核桃、红薯干、山楂,连忙分给大家吃。

  “去年,安徽来了俩大学生,在这儿呆了半个多月,天天扛着摄像机拍我们村。”裴花玉说,平时山上很冷清,有人上来陪他们说说话,感觉生活还挺有意思的,老伴乔套特别喜欢听人讲外面的事情。

  裴花玉回忆说,从1986年起,村里第一户搬下山后,老邻居们都开始搬走,闺女们都远嫁他乡,孩子们全部入赘山下人家,村里能说说话的人越来越少。

  昨日,记者联系上纪录片《麦秸坪》导演万方,他再三叮嘱“你们带着片子去吧,给叔叔阿姨们看看,告诉他们我们还会回去”。

  在裴花玉家的院子里,记者用电脑播放了纪录片《麦秸坪》,大家都看得格外认真,看到自己跟老伴顶嘴的镜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乔套,忍不住笑出声来。

  安徽俩大学生以该村为题材拍摄的纪录片获奖

  据媒体披露,2000年到2010年,中国10年间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这个数字让人触目惊心,也让安徽大学毕业生万方和张婷婷忧心。2013年,他们从安徽赶到偃师市,于9月12日抵达麦秸坪。

  “我俩都是在安徽农村长大,在安徽、江西很多地方,越来越多的村庄消失,让我们觉得很失落,一直想要拍个纪录片,呼吁大家关注这个现象,可是由于功课紧张,没办法早点着手做。”万方说,直到2013年,他们读大四时,专业课程结束后,有了大把时间,看到媒体报道麦秸坪,从几百年前繁衍至今,却面临消失,让他们触动很大,如今他俩已经从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毕业,都在河北电视台工作,以后如果有机会,还将持续关注麦秸坪村,“要用镜头记录它,直到消失那一天。”

  据悉,从2013年9月12日至9月底,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共拍了20多个小时的素材,最后呈现作品时长15分钟,最终在今年4月份获得2014年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节提名奖。

  打电话只能到树下的特制“电话亭”

  张婷婷说,去年由于天气干旱,麦秸坪种的蔬菜几乎绝收,他们与村民天天吃南瓜,让从小在南方长大的她很不习惯,有一次实在饿得难受,李素开阿姨拿出家里仅有的两个鸡蛋给她吃,让她心里很感动。中秋节当天,她和万方翻山越岭,跑到府店镇集市上,买了肉和蔬菜,给每户村民送了些,大家终于吃上了一顿饺子。

  村里有水有电,却没有手机信号,这让麦秸坪与外界联系更不方便。“你站到那里能打电话。”裴花玉指着院子东侧的一棵树说,把手机放到木盒子里,就能收到信号,这个盒子是3年前,还没搬走的乔虎家安装的,那时候,乔虎的儿女外出打工,不幸陷入传销组织,可是电话天天没有信号,乔虎发动全村6口人,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信号,便安装了木盒子,村里谁下地干活,就把手机放到盒子里,听到电话铃声响起,裴花玉就帮他们接电话。

  这个特制电话亭,也方便了张婷婷。“刚来的时候,手机没有信号,没办法跟家人通话,后来就在这儿跟我妈汇报情况,好让她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