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平方米不足的卫生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孩子回家后一直都不肯重新回校上学?昨日,市民麦女士报料称,自己8岁的孩子小宇竟然被人捆住手脚,关在了学校的卫生间内并遭遇施暴。期间,除了双手双脚被捆住外,小宇嘴里还被塞上了袜子,头部也被蒙上了毛巾。更令麦小姐生气的是,捆打小宇的竟然就是小宇所在班级的生活老师古某。昨日,黄埔警方已介入案件,涉事的古某也被学校辞退。

  家长接电话称儿子被施暴

  小宇今年8岁,在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学校黄埔实验小学3年级3班就读。由于离家比较远,平时都会在学校内午休。然而,前日下午17时许,一通来自校方的电话却让家长麦女士震惊了:小宇竟然被人打了,打他的还是小宇所在班级的生活老师古某。

  麦女士说,此次来自老师的“教训”极为粗暴。期间,除了双手双脚被捆住外,小宇嘴里还被塞上了袜子,头部也被蒙上了毛巾。而在被罚跪后,古某还数度骑坐在小宇身上,将小宇压倒在地上。

  “我儿子现在被送回家后,都不肯去上学了。我每年花7万多元钱,就是让这样的老师来教我的孩子的吗?”麦女士表示,虽然校方和古某于19日当晚就多次向其道歉,但是她认为这并不足够,学校应立刻将古某辞退,并要求古某当面向其道歉。

  其他老师巡查时发现情况

  昨日,记者与麦女士一同赶到了学校。记者走访事发现场看到,小宇被关的卫生间就在该校的午休室内,位于教学楼顶楼,卫生间的面积并不大,占地仅仅只有1平方米左右,里面除了一尊马桶外,还有一个拖把。在午休室内,10多名目睹整件事情始末的同学称,当时老师除了捆绑小宇外,还扬言要将拖把塞到小宇的嘴里。

  “古老师才来学校一个多月,说实话,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震惊。我们大约是在19日下午2点左右巡查时发现的,当时另一名生活老师巡查时发现小宇不在床上,询问后才知道他被关进了卫生间。”班主任梁女士表示,发现小宇被捆绑在卫生间后,她立刻与同事将小宇救出来,并立即将情况上报到学校管理层。学校当日就批评了古某,并要求其向小宇及其家长道歉。

  同学们称多次被古某打骂

  “我们都快吓死了。”采访中,不少同学都表示,平时古某的脾气就很坏,经常动不动就对他们打打骂骂,不少同学都被其打过耳光、踢过屁股。之前他们就多次向老师和家长反映过这些问题,但老师和家长一直都没有在意,直到此次事件的发生。

  对于同学们的说法,班主任梁女士并未反驳。她说,之前确实听到同学们反映古某打骂学生的情况,她也为此多次对古某进行劝阻,而且还向学校反映过。不过,连她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古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校方说法

  古某行为触及底线

  学校决定将其辞退

  昨日,记者与麦女士在现场等候了两个多小时,但是古某却一直没有现身,而且校方也是一拖再拖,始终不肯面对家长和记者。期间,麦女士多次拨打了古某和学校校长的电话,但始终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

  对此结果,麦女士明显不满意。“我们都来了这么久,古老师不在,你们的学校负责人也不在吗?我将孩子放到你们学校,你们就是这么应付我们家长的吗?”麦女士表示,既然古某对学生使用了暴力,就应该出面承担后果,而不应该这样躲躲藏藏。

  经过多番联系,昨日下午,学校的负责人赵先生终于答应接受采访。赵先生表示,由于古某的行为已经触及了学校教育的底线,学校已将其辞退。

  昨日中午12时许,麦女士向广州警方报案,黄埔警方已介入调查事件。

  事件追问

  学校招聘是否存在问题?

  学校的招聘是否存在问题?赵先生表示,古某是退伍军人,未退伍前是动物训导员。在教育工作中,他可能一时改不过以前的习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学校的招聘存在问题。

  赵先生解释称,之所以让古某进入学校成为生活老师,主要是因为学校3年级的一名女性生活老师进入了预产期,考虑到班级的男孩子比较多,管理需要更多精力,所以学校才招了一名男老师。

  老师“失联”为逃避责任?

  昨日,就古某“失联”一事,校方也作出了解释。该校相关负责人表示,19日下午获悉古某对学生进行体罚的情况后,校方马上就组织人员对古某进行了批评教育,要求古某马上对家长进行道歉。19日晚,麦女士接到的道歉电话就来自古某本人,其“失联”并非是校方的故意所为。

  “古老师的详细信息,我们已经积极提交给了警方,由警方进行调查。”昨日,校方负责人还表示,虽然目前麦女士尚未提及赔偿问题,但是既然涉及刑事问题,学校还是希望麦女士能走法律程序,该如何赔偿,一切按照法律程序来走。

  出了这个事该如何善后?

  昨日,赵先生还多次提及,学校会及时安排人员对小宇进行心理辅导,避免此事对其造成心理阴影。同时,对当日目击该事件的所有小朋友,学校也会及时安排老师进行相应的心理疏导。

  “我们本来就计划在今日早上,与班主任一同到麦女士的家中进行道歉,并对小宇进行心理辅导。可惜的是,今日一大早家长就已经来到了学校,我们都忙于应对这个事情,所以尚未开展该项工作。”赵先生表示,希望家长能够给学校一些时间,避免问题过度激化,从而给其他同学的教学和心理带来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