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半百的贵州男子吴某在东阳城区一家工艺品厂打工多年,还是个单身汉。10月28日,有个网名为“找一个疼我的老公”的陌生QQ主动加他为好友,两人聊了起来。

  “找一个疼我的老公”自称“梁少芳”,在深圳找工作,还发了张玉照给吴某,主动交换了手机号码。见“梁少芳”风韵犹存,吴某不禁有些心动,就邀请对方到东阳来打工,做自己的女朋友。

  “梁少芳”同意了,吴某顿时心花怒放。

  聊着聊着,“梁少芳”说当天就要出发到东阳来,让吴某汇点路费给她,还发来一个户名为“梁国平”的银行账号。

  心上人见面在即,吴某喜出望外,马上跑去银行汇过去300元车票钱。当然,对于心上人要再买点零食消遣一下的要求,吴某也有求必应,当天还向“梁少芳”的账户里汇去了两笔买零食的费用,一笔520元,另一笔615元。

  此后两天,吴某一直沉浸在热恋的幸福中,坐等心上人到来,但等来的却是一个个“催款电话”。

  10月31日上午10点左右,心上人告诉吴某,说她已经坐动车从广州到杭州了,让他再给她一点路费,吴某毫不犹豫汇去500元。

  当天下午,听说心上人把别人手机撞坏了,他又分两次汇去1500元赔偿款。

  晚上7时左右,得知心上人肚子太痛在江西上饶下车就医,吴某汇去700元医药费,当晚还分两笔汇去后续治疗费4500元。

  11月1日,心上人说在江西上饶出院途中钱包被抢,吴某分3笔汇去1600元。

  11月2日晚上,吴某又汇去了500元零花钱。

  11月3日当天,吴某给心上人汇去了两笔买衣服的钱,共计800元……

  不到一周时间,吴某共汇出去16笔钱,共计1.2万余元,可就是没等到心上人来,但他还抱有一丝幻想。而那个心上人前几天也还不停向他催讨路费,还说不汇款就不过来了,此时吴某才醒悟,报警了。

  通讯员 朱一红 本报记者 侯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