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胡大可 本报通讯员 郑峰 文/摄

  初冬了,街上的风吹来,有些冷了。

  在这种日子里,出生才几周的孩子,应该被抱在爸妈的怀抱里。当过父母的都知道,这种情愫,那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可是,这一个女娃娃,却孤零零地躺在列车的车厢里,嗷嗷待哺。

  昨天中午11点半左右,在成都开往杭州的K530次列车上,有乘客吃惊地发现了一个会出声的旅行袋,叫来乘警打开袋子一看,里面居然有个女娃娃!

  乘警着急啊,这别是哪位马大哈的乘客忘了。然而,一圈圈地找,在人头攒动的列车上和车站上,并没有人在找孩子。

  没辙了,乘警只能把孩子暂时送到儿童福利院,请他们帮忙照顾。

  孩子啊,要是你能讲话,大家真想问问你,你的爸妈在哪里?

  座位底下的旅行袋里

  突然传来嘤嘤哭声

  昨天中午11点半光景,这一趟K530次列车到了钱塘江边,眼看着就要驶进杭州了。

  车厢里,义乌人林师傅下意识地看看窗外,盘算起自己到杭州之后将要办的事。

  他坐在7号车厢的65号座位。

  就在这个时候,林师傅突然听到自己的座位下面有奇怪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不大,轻轻的,有点像是小猫咪的叫唤。

  林先生俯身查看,自己的座位下面居然有一个红蓝黄三色相间的旅行袋(长约60厘米,宽约30厘米)。那声音,就是从袋子里传出来的。林先生纳闷,谁的袋子啊?邻座问了一圈,没人知道。

  林先生不敢轻易打开,叫来了执勤乘警。

  这位乘警叫冯保芳,是杭州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的。

  天哪!袋子里哪里是什么小猫咪,居然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许是饿了,所以在嘤嘤地哭泣!

  装女婴的袋子开着口

  身边只有奶粉和奶瓶

  “我们检查了一下,这是个女娃娃,出生最多也就几个星期吧,脐带还没完全收进呢,身上有件深紫色的衣服,里面是用淡色的襁褓包裹着的。”

  林先生告诉乘警,袋子被发现的时候是拉开一个小口子的,估计是怕孩子闷着了。

  车上的乘客都围过来了,这一路,大伙儿都没听见什么声音。“这孩子好乖啊,但也好可怜啊!爸妈呢?家人呢?”一位女乘客说了一句,声音有点带情绪了。

  冯保芳再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孩子身边仅仅只有一罐奶粉和一个奶瓶,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带孩子上车的是两个女子

  目前孩子已经送到福利院

  28岁的冯警官挠头,自己还没当爸爸呢,他赶紧找来乘务员帮忙,安抚了孩子。

  “有谁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吗?”乘警真着急啊,车上广播,到杭州后又在车站逢人就问,但始终没有人来认领这个可怜的孩子。

  无奈,乘警把孩子先移交给了杭州站派出所的铁警。铁警们和车站人员一起,又把孩子送进了杭州市儿童福利院。

  警方随后开展了调查,有了线索——

  有目击者说,昨天凌晨2点左右,这趟车开到江西南昌,有两个女子手里拎着个非常相像的旅行袋上了车。其中一个女子50岁许,另一个二三十岁,像是母女。

  凌晨5点左右,火车开到了鹰潭,这两名女子非常匆忙地下了车。

  警方初步调查,这两人是在南昌站补票上车的,身份信息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她们会是孩子的家人吗?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女娃娃在杭州福利院得到了良好的照顾。警方对此事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我们希望,这只是一次粗心的遗忘。

  请知情者与杭州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联系,电话是0571-56721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