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治友选择先给自己的父亲治病。刘治友选择先给自己的父亲治病。

  记者 朱建豪 文图

  核心提示|看到街头乞讨者,你会施舍钱吗?11月26日上午,郑州二七广场上,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一名老人吹笛子乞讨。男子声称妻子刚过世,父亲和儿子两人患病,急需救命钱。对于男子的说法,不少围观者怀疑其真实性。当天上午,记者暗中跟踪发现,男子所带老人确为其父亲,现在郑州住院。男子家庭贫困,儿子和父亲同时患重病,他选择了先救父亲。因大家不相信他乞讨的真实性,每天乞讨只得几十元。

  他的所得当街卖艺,吹笛一小时讨得30元

  前日上午9点30分,在郑州二七广场西南角,不时传出笛声。人群中,一名中年男子手持长笛,腰挎小型扩音器,用手机连接音响播放伴奏。一曲曲乐曲,被男子熟练地演奏出来。

  在男子身边,一名裹着被子的老人坐在轮椅上,手持纸牌,上面写着“无钱治病,请求救助”。地上铺着一张求助单,写着中年男子的遭遇:“老婆患乳腺癌已去世,父亲患尿毒症和骨髓癌,儿子患心脏病……”求助单的一边,还有几沓医院出具的病历单和诊断证明。

  “太惨了,跟小说一样!”围观市民见此情景说,“怎么可能这么多悲剧在一个家庭发生呢?”尽管围观市民比较多,但多数怀疑其真实性,甚至有人丢下一句“骗子”后离开。

  围观人群聚聚散散,男子只是紧锁眉头,专心地吹奏着曲子。《爱的奉献》《红尘恋歌》等老歌被他吹得深切动人,电影主题曲《上海滩》等流行曲子,他也能熟练地吹出来。有人捐钱,不管多少钱,他总会弯腰致谢。一个小时,纸箱里有了30元的捐款。

  10点30分,城管人员赶来对其进行劝离。男子不得不收拾东西,推着父亲离开。

  据附近商户介绍,男子来此乞讨已经4天了,每次时间都不长,有时是自己离开,有时是被城管赶走。为辨别真假,记者紧跟卖艺男子身后。

  他的“行踪”

  卖艺之后,男子带父亲返回了医院

  离开二七广场后,男子推着老人沿大同路来到南顺城街,从南顺城街又来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进入医院,男子将老人推到医院肾病病房50号病床。男子将老人抱上床后,随后收拾自己的行李。

  “50号病床的病人患有尿毒症和多发性骨髓瘤,病情很严重。”在医院办公室,孙医生告诉记者,老人名叫孙振田,66岁,是周口郸城县农民,11月18日送到医院时,尿毒症已经是晚期,又伴有骨髓瘤。如果要稳定病情,每周需要两次透析,但是因为患者家庭贫困,现在每周一次透析都没法保证。现在,该床病人已经拖欠医药费两千多元。

  “我们都知道,他们父子俩每天出去卖艺,很不容易。”相邻病房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因为缺钱,爷俩几乎天天出去卖艺,但因为没人相信,几乎要不到钱。

  在病房内,记者采访了这名男子。男子的身份证显示,他叫刘治友,42岁,家住周口市郸城县白马镇张庄村。刘治友说,他和父亲常年在外打工,父亲在深圳从事园林绿化。两个月前,老人因身体不适被送回老家,经检查为尿毒症,后到郑大一附院检查发现,父亲不仅患有尿毒症,还患有多发性骨髓瘤。

  为了筹钱救父,他不得已才上街卖艺,但至今所获不多。他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不相信,无论他怎样解释,都认为他是骗子。而且,父亲有病在身,每天乞讨不到一小时,就必须回到医院休息。每天吹奏乐曲,他的嘴唇很快就发麻。他卖艺乞讨4天来,累计所得不到两百元,而父亲做一次透析就将近500元。

  他的选择

  父亲和儿子都患重病决定先救父亲

  刘治友提供的诊断证明和病历单显示,其妻子患乳腺癌去世。刘治友说,自己南下打工数年,积攒了6万元积蓄,本准备盖房,后来妻子住院治疗花去10万元,今年3月,妻子离世,他欠下大量债务。办完丧事后,他发现儿子走路经常摔倒,到医院检查发现,8岁的儿子患有心脏病和贫血症。为筹钱医治儿子,刘治友再度南下打工。不成想,两月前得知父亲患了重病。

  父亲和儿子同时患病,家里没钱,该先救谁?这让刘治友犯了难。儿子的病越早治疗越好,而父亲的尿毒症更是必须尽快治疗。经过考虑,最终,刘治友决定先带父亲看病,等父亲病情稳定后,再为儿子看病。但到郑州不到一个月,已无钱再治。刘治友说,父亲吃了一辈子苦,作为儿子,他决不放弃给父亲治疗。

  前日下午,有好心人得知刘治友的情况,到医院留下1000元后离开了。刘治友儿子刘大豪所在的白马镇老牙小学,也开始组织捐款,希望筹钱尽快治好刘大豪的心脏病。

  “我还会继续去卖艺,总会有人相信我!”刘治友说,“我就想用我的真实经历告诉大家,不是所有的乞讨都是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