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教授在照顾生来就患脑瘫的女儿黄教授在照顾生来就患脑瘫的女儿
黄教授为老伴儿剥橘子吃黄教授为老伴儿剥橘子吃

  □首席记者 周斌 实习生 王佳宁 文 李超然 摄影

  核心提示|他是精通哲学的教授,身上有褪不去的浪漫气息。他能作诗,好看报,性格爽朗。但他更多的日子,都在生活的琐碎中悄然流逝。现在,年近九旬的他照顾着同龄的老伴儿和50岁的脑瘫女儿;4年前,他还送走了106岁的母亲。他将研究过的所有哲学,都融入了生活的骨血里,最终化为了承载的责任和豁达的心胸。他就是河南大学的退休老教授黄魁吾。

  治学俯首甘为孺子牛

  1947年考上河南大学中文系1949年至1950年在河南大学政治系学习1952年至1954年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班哲学分班深造河南省建国后第一批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连续三届任政协河南省委员会委员河南省哲学学会副会长、顾问长期担任河大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哲学专业老师及政治教育系主任人物简历

  据他的学生孟彩云回忆,他善于将晦涩难懂的哲学融化成自己的东西,讲课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深受学生的欢迎。

  如今,这位老教授桃李满天下,不少学生都身居要职,在各个领域成就突出。

  1989年,黄老从任教40余年的河南大学退休。之后,他就把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给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我的家人我不管谁管啊,母亲要管,老伴儿要管,闺女也要管。”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他不想连累他们。

  每天,他都推着老伴儿或者女儿在走廊上散步,从东到西,共有75步,他一天走4趟,一年走了109500步。

  “我几乎每年春节都去看望黄老师,有时候真为他心酸。80多岁的老人了,还要照顾妻子和女儿。”河南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程传兴的言语中满是对老师的心疼。

  “学哲学、教哲学、研究哲学,他过的也是一种哲学的生活。与世无争,与人无求。”郑州大学党委书记郑永扣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师。

  做人浓浓真情关爱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他是父亲

  50岁脑瘫的女儿离不开他

  50年过去,女儿的病情没有明显好转,但黄老还坚持对女儿进行启蒙教育。“清明时节雨纷纷,下一句是什么?”“路上……没有人……”

  “哈哈哈,这次可要记好了,是‘路上行人欲断魂’……”大笑的黄老转头向我们解释:“她理解意思,就是说不出来。”如今,女儿已经掌握了40多首诗歌,这个成果令黄老骄傲不已。

  今年11月19日,是黄老师女儿50岁的生日。

  在开封北郊一所老年公寓里,她躺在床上,头部来回扭动着,睁大眼睛张望着陌生的来客。看见一个护工走进屋里,她突然叫了一声“阿姨”。

  她的话,只有黄老能听懂。

  “爸爸,没吃饱。”“谢谢爸爸。”

  这些是黄老的女儿经常对他说的话。一句句看似简单,但对她来说相当吃力。含糊不清的发音必须要黄老“翻译”一下,别人才能听懂。

  女儿出生后被诊断为先天性脑瘫,之后的数十年,黄老夫妇一直艰辛求医。针灸、吃中药,黄老甚至还为此查阅了日本的《育儿百科》。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法之后,女儿的病情还是毫无起色。

  50年过去,黄老89岁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将女儿抱在怀里或者背在背上,但这个连眉毛都已发白的父亲,至今还记得女儿小时候针灸的地址。

  “我们寄予女儿很大的希望。”黄老说,“她有病是不幸的事情,但是我照顾她,她陪我到老,这在苦难中也是一件幸事。”

  当他坐在床边为女儿掖被子时,女儿的目光便不再四处移动,一直看着这个年老到略显粗糙的老父亲,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女儿尽心尽力,我才能于心无愧。这是我作为父亲的责任。”

  他是 丈夫

  结婚71年的老伴儿不认识他了

  老伴儿的饭,是黄老“特制”的。每次从食堂打来的饭,他都要将粥和菜用榨汁机打碎成糊状物,加上奶制品,就成了“营养餐”。

  黄老熟练地将食物喂进老伴儿嘴里,举手间透出一种无言的温柔。第一口,老伴儿顺利吃下,第二口,她便把头扭向一边,拒绝了。

  一顿饭喂下来往往要把“营养餐”重热好几次,黄老自己的饭在早已经凉透了。

  一个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学生,一个是目不识丁的乡村姑娘,71年前,从未见过面的他们成了夫妻。因父母之命结了“娃娃亲”,他们一直平静共度,直至白首。

  在黄老退休之前,家里的大小事都是老伴儿一人料理。她不仅要照顾女儿,侍奉母亲,还要照顾黄老的两个妹妹上学。谈起和老伴儿的感情,黄老脸上多了几分笑容:“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没有吵过架,日子过得很平淡,却很和谐。”

  应了那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今,一同生活了71年的老伴儿,却忘记了他。

  2003年,黄老师的老伴儿开始出现脑萎缩症状。今天,曾经能干的她坐在轮椅上,听力已经退化,也忘掉了所有的人和事,包括丈夫和孩子。

  她坐着不动,眼睛盯着前方,嘴中会突然蹦出来一句听不清的话。

  “我老伴儿修养到这个地步很难,‘六亲不认’、‘生死不怕’,哈哈哈!”黄老调侃道。

  输液时,针扎在她布满青筋、干枯瘦瘪的脚背上。为防止她的脚不受控制下垂,黄老在护工离开后,坐在她对面,用毯子包起她的脚,一边托着,一边跟我们说话,时间长手酸了,就换另一只手继续托着。

  “老伴儿这辈子跟着我没少受苦,我现在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黄老的语气中满是心疼与愧疚。

  他是儿子

  106岁的母亲病重他从护工手中“抢”饭碗喂老人

  老太太生前话不多,有时候在床上叫儿子,黄老连走带跑稍微慢一点儿,她就开始埋怨。这时,黄老就会跟孩子一样开起玩笑:“老娘,你忘啦!你儿子都80多岁了,跑不动了呀!”

  4年前,黄魁吾的母亲去世,享年106岁。

  黄老师回忆,他的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女人,80多岁时,母亲还坚持在农村干农活、做家务。

  在母亲面前,他永远是一个孩子。已过百岁的母亲虽不识字,但是喜欢听广播,且过耳不忘。母子俩经常会一起讨论《三国演义》、《隋唐英雄传》等小说的故事情节。

  母亲病重时,黄老总会从护工手里“抢”过饭碗,一点一点地喂给母亲。他说,能尽孝的时间不多,能亲自来的一定要自己动手。

  “80多岁的老人喂100多岁的老母亲,我们作为身边的人都感觉心头热乎乎的。”护工王萍感慨万千。

  2010年,老母亲106岁,听力和视力已经完全丧失。

  母亲去世时,黄老说:“生与死本就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人死后又归为物质,回到世界中去了,不过换了种形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