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田育臣 实习生 王洋 文图

  仨外地司机因中途“跑了冤枉路”,身上的钱花光,就连过桥费也掏不起,而郑州“好站长”不仅帮补票,还请吃饭。今日(5月18日)下午,石家庄司机高先生提及经过郑新黄河大桥收费站时的情景,竖起大拇指点赞说,“你们河南人真是好!”

  今天中午,三辆崭新的、未挂牌照的水泥罐车由北向南驶来,停在了郑州郑新黄河大桥收费站口。一名高姓男子下车向收费站工作人员求助说,他们是石家庄人,专门给人开长途车挣钱。2天前,三人接了一单生意,老板要求他们把三辆新出厂的水泥罐车从石家庄开到湖北枣阳。当时,老板给每人2100元钱,作为每人的加油费和住宿费,但老板为了省钱,嘱咐不能走高速,只能走省道。因他们对省道不熟悉,河北境内的一部分省道修路,导致他们多次绕道,最终不得已走了高速,产生了不少高速收费。

  高先生说,若按原计划,2100元很轻松就能到枣阳。然而,因走了冤枉路,每辆车仅中途加油就花了1500元,加上高速缴费和住宿费,行至郑州身上的钱已基本花光。“我们也不知道这儿会收费,俺们搜遍了全身,连微信红包的钱也凑了,只有260元钱,还不够过桥费。”今日下午,记者联系到高先生时,他们已行至驻马店附近,预计晚上12点左右到达枣阳。高先生表示,目前,三人从枣阳返回石家庄的车票钱都没了,已经和老板联系,老板也答应他们到达枣阳替三人买返程票。

  今日下午,郑新黄河大桥收费站值班站长李勇受访时说,按照相关规定,这三辆车并不在过桥费的减免范围。当时,每辆车应收95元,三辆车一共285元。但三人一共挤了260元,身上确实没多余的钱。“出门在外,挣个钱也不容易,他就自己掏了25元,帮三人补齐了过桥费。”李勇说,考虑到三人身上没钱,连早饭都没吃。当时已是中午12点半,他又自掏腰包,在收费站请三人吃了午饭。

  “河南人真是好!”高先生表示,他们与李勇并不认识,对方却能真诚相助,让他们无助的时候心里“很暖”,十分感动。自己回到家之后,承诺会把钱打给李勇,但遭到了李勇的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