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记者 游晓鹏 文 洪波 摄影

  最近,有关博物馆的综艺节目大热,也空前引发了公众对博物馆的好奇。12月底,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从郑州博物馆获悉,该馆自2017年8月闭馆以来酝酿5个月之久的重磅展览——“长渠缀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南段文物保护成果展”将于2018年1月1日开幕,届时将有近万件文物展出。

  早就听说南水北调工程中抢救出了大量珍贵文物,这次展览究竟有啥“宝贝”?12月31日上午,记者前往郑州博物馆进行了探访。一般的专题文物展览,展品数量多在数百件,“近万件文物”是什么概念?记者在现场看到,数不胜数的珍贵文物,整整占据了郑州博物馆的两层展厅,如果不是三楼石刻展厅的展品太重不好挪,恐怕也要给这次展览“让路”!

  除了量大,这次展览文物的“新鲜度”也是空前的,不少前几年刚刚出土,还未评定级别就第一时间拿出来向公众展示。其中,既有刷新历史、具有极高学术价值的铭文礼器,战争使用的各种锋利武器,也有各个时期古人的日常生活、生产用具、金饰等,还有萌态百出的动物俑等陶器,特别是各种狗狗俑、猫头鹰俑等。

  不多说了,看图吧!

  整个郑州博物馆的一楼和二楼展厅都在紧张而有序的忙碌当中,展览按照中线工程由南而北的流向,大致分为南阳、平顶山、许昌、郑州、焦作、新乡、鹤壁、安阳等区域,每个地域的重要遗址都有介绍和代表性文物的展示。记者在展厅内走了一遍,发现几乎每个展柜当中,文物的“密集度”都非常可观,看!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文物?郑州博物馆副馆长孙歌华正带领讲解员们逐一对照文物熟悉讲解词,记者抢她的空请教。她说,河南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所经线路最长、涉及面积最大的省份,总干渠和库区的文物保护工作量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文保工作总量的50%以上,考古人员从河南段的369处文物点内抢救出了10万余件珍贵文物,这个量是非常大的,其实展出的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因此,不少文物都来自于中线工程诸多文物点中的“明星遗址”。其中就有拿过全国考古界的“奥斯卡奖”--“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鹤壁刘庄、安阳固岸墓地、荥阳关帝庙、新郑唐户、新郑胡庄墓地、荥阳娘娘寨6个遗址,此外,沟湾遗址、坑南遗址、龙山岗遗址、下寨遗址也曾获得过“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

  为什么要提这些考古奖项?因为这些奖项就是文博界的“品牌”,代表了最有价值的文物和文物背后最丰富的文化内涵。比如刘庄遗址,展览中的彩陶钵、石钺和各种炊具看着虽不起眼,距今都已经有三四千年,它们的主人被认为是商族的祖先——没错,我们都知道郑州叫商城,但是使用甲骨文字的商朝人从何而来,这个疑问或许要靠这些文物去解决。

  再比如新郑胡庄墓地,很多人都不知道它,但这个墓地是赫赫有名的战国七雄之一韩国的王陵区,精美的兽面纹铜纽钟、银辅首衔环、错金银嵌金玉铜带钩等,让2000多年前韩王夫妇奢华的“地下生活”再度呈现在我们面前。

  还有固岸墓地,你不仅会为数量巨大的随葬俑所吸引,也一定会被展厅里的带有异域风情的精美围屏石榻(石床)所震撼,它的主人是一对1500年前故亡的夫妇,被发现时两具骨架安然并卧,肢体松弛。围屏内侧,墨线勾出墓主夫妇画像和孝子图,当你立于榻前,屏息面对,仿佛仍然可以听见墓主两口子犹在窃窃私语……

  “这次展览的文物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了明清,非常完整,也是中原地区华夏文明在各个时期呈现的一个浓缩,所以这个展览对于了解中原文化的发展、变迁很有价值,换句话说,看了这个展览,作为中原人或许我们能够更加了解自己。”郑州博物馆研究部主任汪培梓告诉记者。

  在专家眼里,这些文物又有哪些看点呢?正在展厅里指挥布展的郑州博物馆陈列部主任汤威,特别推荐大家要看一看南阳徐家岭楚国贵族墓地所出的“太岁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因为古人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另外一种纪年法,就是岁星纪年法,岁星就是木星,它围绕太阳的公转周期是11.8622年,古人以地球为观测点,发现它正好十二年绕天一周,所以发明了岁星纪年法。

  “这座鼎上有49个铭文,提到了岁星纪年,也就成为中国最早记载岁星纪年的青铜器,也说明楚国是用岁星纪年,此前马王堆汉墓曾经出土过,但时间要晚得多。而且,根据铭文我们能够确认它是在公元前507年铸造的,这正好是孔子生活的时代,当时孔子40岁出头,正直不惑。看到它,能给我们特别多的想象。”汤威说。

  还有我们从没见过的三根带钩铜矛,它们造型奇特,扁扁的像是一片叶子,专家们从造型、合金成分等方面都确认它并非中原之物,而带有中亚青铜文化风格,但它却发现于中原腹地的淅川下王岗遗址,并且在时间上距今约在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800年,欧亚草原的青铜文化如何到了这里?这个谜团有待我们破解。

  而此次展览还有一点特殊之处,就是文物的“新鲜度”。“一般我们在博物馆看到的文物,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前发掘的,1990年以后的很难看到。而这次展览全部都是最近十年的新发现,一些文物甚至是几年前刚刚出土的,众所周知,文物的清理、修复和整理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它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呈现在公众面前,特别不容易。我们在搬运的时候还能够看到刚修复的痕迹,都得特别小心翼翼。”汪培梓说。

  此次展览,将在元旦小长假的最后一天2018年1月1日上午正式开幕(每周二闭馆),免费开放,感兴趣的观众不妨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