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董楠 袁敏 通讯员 张志军 文 记者 董楠 袁敏 摄影

  核心提示丨做饭、洗衣、骑车、写字,这些事情在一般人看来再平常不过,洛阳市伊滨区庞村镇彭店村62岁无手老人李世新同样做得得心应手。20岁时,一场大火让李世新失去了双手,左右胳膊肘以下都被截肢。截肢后,他尝试自己做饭、洗衣,从小喜欢书法的他,也开始报考大学练习毛笔书法。他一个人靠卖书法作品,养活了一家四口人。

  意外丨一场大火让他失去双手,陌生人的鼓励让他重新振作

  昨日上午,大河报记者见到李世新时,他正在村里文化广场上为村民们写对联,“这不要过年了嘛,今天村里有人结婚,广场上人也多,谁需要我就帮他们写,给多少钱都行。”李世新说。

  记者注意到,李世新在广场上只穿了两件薄毛衣,用胳膊肘夹着毛笔,下巴处固定着毛笔顶部。一副对联写下来,李世新已经是满头大汗,在一旁的村民不断称赞说,“这是我们村的能人,不仅字写得好,还有文化呢”。

  李世新今年62岁,膝下有一对儿女,老伴因身体原因在医院住院。问起胳膊的情况,李世新说,“20岁时,一场大火让我失去双手,胳膊肘以下都被截肢”。

  胳膊截肢后,他的生活起居都由母亲来照料。李世新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甘肃见到了一名双臂截肢的女性,在用脚织毛衣、写毛笔字,“这对我感触很大,别人也许还不如我,我能做的事也许更多”。

  随后,李世新专门到双臂截肢的女性家里看了看,当时也聊了很多。临走的时候,对方送了李世新一幅字“努力拼搏”。回到洛阳后,在高中就有硬笔书法功底的李世新尝试着自己练习写毛笔字。

  奋进丨没钱买墨汁,他用黄泥水在地上练字

  李世新说,那个时候家里很穷,根本买不起墨汁,而用清水在地上练习毛笔字的话,回过头水迹都已经干了,不清楚自己哪个字写得好,“练习也没有针对性”。

  后来,李世新用毛笔蘸黄泥水在地上、石头上练习毛笔字。“即使水干了,地上也会留下黄土的印迹,看哪个字写得不好,就会反复练习。”李世新说,他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字最难写,“家”、“飞”他反复练习了上千遍,才达到了自己满意的水平。

  这期间,李世新还报考了洛阳豫西函授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每周上一次课,他都是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在函授学习期间,他还报名了书法班,“有了专业书法老师的指点,我的书法水平进步很快。”李世新说。

  1999年,李世新结婚了。一年后,自己的儿子出生了,给家里增添了很多欢乐。两年后,李世新的女儿也出生了,女儿出生仅仅2个月,李世新的妻子开始生病。“我父母亲当时已经不在了,妻子因病住院不能照顾年龄相差两岁的孩子,我又从胳膊肘处截肢,照顾起来也很不方便。”李世新说。

  让他记忆最为深刻的是,一次儿子生病发高烧,抱着孩子到村卫生室因为医疗水平不够,医生建议我到镇卫生院看病,妻子因病行动不便,他就用围巾包着孩子,“用胳膊抬着孩子,用嘴咬着围巾,跑了五六里地终于把孩子送到了医院。”李世新说。

  生活丨靠卖字年入近10万,养活了家里四口人

  为了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李世新开始到白马寺摆摊卖字。“那个时候,一天收入也就几块钱,很难满足家里的日常开支。”李世新介绍说,他很感谢镇政府和村委会对他们家庭的照顾,从国家实行低保政策,村委会就为他申请了低保。

  为了能增加收入,李世新曾经找人承包过工程、自己也做过红薯淀粉生意,“由于我身体原因,觉得书法还是最适合自己。”李世新说。

  最近几年,李世新每年夏季都会到山西五台山待个四五个月,“在那里也是卖书法字,几个月下来一般都能收入5万多元。加上其他收入,一年能挣近10万元。”李世新说,他的书法卖过最贵的一幅是1000元,“我也知道可能是由于对方同情我,但艺术这东西本身就是无价,这也是对我书法水平的认可”。

  谈起日后的打算,李世新说,现在家里两个孩子一个在上大学,一个上高中,一年下来各种费用得2万多元,“最大的心愿就是继续靠书法为生吧,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把这个家打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