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映象网-东方今报

  原标题:《 考研前夕的深夜自习室:零点:一些人离开,一些人才刚来》

  这个刚过去的周末,是2021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大日子”。据了解,此次考试全国报考人数达到377万人,创历史新高。就在考试大幕拉开的前夕,记者走访郑州考研一族的深夜自习室,记录那些为梦想奋斗的考研人的故事。□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王姝/文图

  “一切等考研结束再说”

  12月24日夜,已经11点了,大学南路的24小时自习室内还有三分之一的座位“营业”。

  趁着接水休息的空隙,李萌萌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下午先去住的地方,不用担心哈。”挂了电话,她吐了一下舌头:“其实感觉心里悬着,总觉得还有很多没有复习到。”

  李萌萌是郑州大学经济学专业大四学生,一年前决定报考本校研究生。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老校区图书馆开放时间缩短,她就在附近的24小时自习室购买了座位。

  从暑假开始,李萌萌的学习时间固定起来:早上六点多到自习室,学习到夜晚十点,中午出去吃个饭,趴在座位上休息一会,“怕回宿舍睡,起不来”。

  李萌萌告诉记者,为了追求更高的就业层次,同学们多数选择深造。“有的申请出国,今年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多数备战考研,我们宿舍七个人,有五个考研。”她说,考场确认后,她和室友立刻订了酒店,第二天考点周围已经没有房间可以订了。

  这一年,李萌萌没有参加任何招聘,也没有准备公务员考试,全力备战考研。她告诉记者,自己和室友互相陪伴,每天晚上学习结束一起回宿舍,路上喜欢谈论明星、轻松的话题。至于压力,她指了指面前的一排标为“树洞”的植物:“给它们说喽。”不过,1999年出生的她也做好了考试失败的准备:“如果没考上就找工作呗,现在没想太多,一切等考研结束了再说。”

  “工作之后,学习的时间太珍贵”

  对于24小时自习室来说,夜晚10点、12点是两个小小的节点。多数时候,学生们在10点结束学习,开始往回走;到了12点,一些人离开了,一些人才刚来。

  祁正材匆匆走进自习室,定了定神,看了看表,时针和分针正好重合在“12”上。比起很多学生琳琅满目的桌面,他的桌上只有几本书。

  “我一般工作日都是十点以后才来,学俩小时回去。今天平安夜商场有活动,下班晚。明天请了假,想着干脆看个通宵吧。”祁正材告诉记者,这是他工作的第三年。工商管理专业的他,毕业后去了郑州某商场的品牌部。

  “第一年,觉得工作很有意思,自己还实现了经济独立,特有干劲儿。第二年结婚后有了孩子,夫妻俩工作都太忙,想着换一个稳定点的。”于是,他参加了当年的国家和省公务员考试,笔试没有通过。

  “我以前考试成绩还可以,没想到隔了一年不学习,再看书完全不是那回事儿了。”祁正材感慨,工作后时间被碎片化,即使休息时也要处理各种信息,很难集中精力。

  第三年,当初考研的同学毕业了,有的留校了,有的去了不错的工作岗位,让他萌发了重新考研的想法,并且得到了妻子的支持。为了集中精力,半年前开始,祁正材买了自习位,下班后就去学习,往往到家时妻儿已熟睡。

  不过,即使一天两小时的学习时间,他也很难保证每天坚持。

  “有时候家里有事、有时候商场有事,一耽误、一犯懒,好几天不来。现在不像在学校,什么时候该学习,有人催着你,现在更需要自觉。”他说,“工作之后,学习的时间太珍贵了。有时候真想把工作辞了,看看新闻,今年应届毕业生800多万,受疫情影响就业形势更严峻了,哪敢随便辞职啊,挤时间吧。”

  “拼一把,就可以和她在一个城市了”

  25日凌晨1点,高驰坐在了自习室楼下的便利店里,面前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困得不行,想抽烟,没地方,干脆下来散散心。”他说。

  2020年考研,高驰在面试环节失利,却没有选择调剂,原因是他和女友约好,要考同一个城市的大学。

  “本来双方约好考研结束见家长,结果我考得不理想,我俩面临异地恋,双方家长都有了担忧和想法。”高驰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诚意和能力。

  有了这个想法,考研的重要性进一步增加。这一年,高驰没有参加其他考试和招聘,而是选择“孤注一掷”。高驰说,多数人需要休息好以保证学习效率,而自己睡眠较少,夜晚学习效率很高,所以购买了专门的自习位,方便学习。

  这一年,由于疫情、由于学业,高驰和女友见面次数极少,但是两人有一个默契:午饭后多聊一会;夜晚女友睡觉前,互相发一句“晚安”。

  高驰说,女友非常关心他的学习进展,不过随着考试将近,反而故意逗他放松:“她甚至找了那个城市一些招聘信息,告诉我如果考试不顺还可以去工作,让我不要太紧张。”他没有告诉她的是,熬夜学习后,在便利店一边吃夜宵一边翻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拼一把,就可以和她在一个城市了。”他说着,脸上泛起笑意。

  “到12点还没睡着,恨不得起床继续学习”

  25日清晨6点。晨光中,自习室的灯光显得弱了一些。此时室内只剩下管理员和一位刚到的学生。“明天考试,本想着不早起了,结果到点醒了,睡不着,就来了。”他笑着说。

  与自习室仅隔一条街,大学南路的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南校区,操场上已有不少学生晨读。

  图书馆的负责老师荆永菊告诉记者,由于自习室比较安静,图书馆的楼道、天井成为考生们出声背诵的地方。担心他们受冻,12月初,图书馆为学生开通了朗读室,早7点到晚10点开放。

  “有一个女孩,最开始每天早晚都去背书,这几天我看又站在外面背了。我问为什么不在朗读室,她说室内太暖和了,容易犯困,外面冷更能集中精力。”荆永菊说。

  楚留杰就是朗读室的一名“粉丝”。专升本的他,早就下定决心备战考研。除了上课,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学习之余勤工俭学,帮助打扫书库卫生,每个月获得一定补贴。

  由于白天十分充实,楚留杰每晚学到10点闭馆,就回宿舍休息了,但有时会失眠,“到12点还没睡着,恨不得起床继续学习”。家中有病人、经济较困难,考研势必增加楚留杰的时间成本和经济压力。这种焦虑总喜欢在夜晚涌上心头,到了第二天天亮时,又仿佛烟消云散。他再次成为室友口中的“精神小伙”,沿着操场跑完大圈开始学习。

  “白天接触到老师同学,和家人打电话,感受到的那份关心和善意,总能让人更有信心和动力。”楚留杰说,“撑不住的时候,总会多出来一点感动。”

  (应受访者要求,考生姓名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