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红会接收捐款锐减 河南红会7月收到物资捐赠1笔

2011年08月06日08:23      东方今报             _COUNT_人评论

  昨日,东方今报记者获悉,河南省红十字会2011年1月至7月仅收到4笔捐赠物资,其中7月仅1笔,7月份收到现金捐赠为5295元。郑州市红十字会明确表示接受捐赠也受到影响。

  □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

  省红会 7月份接受现金5295元

  昨日,河南省红十字会通过官方网站公开1月至7月接受社会捐助的物资明细。该明细显示,河南省红十字会2011年1月至7月仅收到4笔捐赠物资。

  这4笔捐赠物资分别是:2011.1.18 吉林修正药业保健品有限公司 牛初乳冻干粉 480盒 价值143040元;2011.3.20 山西太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清开灵口服液 300件 价值396000元;2011.4.15 王景丽  服装1批  价值68837元;2011.7.20 河南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图书1批 价值4600元。

  对此,省红十字会宣传部工作人员无奈地称,他们确实仅收到这4笔物资,自郭美美事件出来后,全国红十字会几乎都是这个情况,详细情况让记者询问财务部。

  “1月至7月收到4笔捐赠物资,7月收到捐款为5295元。”昨日17时许,河南省红十字会财务部工作人员电话告诉东方今报记者,他们正在上传2008年“5·12”地震以来的捐款明细,接受社会监督。被问及郭美美事件对省红十字会接受捐款的影响,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不具可比性”。

  市红会 6月份接受个人捐赠共4笔

  不但河南省红十字会晒出明细,郑州市红十字会同样公布捐赠明细。

  昨日,东方今报记者在其官方网站看到2011年1月1日至6月30日市红十字会接受捐款统计。

  郭美美事件发生在2011年6月,而据市红十字会公布的6月份捐赠明细显示,以单位名义捐款的目的为救灾、大病救助、出租车爱心不找零活动。此外,个人捐助共4笔,捐款额度最高为1000元,最低为100元。

  郑州市红十字会称,郭美美事件对捐赠“有一定影响”。至于7月份捐款明细何时公布,市红十字会表示8月10日。

  ■ 延伸阅读

  郭美美事件后,中国红十字总会以及各地红十字会的信誉度大打折扣,造成的信任危机,也逐渐开始显现。深圳、北京、东莞、山东等地方红十字会负责人均称,募捐工作受到了影响。

  北京 个人捐助仅8笔

  昨日,北京市红十字会公布了7月份接受社会捐助的明细。明细显示,北京市红十字会7月份收到个人捐款仅有8笔,共计5855元。在其公示的捐款明细中,今年1~6月份,个人捐款平均在20余人次,其余多为企业、学校或者一些单位捐款。

  深圳 捐款环比锐减九成

  8月3日,深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赵丽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郭美美事件”之后,该会收到的社会捐款几乎为“0”,除原先早有合作的一些定向捐款外,一个多月来唯一一笔捐款只有100元。

  而在8月4日,赵丽珍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则称“捐款几乎为零是一个误解”,深圳市红十字会7月份共有13项个人捐款,总额为5335元,与之前每月平均5万多元的捐款环比锐减九成。

  8月4日18时,深圳市红十字会网站爱心榜的所有数据被删除。20时30分,该网站爱心榜又恢复正常,数据发生了变化。数据更新至8月3日,捐赠人数迅速增加,其中数十位捐赠者捐款均为1元。赵丽珍称,这些数字都是真实的。

  东莞 捐款人次下降2/3

  东莞市红十字会网站上显示:今年7月份该会收到日常捐款12笔,共计8719元。与今年3、4、5月份相比,捐款人次下降了三分之二。

  山东 义拍募捐未达预期

  郭美美事件报道后,山东省红十字会策划了“博爱齐鲁-爱心义拍义卖会”活动。“从募捐来看,该活动还是受到些影响。虽然也有一些企业捐赠了一些物品,但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山东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称。  综合东方早报、新京报

  公开透明才能赢得“募捐市场”

  民政部2006年颁布的《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规定,“公募基金会组织募捐活动的信息”等应该公开。实际情况却是,全国慈善基金会超过2000家,许多连官网都没有,有些地方基金会甚至不公布年度报告,更遑论财务报告了。

  长期的不透明,耗损着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更伤害了公众的公益热情。从最近曝出的几起事件,可以看出公益界与社会的“对立困局”:一边是公众慈善意识、权利意识的提升,另一边却是慈善组织公开透明的缺席;一边是社会慈善需求的扩大,另一边却是公众不信任感的增加。

  公开透明是为了接受监督。只有将善款的募集使用放到阳光下,捐赠者才会安心,信任才能重建,慈善文化也才能形成。

  更重要的是,随着时代发展,“垄断型募捐”的模式也必然要走向竞争性的“募捐市场”。透明度将直接影响公众、企业家乃至政府“购买”执行者的信任度,也将直接决定善款涌入的数量。一旦公众成为选择的主体,就会以“用脚投票”的方式,倒逼整个慈善事业的成熟。

  这样的市场选择,已切实地摆在了慈善机构面前。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挑选2亿元善款执行机构时,把透明度、执行力作为首要标准;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爱心包裹”项目,依靠捐款发票与受助人反馈,以透明互动撬动逾1.8亿元善款。

  在这个市场中,透明度也须有“质量保证”。信息披露需要制定统一的标准,区分层级,厘清强制披露与自愿披露的界限;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权威性需要引入独立第三方进行审计。因此,中国红十字会乃至整个公益界的信息披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公众从不缺少慈善的热情。当网友以微博为平台给山区孩子送上“免费的午餐”,当团购形式的“聚蕉行动”10天销出500多吨滞销香蕉,我们能看到这种热情的激活和释放。只有全方位的公开透明,慈善机构才能重树形象、重建信任,否则必将为这种热情所抛弃。 据《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 红会 我来说两句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