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团郑州站

进行中我的美丽日记面膜

我的美丽日记面膜

仅3元/片享原价10元正品“我的美丽日记”面膜!9款任选,30片以上全国包邮...[详细]

马上购买

项城司机网曝偷拍交警乱罚款遭报复 公安局介入调查

2012年02月06日07:35      东方今报   分享到: 转发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项城一司机针对部分交警“乱罚款”,购买偷拍设备,摄录当地交警收钱不开票情景,并把画面上传到网站。若交警看到视频后送还“罚款”,便撤下视频,若不送还,则继续挂在网上。  

  两年来,这一索回非法罚款的方式“屡试不爽”,且交警也很少再对其所在厂的车辆进行罚款。2月5日,记者“面对面”这名司机,倾听他与当地交警在“罚款”问题上的辛酸博弈。

  □东方今报记者 田林

  “警察遇到偷拍机之后”

  近日,出现在周口当地一网站论坛上的一篇名为《警察遇到偷拍机之后(现代版现形记)》的帖子,实名举报因拍摄交警收钱不开票视频而遭到殴打,引发众多网友关注。  

  发帖人公布了身份证号及住址。他自称张东亮,项城市一调料厂司机,常遭遇交警各种理由罚款,但很少收到票据。于是购买偷拍设备,将偷拍的视频传到网上,若警察能返还“罚款”,便撤下视频,此招屡试不爽。去年,该厂车辆遭受非法罚款大量减少。2011年年底,其再次遭遇此类事件,与一交警发生争执。约一个月后,张东亮遭受殴打,至今未得处理,他质疑为警察报复。

  “被打与‘乱罚款’是两回事”

  帖子发出后,项城市公安局民警与张东亮取得联系,要求删除帖子。  

  “我拒绝删帖,我对我的话负责,我手里有他们收钱不开票的证据,除非指使打人的民警受到处理。”张东亮说,帖子发出后,项城市交警大队队长刘洪庆也曾约见他,承诺春节后处理,但春节后又称此事由派出所处理。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刘洪庆,其表示,看到帖子后,已上报给项城市公安局领导,目前派出所正在处理此事,结果要等派出所的结论。“他被打和帖子中所说的民警收钱不开票是两件事,不能混作一谈。至于民警收钱的事,也得让局里来查,届时查到哪个民警处理哪个民警。”刘洪庆说。

  项城市公安局局长杨步超向记者透露,他本人也已看到该帖,项城市公安局正组织人员对此事进行调查。

  律师说法:张东亮偷拍合法

  河南亚太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常伯阳分析说:按照法律规定,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器材须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但对个人购买、使用偷拍设备则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可以说张东亮购买偷拍设备是不违法的。  

  此外,只要录音录像记录的是真实情景,不管是否征得当事人同意,均可作为司法证据。张东亮以网络公示索回民警非法罚款的做法在法律上是一种谈判主张,只要其索要的钱物未超出先前支付部分,也是合法的。

  ▶▶网帖事件的背后故事

  “罚款录音” 首尝胜果

  昨天,东方今报记者赶赴项城,查证此事。  

  今年40岁的张东亮是项城市一家调料厂的技术人员,司机是他的第二工作。

  张东亮说,有的交警会以超载、车牌照不干净、超速等各种理由罚款,“每辆车每天塞出去二三百元钱,一个月一辆车得多花四五千元”。

  2009年10月12日上午,他第一次用手机录音录下了交警乱罚款的证据。

  喜欢戏剧的张东亮常以“张亮剧院”的名义在国内一家视频网站上传戏剧视频。突发奇想的他将“罚款录音”配上其他视频上传网上。结果让张东亮很意外:“上传后没几天,交警找到厂里,退回了所收的200元钱”。

  后来,张东亮便和厂里老板刘丽(化名)商量购买偷拍设备,当年年底,厂里老板出钱,张东亮在网上购买第一套偷拍设备。

  屡试不爽 “效益”明显

  “刚开始,镜头常抓拍不着关键证据,后来掌握了技巧。现在已用坏了三套设备,拍摄了20多段交警收钱不开票的视频。”每次他都会把视频上传网上,等待交警找到厂里退钱。  

  “只要交警发现后,基本上都退。这在交警中也传开了,说我们的司机有偷拍机,就很少拦我们的车,厂里省下一大笔钱。”张东亮说。

  为此,张东亮还交了几个交警“朋友”。“被我拍到收钱不开票的警察李华(化名)退钱后和我成了朋友,项城市交警队的交警魏炎(化名)主动和我联系,很多乱罚款的事找他们就协调了。”张东亮说。

  调料厂老板刘丽向记者证实了张东亮的说法。

  莫名被打 疑遭报复

  说到“报复”的事,张东亮神情有点黯然。  

  2012年1月10日上午,“我审车后回厂里,沿着平安大道到丁集路口等红灯时,一辆大客车突然逆行出来斜停在车前,下来一圆脸男子,拉开驾驶室左前门,朝我脸上就打,一个瘦长脸男子堵住了右前门,我无法动弹,只能挨打,他们还说‘连交警的事你都敢找,看你以后还敢不’。”张东亮用手机拍到了大客车车牌号:豫P93023。

  张东亮说,“此前,在平安大道与团结路交叉口堵车时,一名交警在我车前转了几圈,我记得他姓任,一月前被我拍过,还发生了争执。后交警‘朋友’李华给他打电话,他很生气,把两百块钱夹在驾驶证中退给了我。我怀疑这是他指使的,大客车司机和常路过路段的交警非常熟。”

  张东亮的伤情被鉴定为轻微伤,项城市城郊派出所正对该事进行调查。(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名使用化名)

  ▶▶对话张东亮

  记者:你拍这些东西时想到危险吗?

  张东亮:想到了,其他司机都不敢拍,可能是因为我不是专职司机和看不惯那些警察才这么做的。

  记者:那些被拍到的警察是怎么找到你的?

  张东亮:每次拍的视频有一小时左右,我只上传收钱的过程,周围环境及我们的车辆。警察根据车辆上的广告就找到了厂里。

  记者:为什么不把视频交给纪检部门或督察部门?

  张东亮:我们的目的就是我们的车能顺利出行,也不想得罪那些警察,也有点担心报复,害怕我们举报不成,被警察找人协调了,反而得罪人。

  记者:你真的认为那些退钱的警察和你是朋友?

  张东亮:你这个说的是大实话,只不过我一直保留他们收钱的证据,他们怕我。

  记者:你总共拍摄有多少段视频,估计会牵涉多少民警,上传又撤下来的有多少?

  张东亮:有20多段。上传的有十六七段,基本上都撤下来了。牵涉的民警有几十个吧,这是保守估计,因为他们每次查车都是好几个人。

  记者:如果纪检部门来调查,你会提供给他们吗?

  张东亮:肯定会的。

  记者:这篇报道发出后,你可能会遭遇一些压力,想过没有?

  张东亮:有这个心理准备,只希望上级相关部门能严肃处理这事。

分享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