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小学生给父母洗脚:这种孝有点“难受”

来源:中华杂文网2012年6月4日【评论0条】字号:T|T

  前不久,一些媒体报道了部分学校组织小学生为母亲洗脚的新闻,随后,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在某讲座中说“小学生给父母洗脚是愚孝”,引起民众激烈争议。多数的评论和争议都集中在小学生或教育者身上,力挺“小学生给父母洗脚”之“孝举”,但笔者总觉得这种“孝”有某些地方不对劲。

  如果父母能自己洗脚……

  早在蒙曼的争议言论出来之前,网上就曾有这么一个报道:某记者听说,某学校1000多名学生,竟没有一人给父母洗过脚。为此,记者在社会上展开了一次调查,对象是30岁以下的590名男女读者(上班族、大学生、小学生、外来打工者),结果,给父母洗过脚的人数和次数均为零。记者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传统的孝道正在退化”。(水母网,2006,《30岁以下的人给父母洗脚的次数为零 传统孝道在退化》)对此,我有些疑问:这些30岁以下的青少年的父母应该多数在60岁以下,如果除去健康等特殊原因不能自己洗脚者,父母中有多少是真正需要或想让自己的子女给自己洗脚的?孩子给上了年纪或腿脚不便真正需要别人服侍的父母洗脚,这种孝心自不待言。但十多二十岁的少年给三四十岁的年轻健康父母洗脚,这种“孝敬”有什么意义,难道这就是我们的传统孝道?是不是应该被打折?小学生能否对给年轻健康的父母洗脚说“不”?

  真正的爱包含两方面,一方面要出于内心即真心,虚情假意难言真爱;另一方面是被对方实际需要,不被需要的爱达不到爱的目的,多余之举不能长久甚或变成矫揉造作。孝是一种爱的表现,同样需要真心和考虑对方的实际需要。小学生的父母是否真的需要十来岁的子女给他们洗脚,这个值得怀疑。他们的父母年龄一般都在三四十左右,除非身体特殊原因,否则,健全之人有让十来岁孩子为他们洗脚的需要或必要吗?他们赞成孩子给他们洗脚吗?如果需要和赞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其次,小学生有多少愿意给年轻健康的父母洗脚?曾有媒体报道,《成长》杂志在市少年宫随机调查了上百位家长和孩子关于“感恩”的看法,结果,大多数孩子反对以“给父母洗脚”和“给父母磕头”作为感恩的方式(南方都市报,2007,《孩子最不愿给父母洗脚磕头》)。由此,给父母洗脚既非学生情愿亦非父母所需,那这一行为岂不是“既非真孝亦不达尽孝之目的”?这样一来,“小学生给父母洗脚”不是“愚孝”,应该是什么“孝”?笔者以为,这种“孝”应被打折。

  没有给父母洗过脚=不够尽孝?

  有人以“连父母的生日都不知道”、“连给父母的脚都没洗过”之类的论调来推论这些人不够尽孝,其依据是“小事不成何以成大事”的信条。其实,“小事不成何以成大事”这一说法真正的含义应该是,每个小事都不做(或做不好)的人肯定做不成大事。而有些人把它曲解为“某一件小事做不好,就肯定做不成大事”,以偏概全,一棍打死,典型的形式主义论调。照这种理解,没有人能成大事,因为没有人能把所有的小事做好。以记父母生日尽孝为例:很多人由于各种原因的确没有记住父母的生日,但却在日常生活中对父母体贴入微、关心备至;相反,有些人平日做不到对父母的应有孝敬,却刻意通过生日、节日等特殊时刻来形式化尽孝。这二者,谁是真的在尽孝?而今,各种媒体评论上充斥着“给父母洗脚这点小事都不做,还能做什么大事”之类的话语,甚至有人高喊“不洗脚,你还能为父母做些什么?”(金羊网,2006,《不洗脚,你还能为父母做些什么?》)一些人以如此思维来理解和评论一个事件、一个学者的言论以及传统的礼节,我对此唯有无语+无奈。我只想说,孩子们,如果你没有给父母洗过脚,不必自责,当你父母上了年纪或者因某种原因腿脚不便需要有人给他洗脚时,主动给他们洗脚,你就是个孝顺的孩子。

  如果只有下跪洗脚才是尽孝……

  曾几何时,父母下跪洗脚、向父母说声我爱你等青少年感恩教育活动悄然兴起。我们不禁要问,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一定要以这种“赤裸裸的”方式来表达吗?如果是,是否意味着我们其他的家庭成员互动行为已经失效?子女在日常生活中帮父母做家务、做杂活,不乱花钱、礼貌以待,听父母教诲、对父母嘘寒问暖等行为,我们的父母是否不再理解为是子女的孝顺和感恩?父母与子女之间是否还保留最基本的信任和理解?仅仅因为子女没有记住我们的生日,没有在父亲节或母亲节送花给我们或者没有说声“爸妈,我爱你”,我们就认为子女不够孝顺?亲子之间真正的感情取决于日常行为表现以及彼此的信任和理解,而不一定要赤裸裸地“说出来”、“跪下来”、“洗出来”。

  “洗脚式”感恩教育能动情亦能“伤尊”

  从心理学角度上说,一些情感和心理需要亲身参与和体验才能获得领悟和认同(或称“体认”),体验式活动就是基于这一原理的,很多感恩教育就都采用体验式活动的形式开展。给父母洗脚这一体验式活动,它能给参与者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心理触动和感悟,激发亲情领悟和感恩心理。因此,我个人认为,小学生给父母洗脚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小学生对孝道、自尊、亲情表达等方面的感悟和理解,不应完全否定,不能简单扣以“愚教”的帽子。但要注意,这种体验式活动往往只是个“引子”,它借助体验活动产生的情感召唤和心灵感悟,使参与者在日常生活和工作行为中表现出感恩行为,这后者才是这类感恩教育的最终目的。因此,组织小学生给父母洗脚,其目的不是向小学生推广这一尽孝方式使之成为常态(事实上也不可能),而是借助“给父母洗脚”这一引子产生的孝心和感恩感悟,使小学生能在日常行为中尽孝。类似的体验式活动还有一些极限运动、素质拓展活动以及诸如写墓志铭、写遗言等临终体验活动。

  但是,让学生给父母下跪、洗脚等感恩教育要谨慎实施。一方面,下跪、洗脚、磕头、叩首等礼节本身具有人格尊严含义(想想:如果子女犯小错,有多少父母能够接受他们以下跪、磕头的形式认错道歉?),如果父母本身能洗脚、不需要别人给他们洗脚,孩子却被要求给父母洗脚,这对孩子的人格尊严会有一定的伤害。另一方面,当孩子不是根据实际需要和情感触动去实施这些礼节,也未能真正理解传统礼节的含义和意义,而将礼节简单地理解成身份、地位的等级尊卑差异所致时,不利于培养他们的独立、平等、公正、权利和尊重的观念,甚至会适得其反,如造成对传统礼节的曲解和抗拒。在这方面,2003年前曾有一个类似的一个新闻报道和评论:复旦实验中学的一位老师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为自己的父母洗一次脚”的作业,结果两个班级共104名学生中,完成的24人,仅占所有学生的23%,即使在完成的学生中,能从这次作业中有所收获的也不到15人。我很认同当时朱胜国先生对这一“洗脚”作业的看法:“给父母洗脚”这种“为了考试而设置的考试,本身是对学生人格的不尊重,是以牺牲学生独立思考能力为代价的。从这一点看来,那些拒绝让孩子洗脚的家长是开明的家长,那些回家没有提起要为父母洗脚的学生,表现出了值得肯定的独立见解。”(北京娱乐信报,2003,《高二生的特殊作业 为父母洗一次脚为何这么难》)

  “洗脚式”的感恩教育该转移对象了

  今天,在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的泱泱大国,还有多少父母缺衣少食甚至卧病在床,真正需要别人为他们烧水做饭、端屎倒尿、寻医问病,而子女们却无动于衷、嫌脏厌臭?有多少子女成家立业了,有时间看电影、玩游戏,却没时间和父母聊天、陪父母散步、给父母煎药?因此,“洗脚式”的感恩教育该转移对象了——转移到那些家中有老人需要照料的成年子女身上。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微博调查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