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回到1942:上蔡两个“土皇帝”选择逃亡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2012年11月29日 11:29【评论0条】字号:T|T

 灾荒年间,国民政府仍在征缴军粮。(宋致新、刘海永供图) 灾荒年间,国民政府仍在征缴军粮。(宋致新、刘海永供图)
新乡乡长李翔震所书的呈文(翻拍)新乡乡长李翔震所书的呈文(翻拍)

  □记者 王磊 实习生 田丹丹 文 记者 李康 图  

  大荒之年,老东家张国立家的库房里还屯着小山一样的小米,成串的玉米,不愧是刘震云老家“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如果没有发生饥民“抢明火”吃大户的事件,如果栓柱“在县里请来了兵”,老东家一家的命运会不会是另一个版本?生活没有也许,但是记者在档案中找到的另一个“逃灾”故事,却在一定程度上粉碎了老东家命运出现转折的可能性——这个“逃灾”的主角是比老东家更加有钱有势的保长。保长尚需外逃,老东家“逃灾”还要犹疑吗?

  被称为“土皇帝”的两个保长竟然逃亡

  这是一个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故事,民国三十一年九月,上蔡县两位保长,一个叫翟凤翥,一个叫李相唐,相继选择逃亡。

  使这个70年前的历史片段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河南省档案馆收藏的一份上蔡县新乡公所关于保长翟凤翥、李相唐窘迫潜逃的“呈”。新乡乡长李翔震在呈书中写道:“经查,凤翥于九月廿日私自潜逃,相唐于廿二日垒门全家躲避。”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民国时期保甲制的基本形式是10进位制(10户为甲,10甲为保,10保以上为乡镇),以后略有变化。国民党对保甲长人选极为重视,“使每一保甲长均能兼政治警察之任务”。保长也被称为“土皇帝”。

  如果这个举动已经颇让人不解的话,那么更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作为直接领导,在新乡乡长李翔震所书的呈文中,竟然没有一句责备这两名保长的话。奇怪的是,他还为他们辩护。据呈文显示,“然凤翥、相唐,并非有意擅离职守,实因办公艰难所致”。

  蚂蚱把小沟都填平了,把谷子吃得光溜溜的

  在民国三十一年的上蔡,翟凤翥和李相唐这两位保长,究竟遭遇什么样年景?

  提起民国三十一年,上蔡县城关镇程老村81岁老人江英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一年大旱,还有蚂蚱。”她的手颤抖着为记者比划——“我还小,记的事不多。但我就记住,蚂蚱有三指长。”

  相比之下,上蔡县卧龙镇苗沟村83岁的老人苗运,对蚂蚱的印象要深刻得多。他说:“我13岁那年来的蚂蚱,那时候是伏历天,蚂蚱把小沟都填平了,把谷子吃得光溜溜的。”

  据苗运老人回忆,蚂蚱是从西边来的,它们不吃豆光吃谷子。“蚂蚱来了3天后,你站在地里,就像站在树荫下一样;你如果走得快,一脚能踩死十来个。蚂蚱太多了,怕浪费柴火,没有人舍得烧它。后来都是使扫帚拍,使木锹拍,使土埋。拍死庄稼没有了,不拍死也没有了,反正是恨,没办法。”老人叹了一口气。

  据《河南灾情实况》记述,在1942年蝗灾爆发时期,“不料每届六七月间,辄发现大批飞蝗,遮天蔽日,逐队群飞,所过之处,遇物即噬,禾苗五谷,当之立尽,尤以玉黍米及黄谷等根茎被吃,便即枯萎,不再生长。”

  蝗虫过后,上蔡县几乎颗粒无收。据《河南省政府救灾工作总报告》中绘制的《河南省三十一年各县旱灾调查表》中统计,民国三十一年“二麦因旱收成甚少;秋禾又皆枯萎,并受蝗虫之灾,蚕食殆尽”。根据国民政府统计,当年上蔡麦收是“三成强”,秋收是“二成强”,全县待赈灾民达275645人之众!

  灾年不免粮 保长坐在老百姓家催缴粮食

  据江英老人回忆,1942年秋天,“家里突然没东西吃了。刚开始挖一小勺麸子,用水搅一下就喝了。后来连麸子都没有。爹妈就把我送到救济院。因为年纪小,记不住救济院的名字,只记得很多六七岁的小孩子,都活生生饿死了。”

  灾情越来越重,1942年12月,中央政府拨给河南2亿元,用于赈灾,但是同时强调军粮征收不能减免。县政府到乡间逼粮,农民交不出粮食,自卫队的团勇便到农民家“坐催”,住农民的、吃农民的,逼着农民只好卖掉所有东西去纳粮。

  上蔡县重阳办事处谢庄村87岁老人苗德志说:“那年俺家就剩一点红薯,保长还天天坐到俺家催缴粮食。俺爹害怕,就带着俺一家人逃荒去了。”

  上蔡县蔡都办事处贾竹园村委聂庄村82岁老人丁居重回忆说,我们家兄弟三人,那一年秋天过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保长、甲长不仅跑到人家催兵,还跑到人家催钱。乡里给保里要五千斤粮食,保里都敢给下面要一万斤。俺村里有个老头姓李,是个保长,每次分配粮食都会都给下面人摊派。如果你敢不缴,就半夜把你拉起来当兵。”

  除了征粮,征兵是一件更恐怖的事情。苗运老人的叔叔是甲长,当时管4个村。据苗运回忆,1942年往后,逃荒的灾民越来越多,征兵越来越难。“为了完成上面派下来的任务,叔叔甚至把我哥哥都拉壮丁带走。哥哥一去就是7年,后来嫂子也离家走了。”

  苦难深重和横征暴敛是诱因

  苗德志老人说,民国时期的保长很厉害的。“保长可以拉宪兵、摊派税负。油水大得很。”堂堂保长出逃,原因究竟在哪里?根据上蔡县新乡乡长李翔震的呈文,保长所谓的“苦衷”,乃“办公艰难”。的确,1942年的上蔡县,几乎颗粒无收,百姓“十室九空”,不少人饿死,更多人选择逃荒。在这样情境下,国民党政府仍强制要求“军粮征收不能减免”,保长压力可想而知。根据新乡乡长李翔震的呈文,地方驻军也不断向保长施加压力,“每日派队在保长家为三五名坐催草料及器具需用物品并有军麦食物确系目前万急要政,限期征齐。”苗德志说,那两个保长外逃,原因无非是那一年实在搜刮不了老百姓,自己也很难过活,所以选择逃跑。“但是,逃荒可不是一个小事,当时国民政府发的有小册子,规定很多种情况可以枪毙,他们的下场肯定不会好。”苗运老人提出,也有可能保长是出于好意外逃。他说,蔡都办事处赵庄有个甲长,叫刘保国,他在民国时期就照顾困难户,有任务少给困难户派,有时候还救济困难户。“后来这个甲长解放后也没有人批斗他。”

  上蔡县档案馆馆长刘五龙认为,民国时期百姓对保长怨声载道,“一般公正人士多不愿担任保甲长,一般不肖之徒又多以保甲长有利可图,百般钻营”。保长竟也沦落到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选择逃亡,足见当时苦难之深重和政府及军队的横征暴敛。

  “新乡”曾是上蔡一部分 

  面对六七月份蝗灾、旱灾,当时国民党政府却采用迷信方式向上天祈求保佑。比如,上蔡县政府就曾发布关于入夏少雨,官民一体素食三日以邀天佑的公函。

  上行下效。当时也有不少老百姓选择这种方式“度过灾荒”。据苗德志老人回忆,同村有个姓黄的人家,叫着他的老伴,跪在院子里,向上天祈祷,说,“蚂蚱爷,你别吃了,给俺留一点吧。”

  记者在省档案馆、上蔡县档案馆详细搜集1942年“水旱蝗汤”相关资料发现,直到1943年,国民党河南省执委才转发《灭蝗浅说》,发动各县灭蝗。

  实际上,由于当年治蝗不力,第二年上蔡县又爆发大规模蝗灾。上蔡有句俗语可说明这一点:“掐俺哩膀,吃俺哩肉,过年叫俺轱辘子舅。”苗德志老人说,“这个俗语说的意思是,民国三十一年过蚂蚱,来年又过蚂蚱、豆虫。”

  上蔡县档案馆馆长刘五龙告诉记者,现在上蔡县已经没有“新乡”这个地方。不过,据上蔡县重阳办事处谢庄村87岁老人苗德志回忆,民国时期的确有一个“新乡”,即解放后的“新公社”,现在已经归为上蔡县东洪镇一部分。而记者在东洪镇走访时发现,即使在世的85岁以上老人,也对“新乡”这个名字非常陌生,对翟凤翥、李相唐两位保长丝毫没有印象。查遍民国三十一年档案,也未能发现两名保长逃亡的相关信息。 

  11月15日,刘五龙馆长致电记者,“上蔡县档案馆已经对‘新乡’正式名称、具体位置、辖区情况进行排查,但由于没有民国时期地名设置,实在无法查对。”不过,他告诉记者,根据“上蔡县新乡公所关于保长翟凤翥、李相唐窘迫潜逃的呈”至少可以判断出,“新乡”的确曾是上蔡县的一个地方,这一点毫无疑问。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