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广州街道干部勾结血头 分摊献血任务私吞补助

A-A+2013年1月11日09:21金羊网-新快报评论

阿伟卖血常用的身份证,这张身份证来自黑市,其主人是谁,他也不知道。受访者供图阿伟卖血常用的身份证,这张身份证来自黑市,其主人是谁,他也不知道。受访者供图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殷航 李斯璐 李国辉

  跟着“血头”萧某,“职业”卖血人阿伟在广州血液中心的采血点卖过血,也在市内多个村(居)委会参加过集中献血——为鼓励居民献血,街道办与村(居)委会组织的献血活动多有补助金。阿伟爆料说,一些街道办干部垂涎那一笔不菲的献血补助金,与“血头”相勾结,由“血头”出人献血,卖血人领取补助金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则由街道办干部与“血头”瓜分!

  “你想象不到吧,这里边水深着呢!他(萧某)接私人的单,能赚多少钱?血头真正的大客户,是街道办与村(居)委会!”阿伟撇撇嘴,冷笑道。

  一次献血活动找30个卖血者凑数

  “领导干部一人头上扒200元,一次就能赚6000元”

  阿伟带给记者的物证有两样:一张假到不能再假的驾驶证,一张破旧的一代身份证。他说,驾驶证是假的,但身份证是真的,“像这样的证件,他(萧某)有一堆,至少200张,反复使用”。

  从此前报道不难看出,为委托人购买献血证只需提供假身份证明,而且一证对应一个“客户”,“生意”做成,不能再次使用。那么,萧某存储大批真的身份证,并多次使用,意欲何为?阿伟透露,这些身份证,用在萧某做的“大单”上,那就是组织卖血人去街道办的献血活动献血。

  “××街,我每年都会去,每次都有上百人,排队进去,抽完血出来找他(萧某)。交证(献血证),领钱,走人。”阿伟说,其实广州的很多街道,每年都要完成上面下派的献血任务,为了鼓励辖区居民献血,每一位献血者都有献血补助金领取。

  既然是组织辖区内居民献血,“血头”何以参与其中?

  阿伟解释说,这一笔献血补助金数目不菲,组织者与萧某勾结,其实有利可图。“有的街道一个人可以补助800元,街道办或村(居)委会的人就找到他(萧某),让他找我们去献,但一个人的补助费降到600元。”阿伟掰着指头解释,“不会都让我们去做,一般能做30个(找30个卖血者前去凑数),你算算,领导干部一人头上扒200元,一次就能赚6000元。”

  层层盘剥司空见惯

  “你们出了这个报道,也许今年真做不成了”

  给到萧某手中的600元如何分配?阿伟说,一般情况下,萧某会自己找一些人,也让手下的“二级血头”去搬些“救兵”,但给到真正卖血者手里的钱,已经大打折扣。

  “我是他(萧某)直接带来的,献400毫升,能拿三四百元。其他人,如果是‘小血头’带来的,领到手也就200元左右,中间还要被扒一次。”

  既然萧某手上掌握着大批卖血者,为何还要找“小血头”来分一杯羹?

  阿伟解释说,街道采血都是全血,捐献间隔要6个月,“他手里的人,也许刚刚在别处献过,有记录,一时兜转不来。”在这一行混熟后,阿伟坦承自己也做过顺手捞钱的事,“有一次,大概是2009年,我也带了两个人过来,自己领了钱,还扒了他们200元”。

  对××街,阿伟很熟悉,甚至清晰记得组织者的样子,“一男一女,女的胖胖的,头发不长;男的瘦一些,脸长长的。”

  他说,从2008年开始,自己每年都要去该街道参加“献血”,组织者与萧某的关系一直很稳定。“××街全部是现金结账,收到献血证就给他(萧某),而他给我们的钱,是垫付的。”

  “如果今年还有任务,他们肯定还要合作。”话一出口,阿伟又笑起来,“你们出了这个报道,也许今年真做不成了。”

  仅“血头”萧某一人,就与七八个基层单位有“业务”联系

  阿伟很确定地说,自己手里这张一代证是真的。“是他(萧某)早几年花10块钱从黑市买的,证上的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

  这张证具体在何时来到自己手上,阿伟也想不起来了,“在街道办、村(居)委会献血时用过很多证件,真真假假,也记不清这张证怎么忘了给他(萧某),落到我这里来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述属实,阿伟告诉记者,像自己这样“纯粹”的卖血人,都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宁肯用别人的证件去换回一张献血证。

  “你们拿这张身份证去血液中心查询,一定能发现‘他’是献血‘积极分子’,××街、×××街,肯定有‘他’的献血记录,我怎么能不知道?是我去献的,至少四五次!那个街道办每次献血都集中在会议室,桌上摆着抽血的东西,几个工作人员只管低头抽血,根本不管献血的究竟是谁。”

  他还告诉记者,萧某确实是每月去血液中心献一次血小板,但这表面看上去很光荣的“无偿”献血行为,其实是有偿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献血证划到哪儿了,但我敢肯定,这些献血记录全部都归入他熟悉的村(居)委会了”。阿伟非常熟悉其间操作流程,“他献完血,先要去街道填表。然后拿着表格到血液中心盖章,表示这份血已经入档,划入这个街道办。然后,拿着有公章的表格回去领钱”。

  阿伟说,与萧某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街道办、村(居)委会至少有3个。而间或与之发生“业务”联系的,至少有七八个。这些“大客户”每年都找萧某帮助完成献血任务,从中,萧某能捞到一大笔钱。

  他并不肯定所有村居委都有人从中牟利,但至少,其中有3个地点,他了解过,确有组织者扣发补助,谋取私利。

  ■记者跟进

  有没有献血任务?献血补助金多少?

  各个基层单位情况不一

  无偿献血政策下,是否真有单位或村(居)委会为完成所谓的“献血任务”,贴钱请人献血?记者从荔湾区某居委工作的相熟朋友处了解到,该街道每年确有组织献血活动,但都会以发通知的形式动员下辖各居委,居委人员随后再组织居民参与。街道要求居委配合无偿献血,是否有人数要求?该街道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街道办并没有明确居委要派出多少人前往献血,但对于配合献血的居民,都给予100-200元的补贴。

  这笔“无偿献血”的“献血补助金”从何而来?该工作人员表示,补贴所用的钱是街道拨出的,再由街道发到献血人员手上。其余细节他表示并不清楚。

  从其他渠道,记者也打听到一些内情。一位曾在街道办工作的市民告诉记者,也听说过“上边”指派的献血任务,但补助金一块,却未听说。

  ■相关链接

  血液中心曾否认摊派献血任务

  某街道办献血报道却出现“超指标完成目标”字眼

  2011年6月,广州有媒体报道白云区人和镇鹤亭村强制摊派无偿献血任务给企业,广州市血液中心曾回应称,根据我国的无偿献血法规规定,广大市民进行无偿献血首先强调的是自愿原则,而广州市血液中心从未下达过类似硬性摊派及罚款促进献血的通知。

  街道到底有没有献血指标?记者连日查阅各大街道、居委社区官方网站,从中发现了部分街道对其所举行过的“无偿献血”活动进行过报道。不管是2011年,还是2012年,这些社区报道中,均提及“完成献血指标”的字眼,是说明街道有献血指标的力证。但并无提及献血“补贴”。

  例如,广州某街道去年11月4日组织无偿献血活动,并以社区新闻形式报道了活动情况。报道中有这样的表述:“我街今年实际完成献血503人次,超指标165人完成全年的计划目标。”

  再如另外某街道网页中,对辖内的中人社区2012年12月17日举办的无偿献血活动也有类似的报道表述,“在这次活动中,中人社区共组织了80名居民参与献血活动,圆满完成了街道办下达的献血工作指标”。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数码|同城|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