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今报记者 王秋欣

  碧畦黄陇的9月之于郑州,是个值得被铭记的时刻。

  62年前的今天,1952年9月19日,一份复函将郑州这座崭露头角的小城,推向更广袤的舞台。这份名为“同意河南省省会迁址”的复函,由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下达河南省所属的中南军政委员会。

  省会移址由此启动。

  两年后的1954年10月,省会移址完成,距今整整60年。郑州和开封的命运,也自此逆转。

  其实,这份天命所归,如草蛇灰线,早在百年前的历史长河中的另一个9月,早已埋下伏笔。

  1899年9月的一天,晚清名臣张之洞的一份奏折获批。

  人们不会知道,被史料一语概括为“上谕赞许修筑卢汉铁路计划”的这一事件,会最终成为撬动郑州再次崛起的那个支点。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带着势不可当的锐气,自此携裹沉寂3600年之久的“商都”郑州,再次踏上天命之路:9年后,“卢汉、汴洛两大铁路完工并交会于郑”,郑州始为中国铁路之“心脏”,并由此勃兴。

  历史没有偶然。

  郑州的这份天命,有着物竞天择的必然:既具备无可取代的“心脏”位置,又恰逢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黄金时代”,因为铁路而凝聚的人才和实业,开始快速发酵。

  “商都”的意义,从此被赋予新的内涵:它不再仅仅怀抱3600年前“商朝都城”的旧时荣光,而是一跃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商埠。1912年,日本经济学者林重次郎在其著作《河南省郑州商情》中,赋予了郑州一个极具国际化的称谓——“中国的芝加哥”!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今天,我们站在“省会迁郑60年”这一历史节点,回望来路,会发现,省会迁郑后的60年,是这片古老沃土从沉寂走向复兴的一段蜕变史,也是中国现代城市发展的一部教科书。

  而历史,又总是惊人的相似。

  2013年3月7日,国务院正式批复《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展规划》。这不仅标志着我国首个航空港经济发展先行区正式起航,也标志着,在中国与世界的共舞中,郑州再一次被钦定。

  今天,我们以史为镜,重温省会迁郑这段过往,以期描摹出这座“火车拉来”的现代化大都市,如何从原石起步,历经百年打磨,终成旷世美玉,开始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