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街头飙车为何屡禁不止

  □本报记者 李凤虎

  入夏以来,每到夜晚,郑东新区CBD商务内环飙车时有发生,出现经过改装的大功率摩托车、机动车追逐竞驰的行为,严重扰乱了道路交通秩序。

  据郑州市交警部门统计,去年以来,郑州市因飙车已致3人死亡、65人受伤,事故达189起。警方多次组织力量进行查处,由于存在拦截、取证等执法困难,查处效果不明显。近日,记者对郑东新区飙车现象进行了走访调查。

  飙车现象屡禁不止

  5月16日22时,郑东新区CBD如意湖畔微风习习,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静美。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轰鸣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就在记者转身的一瞬间,一辆摩托车像风一样在商务内环道路上驶过,瞬间消失在记者视线中,行驶的车辆纷纷避让。商务内环金水立交桥下,记者看到一辆宝马跑车和一辆法拉利跑车呼啸而过,前后相互追逐。

  记者在商务内环如意湖桥头看到,路边停放着5辆宝马、奥迪、保时捷、法拉利等豪车,几名年轻人站在车外抽烟、聊天。

  居住在商务内环的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每天晚上都有飙车,不仅噪音大,扰乱居民正常生活环境,还严重超速,把道路当成赛车场,危害了公共安全,政府应该硬起手腕,对飙车一族给予严惩。

  郑州市交警六大队民警崔站立说,近年来,一些青年人沉迷于速度和激情,为了获取感官上的刺激和快乐,飙车运动逐渐成为他们的“新宠”。由于郑东新区道路条件好,尤其是夜间车辆、行人稀少,这就为飙车提供了“便利”条件。每年一进入夏天,飙车现象就会集中出现,每天报警20多起,最多一天50多起,更有一些飙车者直接拨打110挑衅民警“我在飙车,来追我呀!”

  取证难处罚力度轻

  据郑州市交警部门调查显示,“飙车一族”成员大致分为两种:年龄为14至18周岁的青少年,大部分是一些在校学生或辍学人员,他们一般驾驶改装的电动车或燃油两轮摩托车,价格在十几万元到90万元不等,时速均在100公里以上;年龄为20至30周岁的青年,大部分为“富二代”,他们驾驶改装的轿车或高端专业跑车,时速均在130公里以上。

  “‘飙车一族’一般于晚上9点开始出现,夜晚11点左右达到高峰。”崔站立说,由于速度过快,在驾驶中极易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此外,由于车辆经过改装,行驶中均会发出巨大噪声,严重影响居民的休息。

  “对飙车行为,警方存在查获难、取证难、处理难的问题。”崔站立表示,夜晚飙车的车辆由于车速极快,民警一旦开车阻拦,将会给自身及对方带来巨大危险。为了逃避处理和打击,很多参与飙车的车辆不上牌照或者摘下车牌,民警在执法中很难取得有效证据。

  此外,由于当事人大部分年龄不满18周岁或是在校学生,只能对其进行200至500元的罚款,教育批评后放行。对年满18周岁的,除罚款外,仅可以处5日拘留,由于处罚力度较轻,对当事人影响不大,致使飙车行为屡禁不绝。

  打击和引导双管齐下

  郑州市交警支队有关负责人表示,查处飙车行为首先要从源头上加强管理,“飙车一族”的车辆大多通过一些专业的修理厂进行改装,工商、质检等部门应加大非法改装市场的整顿和监管力度,坚决取缔一切违规改装车辆的行为。

  “关于取证难的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加大电子监控设备的密度和科学布局,在飙车容易发生区域安装分辨率高的电子监控设备和抓拍设备,为警方处理提供有效的证据,使飙车车辆不敢肆无忌惮地闯红灯。”这位负责人说,在“飙车一族”经常活动的区域上,应设置振荡标线、减速带等减速设施,不给他们在公共道路上“撒野”的机会。同时,相关法律法规也亟待完善,加大对飙车的刑事处罚力度。

  为了遏制飙车多发势头,郑州警方抽调交警、派出所、经侦、刑侦等部门警力,采取多警种联动的方式集中力量打击飙车行为,对发现有飙车炫技苗头摩托车和违法改装、非法上路的汽车一律暂扣,构成犯罪的一律追究刑事责任。对郑东新区等飙车高发区,警方专门成立整治小分队,必要时采取死看硬守的办法打击飙车。同时,严禁各成品油经营企业向非法从事经营、储存、运输的单位和个人销售汽油,以有效遏制违法改装摩托车、汽车的生存空间。

  此外,警方建议,对青少年飙车应加强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政府相关部门应该科学引导和规范“飙车一族”,比如建立专门的赛车场、训练场,让他们在指定的地点活动并定期组织一些有规模的比赛,使其成为一种有益的竞技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