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战“疫”别忘了“湖北郊区”:河南信阳告急》

  图为一名医护人员匆忙走进光山县人民医院 阚力 摄

  (抗击新冠肺炎)战“疫”别忘了“湖北郊区”:河南信阳告急

  中新网信阳2月11日电 题:战“疫”别忘了“湖北郊区”:河南信阳告急

  中新网记者 赵敏 李贵刚 阚力

  近10万人从湖北返乡、8万人从武汉返乡多数在农村、医疗防护物资紧缺……连日来,与湖北武汉一山之隔的河南信阳告急。

  胞泽:武汉,我离你很近

  从中国版图上看,信阳和武汉仅一山之隔。

  图为光山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的一组医护人员为自己加油 张宇扬 摄

  这座山,就是家喻户晓的大别山,因1947年刘邓(刘伯承和邓小平)大军挺进大别山而闻名中外。

  “武汉,我离你最近,你在大别山南,我在大别山之北。只一山之隔,一伸手,就摸得到武汉大哥的鼻梁,一抬起淋湿着灌河水的脚就踏进长江水……”从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作家张绍金创作的这首《武汉,我离你很近》诗歌中不难看出,信阳和武汉的胞泽之情。

  从风俗习惯上看,信阳人“武汉味”浓重:求学、问医、做生意习惯去武汉;喜食热干面、大米;说话偏湖北口音……

  从历史渊源上追寻,信阳和武汉有一衣带水、“荆楚”胞泽之情。

  “在武汉人眼中,信阳是“湖北郊区”、武汉“后花园城市”。

  在河南人眼中,信阳是中原“南大门”。

  信阳人则自称是“豫风楚韵”,两者兼有,利乐有情。

  图为光山县人民医院一名医护人员休息片刻后戴上口罩准备继续战斗 叶继斌 摄

  一山之隔的信阳,往南一百余公里,乘坐高铁40余分钟穿越大别山便可抵达“九省通衢”的武汉;往北近300公里,乘坐高铁1个小时通过中原大地就是河南省会郑州。

  俱往昔,看古今,足以说明信阳离武汉很近,也说明了信阳离疫情重灾区仅有40分钟之距。

  守护:君在南,我在北

  “逢双不逢单。”2月11日,是中国农历正月十八。按照当地人喜好吉日外出的风俗习惯,这一天理应是信阳数以万计外出务工人员拎着大包小包远赴大城市打工的好日子。

  其中,武汉就是这些信阳人最热衷的外出打工目的地之一。

  有逾1亿人口的河南是中国劳务输出大省,每年有近3000万外出务工人员流向全国。

  有统计称,在武汉的流入人口中,信阳人口占比1.54%。

  正是由于这种与生俱来的关系,武汉和信阳人员往来密集,这对难兄难弟正饱受新冠肺炎疫情之苦,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共同守护着大别山的女儿们。

  根据百度迁徙数据,500余万流出武汉的人口中,其中信阳等地居多。

  图为发热门诊医生正在接诊发热病人 张宇扬 摄

  信阳市政府副市长侯钦东介绍称,信阳由湖北返回9.8万人,武汉返回8余万人,疫情防控任务艰巨。

  此番新冠肺炎疫情,湖北、武汉是疫情重灾区。广东、浙江、河南分别居第二、第三、第四位,确诊病例均超过千人。其中信阳确诊病例位居河南第一。

  疫情发生后,作为河南省疫情重灾区的信阳为了守护中原的“南大门”不遗余力、昼夜奋战。

  战“疫”:那些最可爱的人

  置身大别山北麗的河南信阳,一条条乡村大道,孤独又寂静鲜见人来人往;一个个农贸市场,少了车水马龙的喧嚣。

  图为信阳市中心医院专门设置的武汉密切接触发热病人的接诊处 朱光强 摄

  有的,只是那些穿行在各大医院的白衣天使,还有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疲惫不堪仍坚守“疫”线。

  连日来,在这个英雄辈出的大别山革命老区,诞生了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天天过家门而不入的乡镇干部;怀孕女护士晕倒岗位;4天建成豫南版“小汤山”医院……

  从2月1日至今,信阳确诊病例渐增。河南省卫生健康委2月12日消息称,截至2月11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135例。其中,信阳231例。

  面对递增的病例,提高救治能力尤为重要。

  侯钦东表示,目前,信阳确定了9家确诊病例定点就诊医院;确定了30家设立发热门诊。紧急启动建设了1165张备用床位,确诊、疑似、发热分开管理。

  从武汉返回信阳的8万余人,多数分布在农村,面临防范意识不高,人员流动性强等问题。

  “880万信阳人民,一定会严防死守!”信阳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陈春平介绍,在乡村、乡镇、街道办事处,开展“拉网式”排查,不漏一村,不漏一户,全面消杀。

  11日,为进一步遏制疫情扩散,减小防控压力,信阳当地再发通告,将严控入境人员。

  “劝尔故乡客莫归;待到疫情消散,尽赏映山红满大别山。”有信阳籍媒体人在网络上如是疾呼。

  告急:战“疫”请别忘了我

  感人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信阳确诊病例每天都在增加,医疗防控物资告急。

  2月5日,《信阳日报》在头版刊发信阳医用防护物资告急。有媒体报道称,当地医护人员甚至自制防护面罩供应一线。

  紧接着,一些信阳籍人士纷纷呼吁“信阳告急!战‘疫’请别忘了我!”

  光山县人民医院是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之一。该医院院长胡传松介绍,该院日消耗N95口罩300个左右、医用连体防护服200套左右。“目前最缺N95口罩,医用防护服库存仅剩300套。”

  “二三线医护人员自购的N95口罩都贡献给了隔离病房的同事。”信阳市中心医院一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随着社会各界的陆续捐赠,该院此前物资急缺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一线隔离病区的医用物资仍处于急缺状态,并未缓解。

  信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后勤保障组组长江发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各界呼吁,捐赠物资明显增多,但是疫情正处于高发多发阶段,一线防护救护的物资仍然急缺。“按照全市总库存也就是一天的量,有些医院库存甚至达不到一天的量。”

  “救治危重病人的全面型呼吸防护器也是相当紧缺。”江发刚介绍说,目前,当地官方正在积极调配,社会各界也在全力寻找各种渠道,但是绝大多数渠道捐赠过来的物资还是达不到一线的医用标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