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012/03/26

导语:近日,杜甫突然在网络爆红,关于他的涂鸦图片在微博上疯转,在这些对语文课本图片的“再创作”里,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时而脚踏摩托……被好事的网友戏称为“杜甫很忙”。这些涂鸦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有网友认为,这只是善意的调侃,无伤大雅,而有人觉得,这些创作不雅,是对杜甫的亵渎,你怎么看?[详细]

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

近日,杜甫突然在网络爆红,关于他的涂鸦图片在微博上疯转,俨然成了微博红人。在这些对语文课本图片的“再创作”里,杜甫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时而脚踏摩托。

杜甫变身成手拿“霜之哀伤”堕落的阿尔萨斯王子、穿着湖人队服在球场上打球的科比、肩扛冲锋枪的飞虎队队员、骑着扫帚的巫师………被好事的网友戏称为“杜甫很忙”[详细]

网友调侃“为了画杜甫语文课本脱销了”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这首杜甫著名的《登高》出现在高中二年级《语文》人教版(必修三),右侧还配有一幅杜甫侧坐望天的半身画像。而网上多组“杜甫很忙”的图片正是以此为源图片进行的“创作”。

“杜甫很忙”引发了网络热潮和集体围观,围观的网友对此评价“据说为了画杜甫,语文课本都脱销了”、“没有被涂鸦,不能算大家”。记者在网上看到,在网友涂鸦的杜甫画像里,杜甫简直“无所不能”,时而成为送水工、机枪男、骑自行车的人等;时而又变成各种动漫形象,海盗路飞、宠物小精灵、火影忍者……喜感十足。[详细]

专家:杜甫本就有戏谑、调侃的精神

 程韬光,河南省杜甫研究会副主席、学者,其力作《诗圣杜甫》获去年茅盾文学奖提名。他对“杜甫很忙”的看法颇为开放。“昨天,接到国内外一些杜甫专家学者电话,问我的看法。我上网一看,不由笑起来:孩子们太有才了!甚至某种意义上说,对于扩大杜甫在现在学生中的了解度,以及让成年人回味杜甫的生平文章,都有种‘剑走偏锋’的积极作用。”

程韬光说,实际上,历史上的杜甫就有种自我戏谑、调侃的精神。如他回忆童年的诗句: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其顽皮形象,跃然纸上。但他强调,对于杜甫不能过于“恶搞”。[详细]

亵渎说:如此恶搞诗圣,是对文化的亵渎

网友“瓦当”说:“对文化的恶搞,对人物的穿越,反映了当前一个时代的浮躁,一种社会的心态,一种现实的现状——此事发生在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身上,别有意味!”

“啦啦飞啦eligere”说:杜甫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这样恶搞他,古人虽死,也是有人格的,这样践踏古人的人格,是不是有些欠妥。”

“很无聊!诗圣岂是这么让你们涂鸦的!中国5000年的传统美德何在?对你们无语!”网友“學不會BOBO”说。

“如此恶搞诗圣,这是对文化的亵渎。”网友“尊严天下”说。[详细]

恶意丑化说:我们决不允许诋毁杜甫形象

河南省诗歌协会会长马新朝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杜甫是世界上伟大的诗人,我们应该尊重他、敬仰他。现在是娱乐时代,网友涂鸦诗圣杜甫画像,也可能没有恶意。如果网友恶搞他,是非常不应该的。

“如果是有人恶搞杜甫,恶意丑化杜甫形象,说明他是无知的、浅薄的、低俗的。”马新朝说,我们绝不允许诋毁杜甫形象。恶搞文化、穿越文化不能没有民族底线,不能没有精神之光。我们要尊重杜甫,敬仰杜甫文化,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发扬光大。[详细]

释放压力说:恶搞也是一种带给人正面力量的网络文化

网友恶搞的初衷并非是“因诗圣而恶搞”,一位学生的即兴发挥引发了众网友的“恶搞念头”,仅此而已。网友在涂鸦之时,甚至只是将杜甫的画像当做了一个“素材”而已。

而历数网络上的“恶搞潮流”,从罗玉凤到雷锋再到杜甫,网民只是刻意将名人、古人的画像和图片进行了夸张,从而造成一种“违和感带来的幽默”。在一个开放的网络中,这样的恶搞是正常的,甚至是正当的。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恶搞释放了许多上班族、青年学生等社会各阶层的生活压力。恶搞也是一种带给人正面力量的网络文化。[详细]

童趣说:课本涂鸦不简单是一种叛逆式的幽默,也可能是一种童趣的表现

童趣总能把“不正经”玩成一种艺术,总能把正儿八经的事物挑拨一下。这是生活的笑料,也是生活的艺术,当生活中的一些事物愈变得庄重,童趣就会忍不住要让它诙谐一下。

当你看着“杜甫很忙”的报道,如果只是哀叹文化衰落,或是呼吁不要亵渎经典,我只能说,你很可能是个毫无童趣的人。一些涂鸦之作,与文化、经典等宏大命题之间,又能有几毛钱关系? 在被涂鸦的过程中,一些经典变得更具亲和力,当然,也有一些伪崇高、伪严肃的事物因此遭遇了反讽,露出了荒诞的本色——这两者,都能在“杜甫很忙”中获得注脚。[详细]

致最近很忙的杜甫的一封信:请允许我说明,这绝不是在亵渎您,请您明白,网友们对您照片的涂鸦,其实完全是出于内心对您深沉的喜爱,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当今的应试教育实在是太无聊和枯燥了,人们通过这种涂鸦,以表达对应试教育制度的不满。[详细]
代杜甫给涂鸦青年的回信:我虽褊狭,却不至因此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多么希望,那些如美梦的涂鸦,可以应验在我身上。你那个时代的媒体,将这些涂鸦称之为恶搞。我倒不觉得涂鸦者有什么恶意。他们落笔之际,也许有一种快意呢,若能借此排解胸中郁积的烦恶与怨恨,我乐意奉献自己的寒碜形象,反正我的肖像权早已过期了。[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