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2/04/23

导语:毒胶囊事件被曝光后已数日,当公众还在质疑监管部门事前的失职,事后的不作为;涉事药企的态度强硬,坚持不道歉;呼吁对涉事药企进行严查严办时。各地又开始发现,倾倒于麦田、沟渠中的大量空壳胶囊,河水被浸染变色……[详细]

300余米的渠沟全是各种颜色的胶囊

在4月21日,郑州郑上路的一段排污明渠内,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大量空心胶囊,300余米的渠沟被各色胶囊堆积成了“彩虹河”。 这些胶囊按颜色“归类”,几乎“均匀”地被倒在路北侧明渠里。

大量各色空心胶囊被倒进明渠,几乎看不到渠水。沿水流方向往东走,一些胶囊已随水流而下,渠水被染成蓝绿色,水中随处可见已被泡大发胀的空心胶囊,绵延300余米。[详细]

空心胶囊像硬塑料壳一捏就碎

白色、蓝色、红色、黄色……五颜六色的空心胶囊几乎填满沟渠。这些空心胶囊无标志,看起来非常像硬塑料壳,拿手捧起时发出“哗哗”的摩擦声,轻轻一捏,整个就被捏碎,没有柔软手感。

三十里铺村村主任孙保周在电话中受访时称,他也不知道明渠内出现大量空心胶囊的事,附近也没有制药厂。他表示,原来村里有小作坊生产药品,几个月前已被查处,以现在的情况看,可能还是有人在偷偷生产伪劣胶囊。[详细]

三十里铺曾有劣胶囊窝点

 去年11月16日17时许,建设路派出所经侦大队民警联合市药监局执法人员,在须水镇三十里铺李岗村56号查处一生产、销售假药的窝点。

在现场,民警查扣葛根玉竹胶囊(喘贝康)306箱、骨刺木瓜乌蛇胶囊256箱、木瓜乌蛇胶囊(蚁粒康追风)258箱、包装98包、空心胶囊56包、生产机器11台、原料药粉12袋。经对现场发现的药品初步统计,涉案金额为2499万元。[详细]

新郑七八袋空壳胶囊藏匿麦田

村民刘殿举说:“4月18日早上,我去麦地里看机井,走到这里就看到这儿扔了几个编织袋和一些空壳胶囊,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村附近也没制药厂和生产胶囊、明胶的厂。”散落在路中间的一堆胶囊全为空壳,在这堆胶囊旁边,有两个敞口的白色大塑料袋,里面装着绿、白两色的空壳胶囊。

由此处向南的麦田边,堆放着七八个编织袋,其中有两个袋子内装有生活垃圾和零散的空壳胶囊。在三个较小的编织袋内装有褐色的粉状物和零散空壳胶囊。还有一个编织袋内装有已经密封好的装有胶囊的铝箔板,上面写着“四方药业”。记者将其中一个胶囊打开后,发现里面有和编织袋内相似的褐色粉状物。[详细]

曾经,它们是药企谋取巨额利益的有效工具;不久之前,他们是让公众谈胶色变的有毒药品,是被谩骂、调侃的热门对象;现在;他们是不法企业随意倾倒的烫手山芋。

倾倒空胶囊是对公众的二次伤害

当人们正处于胶囊含工业明胶的震惊和愤怒中,一些企业又做出了如此不堪的隐藏和销毁。这些胶囊五颜六色地堆砌在一起,颜色艳丽,鲜亮,媒体戏称被胶囊堆满的沟渠为彩虹河。彩虹原本意为暴雨、阴霾后的晴朗和清新,用于此,反讽之意尽显。不管空胶囊是被倾倒进河里,还是被藏匿于麦田中。假如它是含毒的,一定会对河流造成污染、对麦田的正常生长形成威胁。何况已经有河水因为胶囊的浸泡,变成了天蓝色。

铬含量超标的“皮革胶囊”已经触痛了公众药品安全的敏感神经,如今又再现空胶囊的随意倾倒,这摆脱不了药企掩盖证据之嫌。当事发药企想到的不是道歉,不是销毁,而是偷偷丢弃以逃避责任,这是对公众的二次伤害。

还有多少“毒胶囊”有待清查?

这些怪异现象的出现,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警觉,不排除有“毒胶囊”的制造者或使用者,正在毁灭证据。而这也提供了一些破案的线索。

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部门说没查到问题胶囊,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空心胶囊被丢弃。这说明,有些地方对问题胶囊的排查手段单一、范围太窄,药监、质检、公安等部门之间也缺乏联动。随着有关权威信息的披露,公众或许不再对“毒胶囊”过度恐慌,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公众能容忍“毒胶囊”。“毒胶囊”需要依法彻底查处,才是真正对国民的健康负责。[详细]

毒胶囊失守链条中的底层沦陷

实在无意于去批评底层民众。毒胶囊事件中,从皮革厂到明胶制造厂再到药企,那些生产车间的底层工人也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这些“烂皮革”的去向与用途,他们依旧“默默无闻”地继续着他们的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

底层的“沉默”与“不作为”,一方面可能源于他们对社会监管已经丧失了信任,另一方面可能源于他们“心存侥幸”,他们笃信这些“毒胶囊”不会流入自己口中。

在毒胶囊失守的所有链条中,“底层沦陷”可能是最不应该被提及的。与药监部门“只提惩处药企不提问责自身”的姿态相比,质疑“底层沦陷”反而有些无力。但无论如何,生活在一个免于“食品和药品安全恐惧”的环境里,这是每一个公民应享有的权利和尊严。[详细]

要“一个不漏”查清工业明胶去向

现在公安部门已经对被曝光企业展开调查,但“皮革明胶”的食品污染链到底有多长,都流向了哪里?期望监管部门以负责任的态度,给公众准确的答案,并拿出铁腕的打击力度,捍卫公众的健康。

对于工业明胶背后潜在的任何真相,公众都拥有足够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因为公开病症才有痊愈的可能;相反,不能彻查和公开工业明胶的去向,导致公众谈“胶”色变,才是最让人不安的,这对那些守法经营的药厂也不公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