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2/05/25

导语:潢川县人大代表李万均发帖称,因代理起诉开发商索工程款胜诉,遭商丘市警方通缉,还被关进看守所数天。5月23日,潢川人大常委会否决了商丘警方关于中止或取消李人大代表资格的请求,并明确表态:商丘市警方上网通缉、逮捕人大代表的行为程序违法。[详细]

人大代表为农民工讨薪被通缉

李万均是潢川县人,河南聚龙劳务有限公司员工,今年2月当选潢川县人大代表。4月30日,李万均去商城县出差时,被警方带走,理由是商丘警方下了通缉令,他涉嫌合同诈骗。5月3日,李万均从商城县看守所被释放。李万均发帖称,因代理起诉开发商索工程款胜诉,遭商丘市警方通缉。

“出来后,我曾多次给商丘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打电话,要求其撤销通缉令,均遭到拒绝。”李万均说。[详细]

潢川县人大:商丘警方通缉逮捕人大代表违法

潢川县人大紧急召开县人大常委会,商讨该县人大代表李万均被商丘市警方拘捕一事。通过票决,常委会否决了商丘市警方关于中止或取消李人大代表资格的请求,并明确表态:商丘市警方上网通缉、逮捕人大代表的行为程序违法。[详细]

商丘警方两次程序违法

 商丘警方将法院已判决的经济案件当作刑事案件办理,对潢川县人大代表李万均立案侦查,这本身是违法办案。而商丘警方未经潢川县人大许可,擅自抓捕和网上通缉人大代表,更是严重违反《代表法》的规定,程序违法,错上加错。[详细]

2004年,海南临高县发生警方误捕夜归县人大代表案,该代表在亮明身份之后,仍被警方非法拘留了12个小时。不过,只这12个小时,警官就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人大否决公安司法机关提请拘留 极为罕见

网上检索发现,人大否决公安司法机关提请拘留、逮捕人大代表的案例,不说绝无仅有,也极为罕见。正因为罕见,这则新闻才尤显价值重大,它为我们观察、探讨相关制度的利弊得失,提供了一个珍贵的样本。

“罕见”不代表人大没有“否决”的权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以下简称“代表法”)第32条明文规定,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大代表,采取拘留(“现行犯”除外)、逮捕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大主席团或人大常委会许可。[详细]

潢川人大此举 维护了法治尊严

这次潢川县人大严格按照程序,依法保障了人大代表的权利。据报道,潢川县人大常委会在表决前,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5月18日,潢川县人大常委会曾召开专题扩大会议,听取了商丘市公安局及当事人的情况说明。从这个角度说,要保护人大代表的权利,关键还是在于将法律上的规定,一丝不苟地落实为现实中的程序。

潢川县人大这次否决和表态,是个很好的示范。在遇到代表权利遭不正当干涉时,各地人大机关应勇于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维护代表的人身自由权,也就是在维护法治尊严。[详细]

潢川人大拒绝的是异地警方

此次潢川县人大拒绝警方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拒绝的是异地警方。如果此次违法提请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是本地警方,潢川县人大会不会拒绝,我们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我们很少听到本地人大对本地警方、检察机关提请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请求,予以拒绝,特别是受到地方党政官员干扰的案件尤其如此。[详细]

人大对本地执法机关的请求鲜少说不

人大对代表提供的往往是“异地保护”,对异地执法机关的请求拒绝,而对本地执法机关的请求却很少敢说“不”。这或许是,人大机关本身的人财物也受制于本地的缘故,在行使权力上并不能完全做到独立,所以对于本地行政、司法机关的请求不敢说“不”,这让代表的人身保护就不完整。更深层次的寓意则是,它将直接影响到人大代表对本地行政及执法机关,敢不敢大胆监督。[详细]

希望人大的腰杆更硬起来

一方面,我要为潢川县人大敢于抵制商丘警方不法要求而鼓掌,希望更多的人大能站出来抵制执法机关的权力滥用。另一方面,则希望人大的腰杆更硬起来,做到公平、公正:对于外地执法机关不法请求敢于说“不”,但对于违法乱纪的代表也不搞“地方保护主义”,公正对待异地执法机关的请求;对于本地执法机关,则要认真地审查其请求是否合法,敢于对不法请求说“不”,保障代表敢于批评和监督“一府二院”。[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