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12/07/02

导语:保姆不满雇主欠薪,偷了雇主一部“不起眼”的手机,没想到那手机值6万多。6月27日,郑州管城法院审结保姆盗窃雇主手机案,认定张芸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万元。7月2日,记者从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保姆盗窃手机案”已被郑州中院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详细]

保姆偷雇主价值6万余元奢侈手机 获刑10年

“我不知道手机有那么贵!”庭审时,张芸说,“我不懂法律,他欠我工钱没给,我想着这手机也就一两千块钱,正好抵我工钱了。介绍人说,10天发一次工资,我想着一个月发也可以,每月1800元。可是,干了44天,他还不提发工资,总说到过年了再给。”张芸说,她拿苏先生的手机肯定是错的,“但我想着他回头把我的工资给了,我再把手机拿回来还给他”。[详细]

辩护人自首意见未被法官采纳

张芸辩护人也称,张芸是一名农村妇女,系文盲,不懂法。她进城做家政工作只是贴补家用,被害人拖欠工资在先,才导致张芸偷手机抵工钱。希望法庭根据张芸的具体情况和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行为,认定其为自首。

据管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刘雪峰说,张芸说的欠款一事,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即便如她所说苏先生欠她的工资,那也不影响她的罪名和量刑,因为欠钱和偷手机是两个法律关系。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量刑应在10年以上。 [详细]

于建嵘等替保姆鸣冤

保姆工钱未发,偷雇主手机获刑10年引热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发微博怒斥雇主缺德。也有律师认为,此案判10年量刑过重,应参照“天价葡萄案”判决。河南的一名律师愿为该保姆免费提供法律援助。 [详细]

案件中保姆所偷手机为VERTU。VERTU是诺基亚所成立的全球第一家奢侈手机公司,以经营高档品牌的方式,由世界著名的手机设计师Frank Nuovo设计,该机型从外观、用料到功能都绝对称得上有王者风范,平均每款售价高达十几万元人民币。VERTU,这个起源于拉丁文的单词原意即为“高品质、独一无二”。

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郑州中院赵永纯副院长称,一审原判在以下方面认定事实不清:(1)被告人对所盗窃的手机价值是否存在重大认识错误问题,一审未充分调查、质证;(2)涉案手机的价值鉴定问题,对本案的准确处理起着重要作用,一审对此未充分质证,有必要重新质证;(3)对被告人是否构成自首问题,一审未充分调查质证。以上问题,对准确认定本案事实、正确量刑均有重要影响,依法发回原审法院进一步审理查明。[详细]

于建嵘转帖肯定郑州中院快速反应

保姆偷手机获刑10案发回重审的消息在7月2日一经发布,就引起各方关注,河南网友微博发帖将案件进展告知学者于建嵘,于建嵘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转发回复:肯定郑州中院的快速反应,也感谢网友的努力。社会进步就是在这样艰难的纠错中前行。 [详细]

保姆偷手机被判10年引发争议

保姆偷手机被判10年的判决在网上迅速引起热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发微博说:“我想帮助这名可怜的保姆,却不知如何办。我还要骂这个可使用几万元手机而拖欠保姆工钱的雇主……”

于建嵘的微博被迅速转发千余次,300粉丝对此进行了评论。 [详细]

洪信良:保姆偷手机判十年 雇主心安否

先富阶层的奢侈品消费,在占有更多社会资源的同时,也理当承担更多的社会义务。就拿豪车来说,平民撞豪车,“一撞回到解放前”,甚至倾家荡产。如果放任这样的赔偿方式,那么势必造成事实上的路权不平等,路上见豪车即躲,任豪车纵横了。一个理性的社会必须有一定的抑制措施,让奢侈品拥有者担负更多的社会责任。[详细]

袁伊文:保姆偷手机案 正义不是机械的

正义不是僵硬的,所以还有“校正的正义”,这样才能避免因为有限的法条无法涵盖形形色色的现实案件,造成事实上的不公平。所以,刑法规定:“犯罪分子虽然不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但是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此前,许霆ATM案就适用了这一原则“法内施恩”。这才真正体现宽严相济,刑罚得中,避免激化社会矛盾。[详细]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院须回应事实

从媒体上观察,“保姆盗窃天价手机案”所引发的网络舆情,有同样的特征。见诸平面媒体的个案评论,多在追问两个关键事实:一是保姆是否知道这只手机的真正价值?二是这部手机何时购买,核价时有无作过折旧?前者关乎犯罪构成中“主观方面”,后者关乎盗窃数额的确定,直接影响最终刑期。从司法判断上来看,这些都是值得法院关注的重要信息。 [详细]